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9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想到他竟然能讲出那么无耻的话出来。
  我说:“行了,不要再废话了,你走吧。”
  崔录看我好像心里有了一些怀疑,便稍微满意了,站了起来走了。
  我的确心里感到非常的怀疑,我觉得崔录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然的话,为什么李姗娜犯什么罪进来的都没人知道,也不敢公布出来。

  而且这些内幕,向来也只有地位高的人的小圈子里自己才懂的。
  不过,我为什么要相信崔录这家伙的话,这家伙根本就是黑社会头目,没信用的狡猾狐狸。
  我告诉自己,李姗娜不可能是那种人。
  可是我确确实实的,心里还摇摆。
  我还是怀疑崔录说的有几分真实性。
  当我出来后,看到朱丽花,朱丽花见崔录他们走了,掩饰不住高兴的说:“你怎么能让他们走的。”

  我说:“天机不可泄露。”
  朱丽花说:“你可威风了一次在我面前。”
  看着她满眼的都是敬佩,我挥挥手说:“小意思,不过啊,英雄归来,怎么粉丝也不鲜花献吻的。”
  朱丽花呸了一声说:“滚。”
  我说:“我们等李姗娜下来再走,不然我还是怕有点什么变故。”
  朱丽花问:“告诉我,你怎么能让他走的?”
  我说:“都说了,不可泄露,我不会告诉你的,你死了心吧。要不你请我吃个饭,我心情好的话,也不会告诉你的。”

  朱丽花假装不想知道的样子说:“得了吧,你除了吹牛还会什么。”
  我说:“是吧,能吹牛把人给吓走,这也算是我一个本事。你呀少靠近我,不然哪天被我吹到我床上去,为我服务的也不一定。”
  朱丽花作势又要动脚,我忙说:“别动手动脚,男女授受不亲。”
  朱丽花骂道:“你刚才亲我,我,我,我还没找你算账!”

  我急忙跑开了几步,“花姐花姐,别生气,刚才是和你开一个玩笑真的。别打别打,我明天请你吃饭,请吃饭!”
  朱丽花住手,说:“真请吃饭?”
  我想了想,说:“不行哦,明天要去参加什么什么管理培训的,妈的,不知道为什么监狱派我去参加这样的培训,明天可能不行,如果回来早还好。要不这样吧,你明天和我出去,等我培训完我们吃个烛光晚餐,喝醉了开个房,我们一起起床来上班好不好?”
  朱丽花又要打:“滚!你那张嘴怎么就没讲话有一句好听的。”
  她突然问:“等等,你说你参加管理培训?是xx单位组织的培训吗?”
  我说:“咦,把你姨日的,你怎么知道?”
  朱丽花说:“你知道参加xx单位组织培训是意味着什么。”
  我说:“把你姨日的,我怎么知道?我还不想去。”
  朱丽花又骂:“你那张狗嘴,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几句人话?”

  我说:“哦,说人话,说吧,告诉我意味着什么。”
  朱丽花说:“以前去参加xx组织的培训回来的,大多都能升职,升队长。”
  我这才明白了。
  原来,政治处主任想让我升职?
  妈的,她为何对我如此之好?
  我问朱丽花:“政治处主任是好人吗?”
  朱丽花看看我,然后说:“我不知道,我也没资格和领导们走得近。”
  我点点头说:“好的我明白了。那么,李姗娜呢,她是好人吗?”

  朱丽花说:“我也不知道,全监狱估计没一个人知道她是为什么进来的。”
  我说:“那么厉害。那么,在监狱里,到底是谁罩着她的?”
  朱丽花说:“这个我更不知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我说:“随便问问也不行?”
  朱丽花哼了一声,说:“又不想安好心是吧。”

  我说:“是啊,我对你更不安好心,花姐,我想搞你很久了。”
  朱丽花就打我。
  两人正在打闹时,两名管教把李姗娜带过来了。
  李姗娜看着我们,心里明白了八九分,只是和我们对视了一眼,于是就被带走了。
  我看得出,李姗娜那是感激的眼神。
  和朱丽花扯淡了几句,各自回去睡了。
  次日,早上没事干就在监狱里逛了起来。

  到了放风场一看,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柳智慧。
  她在做着运动,压腿,腿很长很直。
  我才发现,她长得和那个什么韩国美女体育老师特别的像,而且身材也差不多一样的火爆。
  柳智慧,李姗娜,这两个神秘的女囚,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居然可以在监狱里特殊待遇。
  而且像现在这样,全监狱没一个女囚能出来放风场的,而柳智慧则是想出来就出来。

  到了下午,政治处主任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说xx单位那边负责管理培训的老师因为某些事今天没去上班,要往后拖几天了。
  没关系,反正过几天去跟现在去也都差不多。
  明天是我休息时间,下班后,我出了监狱,如常绕了一大圈到了小镇上的青年旅社。
  首先还是看谁谁谁给我来了电话,王达打来的,我回了电话,王达说谢谢上次我介绍的那个女囚给他,那个女囚果然厉害,差点没把他弄死。
  我压制着自己的笑声,说:“你开心就好。”
  王达千恩万谢之后,说要请我吃饭,我谢绝了,不想再折腾坐车那么远出去,太累人了。
  两人就约了改天。
  看看监控,看来康雪和夏拉这段时间都很忙,夏拉经常拖着行李箱出去的,估计是开了公司后,太忙了。
  忙到没时间查我的底了,或者说,康雪从我身上查不到我和贺兰婷有任何什么联系的证据,干脆放弃了。
  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被政治处主任安排去参加管理培训的事。
  她只是淡淡哦了一句。
  然后我又说了我昨天帮助李姗娜弄走崔录的事,结果贺兰婷一听,骂道:“你是不是蠢货,帮人出头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有什么资本能和人家叫板?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了那个女人。”

  我没想到她发那么大的火,赶紧说:“没啊表姐。”
  贺兰婷道:“真没有?”
  我说:“我发誓,我是看她漂亮是有点动心,但我绝对不是因为这个而去为她出头。我也不像冲冠一怒为红颜那种人。”
  贺兰婷鄙夷道:“男人也就那副德行。既然你不是看上人家,那么,就是收了人家的钱了?”
  我有点口吃的骗她说:“哪有,我哪有收了她的钱。”
  贺兰婷马上说:“那你为什么帮她?你一定是收了她的钱。”
  我脸红道:“这样你都能猜出来?”

  贺兰婷说:“我告诉你,有些钱,你绝对拿不了,你拿了,就等于让你出头保护她。李姗娜不是你能保得了的人。”
  我说:“哎我已经拿了,表姐,要不我退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