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9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丽花看着桌上的卡一会儿后,说:“我不要。”
  我急忙推给她:“要吧,快点收下,别让人看见了。”
  她盯了我一会儿,说:“我说了我不会要!”
  她很是义正严词。
  我看着她,不解的说:“这怎么了,这又不是贿赂?”
  朱丽花说:“我只做了我本职工作的事,你替我谢谢她,心意我领了,但是钱我不会要。”
  我急忙说:“那你不要,我怎么办?”
  朱丽花说:“随便你。”

  我搞不懂,她为何不要。
  看她是真的不愿意收下,我也无奈了。
  我转移了话题:“花姐,你这两天面色可不太好看啊,要不就拿这卡里的钱,我给你买一套好点的保健补品啊化妆品,你看如何。”
  朱丽花站了起来,说:“不需要,谢谢。”
  我说:“靠,你真的面色不好,有点苍白,哎你是不是姨妈失血过多啊?还是你男朋友给不得你足够的幸福,我愿意代劳啊!”
  朱丽花转身过来就要举起凳子,我急忙躲在桌后。
  一会儿后,我抬起头看看,朱丽花已经走了,凳子放好在原位置。
  真他妈的凶,而且还会功夫,当兵出来,谁他妈要是想娶她,不去练练几下不不行。
  看着桌子上的李姗娜要我给朱丽花的卡,我掂在手上。
  十万啊。
  难道说,我拿了这个钱,是错吗?
  我应该不拿才是吗?
  或许我真如该朱丽华这般,清正廉洁,秉公办事。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李姗娜也求一个心安,一个是报恩,一个是生怕她仇家找上门来,让我帮忙挡住。

  因为我和朱丽花不怕权贵,不怕死。
  能据理力争。
  政治处主任又找了我。
  告诉我让我明天开始,出去参加一个关于市内各大单位加强职能管理的培训。
  培训两个星期。
  培训?
  什么鬼东西培训。
  有好处吗?
  我当然不敢问政治处主任,只是她说了,我便点头说是。
  回去了办公室后,我在想着,这政治处主任为什么这段时间老是找我,难道她真的被贺兰婷给招安了。
  傍晚下班后,去打了一下球,回来洗澡躺在床上时,朱丽花突然推开我的门,说:“刚才我见两个人,看着很熟悉,高高大大,像是那天在大会堂其中的两个安保。之后我又看到有一个穿着休闲运动装,带着棒球帽和墨镜的有点年纪的矮个子走着他们身后,那步伐,可能就是崔录。”
  我急忙推开被子:“我的门没关?”
  我宿舍的门忘了关,怪不得朱丽花能推了进来。
  朱丽花焦急说:“我找你谈的是别的事。”
  我套上衣服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怕崔录换了马甲来找李姗娜麻烦是不。”
  朱丽花说:“是。”
  我说:“你不是人家的钱也不收吗,干嘛还帮人家。”
  朱丽花说:“虽然我不收,可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意,这时候了,我总想着她别出事。”
  我说:“你也是一个好人。”
  朱丽花焦急说:“麻烦你快点好吗!”
  我说:“行啊,你来帮我穿衣服吧。帮我找我裤子,我找不到我裤子。”
  朱丽花焦急的过来,在床尾找到我裤子,扔了给我,见我磨磨蹭蹭的,她又骂道:“你个猪,快点行吗!”
  我把被子掀开,只穿丨内丨裤站起来,说:“如你所愿,这样就快了。”
  她急忙转身过去:“流氓!”
  然后她走出门口:“我在门口等你,你可以快一些吗。”

  我心里也焦急,当即穿好了裤子鞋子,出了门口。
  到了朱丽花身旁,我问她:“花姐,你有什么办法吗。”
  谁知她却说:“我有办法我干嘛还来找你呀!我没有办法,你赶紧想想吧。”
  我唉了一声说:“你那么厉害,你们强bao中队那么强大,不是,你们防暴中队。你们防暴中队的人都佩服你尊敬你,罩着你,你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算了继续睡觉。”
  她开骂道:“你怎么能这样,你拿了人家的钱,人家现在出事了,你怎么可以当没事人一样?”
  我说:“你想太多了吧花姐,鬼他妈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崔录来了。”
  朱丽花说:“夜幕中看着非常的像,还有那两个高大的男人,我从他们的脚步看得出他们练过。”
  我说:“那行吧,我们先去看看。哎,你在哪儿看见他们的。”
  朱丽花一边和我下楼一边说:“在要出去的时候,看到这三人往会见室过去。”
  我说:“会客室?难道他们要把那李姗娜提出会客室?”
  朱丽花说:“不知道。”
  我问:“花姐,你要出去干嘛?你男朋友是不是开车来在监狱门口等你今晚去开房?”

  朱丽花骂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问问也不至于发火吧,你可以不说啊,干嘛要发火。”
  朱丽花说:“你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
  我说:“我这是关心你也是关心我自己啊花姐,你看万一你碰到不好的男人,不小心被她搞大肚子,没钱打胎什么的我还要帮你借钱。”
  我还没说完,她一脚踹过来。
  两人疾走到了会客室那边,因为朱丽花是防暴中队的人,可以随时到监狱内重点地方例如领导办公室、重犯等之外的地方巡视。
  两人进了会客室,从会客室的一角,两人偷偷往会客室里边看,果然,里面两个高高大大的男子,一看就是练过,站在一个坐着的戴着棒球帽和墨镜的男子身后。
  我看了一会儿,那坐着的人真的很像是崔录。
  朱丽花轻轻问我道:“怎么,看是吗?”
  我说:“很像。”
  朱丽花问:“那该怎么办。”
  我说:“他们在这里等,等管教把李姗娜带来,我们不如这样,过去问问值勤看守的管教。你去问,你比较方便,我就在那边等你。”
  朱丽花同意了。
  她过去值勤的管教那边问了一下情况,不一会儿回来了。
  过来后,我问道:“怎么样?”
  朱丽花说:“值勤的说是有领导指示,说这三个人有紧急的事要召见一个女囚犯,而且是在单独的夫妻房会见。”
  我靠。
  单独的夫妻房。
  我和朱丽花用假设法分析了一下,情况也许是这么个情况,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崔录的话,首先呢,崔录利用关系跟监狱领导说一声,让监狱领导跟下面说一声让管教把李姗娜带出来,然后崔录今晚就过来见李姗娜,让管教把李姗娜带到单独的夫妻房,而进去了之后,崔录再进去,到时候,李姗娜就被什么什么了,情况就很不妙了。

  日期:2015-06-25 1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