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崔录明显就是属于攻击型。
  我们女子监狱就有这么一个案子。
  一个叫李璐的女囚犯协助自己的哥哥**了哥哥的准丈母娘。
  李璐的哥哥李剑与女友黄英认识多年,两人感情较好。在同丨居丨的四年中,他们育有一女,原本早就打算结婚的他们,曾因黄英母亲张菊的长期反对迟迟无果。
  面对“准丈母娘”的百般刁难,李剑开始很忍让,但张菊的态度却一直未曾改变。之后,李剑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开始有了报复张菊的想法。
  去年一日,张菊来到李剑的住处照顾女儿黄英。晚上10时许,李剑唆使自己妹妹李璐以外出帮忙搬东西为由,将张菊骗至乡下的一间旧厂房内,随后李剑采取了持刀、语言威胁、光纤线捆绑的方式对张菊进行报复。

  在此过程中,被报复冲昏头脑的李剑打起了岳母的主意,随后他不顾张菊的反对,采用殴打、捆绑、语言威胁的方式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第二天,张菊在亲人的陪同下报警,李剑和李璐随即被警方迅速抓获。
  这个案子,性质也是攻击型。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如果崔录利用关系来监狱拿人,虽然李姗娜是有背景,可难说人家崔录就不厉害。我脱口出了一句:“不会吧。”

  李姗娜看着我的眼睛问我:“张管教,你觉得我漂亮吗?”
  我看着李姗娜,真是美若天仙,我痴痴的说了一句:“是啊,漂亮。”
  李姗娜问:“那崔录会不会这样?”
  我这时候,心想的是我能保护李姗娜吗。
  我摇了摇头说:“李小姐,我不知道。可能会吧,也可能不会,我不懂。”
  李姗娜直截了当了:“张管教,你会帮我吗?”
  我拿着手里的两张卡,感觉拿了两块燃烧的火炭,我想松手回去了。
  我怎么帮啊?我帮我自己可以,我要是夸下海口说我能帮你,那到时候她出事了我怎么对得起她对得起自己良心,如何对得起她给我的这张卡。
  李姗娜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张管教,没关系的,卡你拿好了,是你上次帮我的我该报恩。张管教,我并不能让你白帮,我会,我还会报恩的。”

  我说:“别。别太客气了。”
  看着李姗娜可怜如此,我他妈的真不像是个男人,到了这时候,反而不敢站出来了。
  我也是要脸,太要脸,生怕她看不起自己,也怕她真的被崔录给摧残了,便说:“李小姐,我尽量努力,你看可以吗?”
  李姗娜一下子情不自禁的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谢谢你!”

  她的手柔若无骨,有一些凉,很滑,我不禁手动了动,摸了她的手一下。
  她赶紧抽回手,表情有些不好看,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做出不好的举动,急忙道歉说:“李小姐,我喝了点酒,有点情不自禁,不好意思。”
  说完我站了起来:“谢谢你的招待。”
  她也赶紧站了起来:“没关系,我,可能你也不是故意的。我送你。”
  我急忙说:“你就在这里别送了,对不起我喝多了,再见。”
  赶紧出去下了楼,下楼我还在谴责自己,妈的我急啥急啥,我又不缺女人,泡妞从来就不能速达,只能慢慢的相互吸引,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众多男人和少数女人的一时间**发出的想法。
  简单来说,一见钟情对于众多数男人,就是第一次见到她就想跟她睡了。
  而女人,最主要的是感觉,很少有一见钟情。
  对于李姗娜这样的见识过太多太多优秀男人来说,我若是想要得到她,唯一的途径就是慢慢吸引她,欲速则不达,她若看不上我,我强求更不可能得到。
  再者,她自己给我钱报恩了,我还这么去动她,违反她的意愿去动她,就太不好了。
  她给了我钱,我就心痒了,想知道卡里面有多少钱。
  当即出了监狱,先去了市里。
  找了一家银行,一查,里面竟然有十万!
  两张卡,每张十万!
  我以为李姗娜就给我们一人那么两三万,谁知道,她竟然送了那么多。
  太舍得下手了。
  不过我也知道,这对李姗娜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平时她出去演出一场,唱两首歌可能要五十万左右。
  她有的是钱。
  不过再有钱,那也是李姗娜的钱,我做人不能太贪。
  这十万,已经够多了。
  我辗转回去了小镇上。
  回到了青年旅社。
  看看手机,那部电话,没有丽丽,没有贺兰婷,没人找我。
  看看另外一部。
  有两个未接来电,上面写着李洋洋。

  好久已经没和李洋洋联系,我也躲着她,我两既然不能最终走到一起,那还是早日离开,让她少些痛的好。
  只是不知道她找我何事。
  估计也没啥事,就是找我瞎扯,或者旧情复燃。
  原想打个电话过去,可现在已经挺晚了。
  次日,我让徐男把朱丽花找来我办公室,我要把李姗娜给她的钱给朱丽花。
  徐男把朱丽花带来我办公室后,就识相的先出去了。
  我招呼朱丽花坐下,给她倒茶。
  朱丽花盯着我看,眼神有点飘,她平时看东西,很坚毅,坚定。

  坐在我面前看我的眼神,和平时不同。
  她开口问道:“什么事,说!”
  我说:“花姐,那么凶,你老公怎么受得了你。”
  朱丽花反诘道“关你什么事,凶也不是你来受。”
  我笑着说:“跟吃了火药一样,我什么时候又得罪你了?”

  朱丽花说:“我没说你得罪我,我还有事,有事快说。没事我就走。”
  我开玩笑说:“看来花姐并不喜欢和我坐在这里,怕我吃你吗?我记得你现在好像打不过我了。”
  朱丽花笑笑说:“那你要不要试试。”
  我说:“算了,在这里面干这些事,让人家要是路过可误会呢。”
  朱丽花马上想到她上次不小心在办公室门外知道了我和康雪做事的事情。

  她说:“误会?真的误会不来,假的也更不能误会,都看在眼里。”
  我说:“好吧,看来花姐好像是听到或者看到了一些让她误会我的事情。花姐,你真误会了,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朱丽花说:“是,你比我想象中烂的多,我亲眼看到。”
  我笑着说:“花姐竟然如此将我放在心上,小弟感到特别欣慰,话说你该不是看上小弟我了吧。”

  朱丽花呸的说:“去死。没事我走了。”
  她站了起来。
  我拉住了她,把银行卡塞进她手中。
  她直接就扔回我桌子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忙说:“你坐好,别急嘛,这不是我的意思花姐。你坐下我慢慢和你说你就明白了。”
  她看看我,然后坐下来了。
  我说:“这张卡里面有十万,是李姗娜为了谢谢我们,送给我们一人一张卡,一张卡十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