《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0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灵的脸已经恢复,没有任何伤疤,而她的脚,毕竟是骨折,没恢复那么快,只能用拐杖拄着慢慢练习走动。
  我进去后,丁灵看我拿着水果放下,说了声:“你来看我啦,谢谢。”
  我对她笑了笑,看着她的脸庞,说:“还好,我还怕你嫁不出去,说如果你真的毁容,我就委屈委屈我自己,娶了你算了。”
  丁灵哼了一声假装生气骂道:“我才不嫁你这个风流鬼。”
  我问:“行啊,不嫁给我,那你嫁给谁。你那男朋友吗?”

  说到她那所谓的男朋友,天天吃喝嫖赌的,嫁给他的话,估计丁灵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丁灵一听我提到她男朋友,黯然伤感的说:“他,他已经和我说分手,不再和我了。所以我才和你那样。”
  我靠这句话内含量很多啊,丁灵已经被甩了,她男朋友从她这里得不到任何好处,加上丁灵已经入狱,她男朋友自然分手了之。那种吃喝嫖赌之人自然也是无情无义之徒。
  只是丁灵还说,因为分手了,所以才愿意和我那样,这表明了她的心意。

  看我想太多,丁灵忙说:“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守不住自己。我呀,才不想做你女朋友,你女朋友太多了,做你女朋友会哭死。”
  我笑了笑说:“什么哭死,你不知道做我女朋友有多幸福,以前呀,我对我女朋友啊,可谓仁至义尽,做牛做马也要让她开心,唉,谁知啊,唉算了不说了,一说全是辛酸泪。”
  丁灵不信的说:“我才不相信你会对女人那么好。看你就是一个浪子,游戏人间花花浪子。”
  我苦笑一下,哥以前真的是个好男人,对前女友百般迁就对她好,她还是跑了,看她昨晚被那胖子男友扇耳光,她还不离不弃,果然人世间很多东西都不是能用道理说得通的。
  例如有钱,就能有女人跟随。
  还记得某位作家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对待一个不爱你的人的最好办法,不是教训她,而是无视她,冷漠她,不理她,路过她,忘了她。当你看不上一个人时,对方惹你生气,不需要表现出来,依旧要落落大方,可以保持沉默,等过一段时间后自然而然离开。以后就删除这个人,只当没有见过,不要生气,也不要记得。
  简单来说,就是你不爱我,我不要在你身上投资了,我滚,马上滚就是。
  不要理她的任何感受。
  我看了看丁灵的脚,问她:“脚还很疼吗?”

  丁灵说:“走路的时候疼,在恢复。”
  我说:“你好久没和家人见过面了吧。”
  丁灵想了想,说:“过年之前了。”
  我给她削了一个苹果,说:“吃个雪梨吧。”

  丁灵笑了说:“这个是苹果。”
  我说:“你弟弟昨天晚上联系了我,说好久没见你了,怕你出了什么事,想和你见见面。”
  丁灵忙说:“那你怎么和他说的。”
  我说:“没怎么说,我没告诉她你现在住院,我说监狱最近扩建,管理人员人手不够,不能及时安排探监。然后你弟弟说要拜托我帮忙,一定要见你一面,说你妈妈的那个朋友想法子,把你给弄出去,就是翻案吧,我也不太清楚。”
  丁灵说:“真的吗!”
  丁灵脸上写满了兴奋。
  我说:“是啊,你弟弟是这么说的。”
  丁灵忙说:“那我要和弟弟见面,你能安排么?”
  我说:“丁灵,我这边容易,你记得上次你弟弟也是来这里医院见你吗。我们要摆平的是看你的管教。”
  丁灵说:“用钱是吗?”
  我说:“当然呀,你不是去薛明媚看望薛明媚,就这么几步路隔了几个病房而已,她们看守你们的,还要收礼才肯放行。我想,这里面的规矩,你可能比我懂。”
  丁灵说:“那,她们要多少钱。”
  我说:“不需要多少,五六百的就可以了。有我帮忙,不怕的,不过这钱我来帮你出也没什么。”
  丁灵忙摇头说:“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出这个钱呢。”
  我说:“你是我妹子,没关系的。”

  丁灵感激的说:“张帆哥哥,我很感激你,可是我不能这样做。那我拜托你早点安排行吗?”
  我说:“没问题,我这就给你弟弟打电话去。”
  下了楼,到了楼下,我给丁敏打了电话。
  丁敏接了我的电话后,非常的高兴。
  我在电话中嘱咐他准备两个红包,一个五百的。
  他说知道了,谢谢你。
  然后他问现在是不是马上过去监狱。
  我这才告诉他:“你姐姐之前在监狱里发生了一点事,因为她不让说,所以就没有和你说,现在在市监狱医院。”
  丁敏大吃一惊,忙紧张问:“在医院!她怎么了,我姐她怎么了!”
  我说:“她因为有些事,脚踝骨折了,已经在恢复,你过来就知道了。你过来和你姐聊。记住,市监狱医院,以前你来过的。”
  说完我挂了电话。

  不多时,丁敏就过来了。
  风风火火急急忙忙的来了。
  我到市监狱医院门口接他时,他第一句话就问我姐在哪里。
  我说:“你别急,我带你上去,哦对了,红包呢?”
  原本我确实是打算自己帮他出钱的,但是我根本没带那么多钱,也没带卡出来。

  丁敏这才记得起来,赶紧拿出三个红包给我。
  其中,他先把一个沉甸甸的红包给了我:“这个是我们家特地准备的,谢谢你,一点心意。”
  我急忙推辞:“丁敏,不行不行,我也帮不到你什么,你不要这样。”
  丁敏推着过来:“不是的哥哥,我们家要为我姐翻案,以后还有要麻烦你不少地方,而且你都一直很照顾我姐,这点心意不成敬意了。”
  再三推辞下,我只好收下。
  然后,丁敏又把另外两个红包拿过来给我,说:“这个是你说的准备的两个五百的红包。五百够了吗?”
  我说:“够了。那我先上去,和看守你姐的两个管教说一声,之后我再下来,带你上去。”
  丁敏说好。
  我揣着两个红包,到了丁灵所在的那一层,到了两个管教旁边。
  我说:“两位姐姐,那位姓丁的女囚,是我一个朋友,她家里的弟弟要来看看她,有急事,自从她脚伤后,她家人就很着急,你们看能不能通融通融。”
  说着我偷偷往她们口袋中塞进了红包。
  两位女管教也知道事理,说:“按规矩来说,是不能随便看的,但是既然是你的朋友,看是可以看,但上来了,我们要检查一下,而且,只能有半个小时。”
  我说:“好。”

  我下去带丁敏上来,两位管教很快搜了丁敏的身,其中一个女管教特地在丁敏的下面摸了好长时间,我不知道她是真检查搜身还是故意摸了几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