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9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台上有个男歌手上去唱了一首织毛衣: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上了一个傻b,那个傻b却不爱你,你比傻b还傻b。喔??你还给傻b织毛衣。喔??你还给傻b织毛衣。
  台下大家笑成一团。

  我听了,却涌起一丝伤感。
  我对李洋洋说:“咱们走吧。”
  李洋洋说:“还没到十点。”
  我说:“你不走我自己走。”
  说完我就站起来走出了清吧。
  我走出了清吧后,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
  李洋洋也跟着出来了,委屈的问我是不是感到不开心了。
  我说:“那首歌唱的我心里不舒服。”
  李洋洋说:“那我们换一家地方。”
  我想,她是不是今天晚上出来就不想走了,想和我过夜了。
  我不想毁了她的幸福。
  我说:“算了,改天吧,太晚了,走吧,回家吧。”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跟着我身后出了红门街口。
  在红门街口,我拦了一部计程车,然后把李洋洋先推上了车,说:“你先回去吧,很晚了。”
  李洋洋却不舍得走,看着我,眼睛泛着泪。
  我说:“走吧,改天我们再联系。”
  李洋洋问我:“能不能抱你一下,张帆哥哥。”
  我退后了一步,说:“呵呵,以后别再讲这种话了。回去吧,很晚了。”

  她看到我退后,她一下子眼泪就落下来,然后抿抿嘴,转身上了车。
  看着远去的计程车,我心里感到特别烦躁。
  今晚李洋洋来找我,说为了告诉我让我换份更好的工作是其中一个目的,但最为主要的是,她其实想见我,想和我温存温存。
  不是我残忍,而是我实在不想再像上回一样了。
  她现在的生活已经趋于稳定,我不能去破坏。
  我上了计程车,想回去青年旅社,觉得有点远。
  我给王达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在红门街口,想叫他出来陪我喝两杯。
  结果那厮一问我,知道我过来陪李洋洋喝酒后,马上骂道:“你狗日重色轻友,日你狗贼,我叫你出来你不出,女人叫你出就出。”
  我说:“我以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来的。好了不要废话了,快点下来吧。”
  和王达两人又他妈的喝醉了。
  这厮的公司发展得不错,虽然不是飞速,但是稳步发展起来了,喝醉后他开玩笑说估计年底分红一人一部奔驰宝马。
  我说送我一部QQ让我练练就行。
  当晚就在王达的公司办公室过夜了。
  次日起来吃了早餐,十点多了,我买了两袋水果,去了市监狱医院。
  首先,还是去找了薛明媚。
  薛明媚正在看书,看到我,对我露出明媚的笑容:“男人,来了啊。”
  我把水果放下,说:“来了来了,马不停蹄的来了。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看见她脖子上没有了缠着的白布,但还是贴着什么。
  薛明媚说:“也许还要一个月才能出院,可能会很丑,留下伤疤。”
  我说:“不会的。”
  其实我也算是安慰她罢了,那么深的伤口,不留伤疤不可能。
  薛明媚说:“会的。”
  她让我坐在床边,靠在我肩膀上,说:“我想回去监狱了。”
  我说:“为什么?难道去监狱做劳力比较强。”
  薛明媚说:“在监狱还有姐妹们,在这里每天只能看书。”
  半晌后,她问:“你有没有想我。那么多天不见。”
  我说:“想,想搞你。”
  她笑了:“那来搞吧。”
  我说:“算了,等你病好了再讨论这个话题。”

  她还是坚持:“我们试试,我也好久没有和你了,有时候睡觉,很想。”
  我说:“不行,等你病好再说。别在这关键时刻弄伤了,忍忍。”
  她说:“我不动。”
  我说:“那也不行,到了那时候,谁能忍住不动?而且,外面还有管教,这样不好。”

  薛明媚微微离开我的肩膀,说:“怎么一夜之间,觉得你成熟了不少。”
  我说:“成熟,也许所谓的成熟,不过是懂得衡量事情利弊,懂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罢了。”
  薛明媚问我:“那你说说,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呵呵了一声,说:“比如我现在来看你,我们是朋友,这是我该做的,但是和你搞,这就不该做了。”
  薛明媚问:“为什么呢?”
  我说:“能为什么,我们只是朋友。我们做朋友就好,既然是朋友,就不该搞。”
  薛明媚看着我,认真的问:“难道,你只想和我做朋友吗?”
  我说:“做朋友就行了不是吗?”
  薛明媚若有所思,想了想,说:“你是在嫌弃我。”

  我急忙否认,说:“我没有,真没有,薛明媚,你很漂亮,我觉得我自己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如果出了外面,你一定如鱼得水,你那么聪明美丽,只要认真做什么事,一定很快就过上好生活。我更配不上你了。”
  薛明媚惨笑一声,说:“我?你太看得起我了。或许吧。”
  顿了顿,她又自言自语的说:“我不配谈爱。”
  我急忙哄她:“薛明媚,你可不要乱想,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笑了起来:“干嘛你那么紧张,谢谢你的水果。”
  我说:“你客气了。话说,丁灵来找过你吗?”
  薛明媚说:“你想丁灵妹子了?”
  我说:“我想她,但是更想你,我一来就先来看你了。我找她,是因为她家人找不到她,她家人相帮她翻案,找不到她,就紧张了。她弟弟看了监狱出事的新闻,生怕自己姐姐也已经出事,所以这段时间都没能探望到丁灵。就找了我。”
  薛明媚听完后,感慨说:“她还有家人惦记,真好。”
  我说:“你也别想太多,我也会好好记挂你的。”
  突然感觉自己讲错了什么,又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也经常想你。”

  薛明媚抱了抱我说:“你心里想多少个女人?”
  我说:“很多个,我妈妈啊,我两个姐姐啊,我表姐啊,很多很多。”
  薛明媚打了我一下:“去你的!”
  我问:“丁灵怎么可以经常来这里看你?”
  薛明媚说:“给看守的警官送点礼就行了啊。”
  我说:“真聪明。丁灵恢复得怎么样了。”
  薛明媚说:“你自己去看吧。去吧去吧,在我这里,心里却想着别人。”
  我说:“哦那我去了。”
  假装要站起来,薛明媚忙拉住了我,说:“别走。再等等。”
  我抱了她一会儿,这个可怜的女人。
  然后嘱咐她好好养伤,别胡思乱想,接着去了丁灵那里。
  日期:2015-06-27 07: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