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9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走的时候把公司的机密和大多数的技术人才都带走了,开设了一家的公司。
  她的美容公司最主要的就是运营A,B两个品牌。A品牌是她自己投资的,就是在一个地区疯狂的开店,都是A的牌子。因为都是原先公司的老员工,所以技术能够有保证的。A品牌的敛钱方式主要是劝每个顾客办年卡,然后她在逐步的关店。
  这样,卡都卖出去了。
  原本一个地区有很多店,最后就剩下一家了。
  顾客想要去接受服务也要排队了,但店的成本早已经收回了,彩姐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B品牌的运营模式更缺德,B品牌最主要的是让别人加盟,别人提供资金。彩姐提供人员,技术和产品。比如说你是加盟商,B品牌的加盟协议都是一年一签的。如果这个店这一年是赔本的。那么也只是你赔本。彩姐可以赚你的加盟费,产品费,甚至她的员工你都要养着。如果这一年经营还凑合,彩姐就会在下一年提高你的加盟费。如果你经营的很火。那么你就惨了。一年到期后彩姐不会再和你续约,而会在你的店旁边开一家B品牌的店,原来在你店里工作的员工都要去彩姐新开的店里了。就相当于这一年你帮彩姐打开了市场,然后她又卸磨杀驴了。

  照这么做的话,A品牌会失去顾客,B品牌早晚也会失去加盟商。
  但她这两个品牌这几年盈利了不少,然后用其中的大部分利润投进了现在的这个梦柔酒店。
  最主要的是,黑衣帮就是她养着的打手,凭借这帮打手,还有凭着和某些单位部门不法之徒的关系,彩姐在黑白两道玩得如鱼得水日进斗金。
  但是酒店的管理很严格,打手绝不能碰自己酒店里的女人,也不许里边的人谈恋爱,否则就是开除,或者是更为严厉例如打个半死不活等体罚。
  我感叹,这果然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
  我又问:“那么给彩姐打工的有女人吗?”
  丽丽说:“这我不知道了,那天彩姐下来,我见围着她走的全是男的。”
  难道康雪和梦柔酒店没有关系?
  这不可能啊。
  我说:“那你继续帮我注意一下。”

  丽丽说:“我还听说,彩姐上边,还有一个从不出面的大老板。”
  我说:“你们酒店水真深。”
  莫不是,康雪就是所谓这个从不出面的大老板?
  我问:“那个大老板是男是女?”

  关于这个,丽丽就一无所知了。
  安静的过了两天。
  这天我在办公室昏昏欲睡,有个女管教敲了敲门。
  我让她进来,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们监狱的在职职工和狱警管教特别的多,我当然不会全都记得。
  再加上,我们监狱如今扩建,不仅扩建监狱,还要做农场,养殖种田,我不知道怎么说。
  因为监狱对这些并不大张旗鼓的做官方报告,只是默默的开拓农场,其实就是让女囚们去干活。
  据说是有一家农垦公司投资了,以后还要增加更多的管理人员,还要增设集团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等职位。
  还有,因为周边几个小城区和镇区已经被我们市给‘吞并’了,那些小监狱也要撤了,因此我们监狱更是要扩大,监狱现有四个监区,有政治处、狱政管理科、刑罚执行科、办公室等多个机关科室,扩建后还要有社区,设有社区管理委员会,下设公丨安丨局、法庭、学校、医院、综合服务部、后勤服务中心、劳资科、退管会、社会救助所等单位和部门,此外,还有居委会和养老院。

  简直太厉害了,看来他们是想要搞成农场盈利模式了。
  那个女管教进来后,对我说:“你就是张帆吧。”
  我说:“是,请问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
  她说:“你不记得我了?我就是之前你请我吃饭的,娜姐身边的管教。”

  我想了一下,说:“哦,我记得了,那天我们一起去饭店吃饭,你们在另一个包厢的。呵呵抱歉,那天有点事想和李姗娜谈谈的,所以就让你们在旁边吃了。”
  她笑笑说:“没关系。”
  我又说:“可我好像记得,她不是身边换了两个管教了吗?那天出去演出的,我还去了李姗娜的,监室。看到的是两个陌生的管教。”
  她说:“我们被调往了其他部门,昨天刚重新调回了娜姐那边。”
  李姗娜多牛逼啊,做个女囚,身边看管她的管教就跟她的秘书似的。
  我说:“呵呵,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说:“娜姐说,想让你下班后去她监室一趟,她有事情想和你谈谈。”
  一听李姗娜要找我去她监室谈谈,我脑子里马上冒出一些香艳的场景。
  我说:“好,我下班后就过去!”

  她走上前说:“娜姐说,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让你悄悄的去,谁也不要说起。”
  我说:“理解。”
  李姗娜在外面是大明星,在狱中也是明星,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再者,我自己也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下班后,我先去食堂吃了饭。
  食堂的饭菜真不怎么样,妈的我宁愿监狱早日改革扩建好吧,就是花钱吃食堂的饭菜只要比这个容易下咽,我都乐意。
  吃完后,我绕了一圈,到了李姗娜的监室。
  嘴上说是监室,实际上她住的这里,简直就是小别墅的享受。
  不大,也就百个平方的两层小楼,但看外面,就觉得住的很享受。
  看守李姗娜监室楼下门口的正是那两个管教,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去找我的那个。
  我打了个招呼,她们开门让我上去:“娜姐在上边等你,上二楼左转。”
  我上去后,二楼左转,进了一个小房间。

  竟然是一个吃饭的客厅。
  妈的这叫坐牢?
  李姗娜就坐在餐桌边,桌上有了饭菜,还是热的。
  虽然李姗娜穿着囚服,但我看来,她根本就是像家庭主妇,做好饭菜等丈夫归来。

  我有些吃惊,李姗娜看我进来,站起来说:“张管教,请坐请坐。”
  我说:“李小姐,你好,请问这是?”
  我叫她李小姐,我才不叫娜姐。
  李姗娜说:“这些饭菜都是我让人去饭店买来的,这里有吃饭的地方,但没有厨房。想自己做饭菜招呼你,也没有这个条件。”
  我急忙说:“李小姐客气了,你贵为明星,身份地位高贵,对我这样,我不敢当啊。”
  两人客气了一番,我坐了下来。
  她给我打汤,非常的礼貌周到。
  我心里在想,她这是干什么呢?看上我了?
  或许是男人,只要有年轻漂亮的女人请吃饭,一定都在想这种事。
  李姗娜还开了一瓶啤酒给我,在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啤酒,真是用心啊。
  我说:“李小姐你太见外了,请我吃饭还给我特地准备啤酒。”
  李姗娜给我倒酒说:“张管教,上次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谢你。”
  我忙说:“哦,那是我该做的事,我的同事朱丽花也说了,这是我们分内之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