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8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个功劳我自然不敢居之,朱丽花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功劳,只认为这是她自己工作的分内之事,而且由她带领下,防暴中队的女同僚们不畏权贵,和崔录带来的人硬是杠上了。

  妈的,崔录也够厉害,带来的是负责会堂晚会安保的特警,如果带来的是流氓之类的,早就让他们吃子丨弹丨了,打死了再说。到时候大不了弄个他们要劫女囚的罪名给他们就是。
  我拉着正在站岗的朱丽花过来聊天,开始她还不愿意来,我说我真有事,就耽误你几分钟,她才肯来。
  太敬业了这厮。
  我说:“花姐,你今天真有大将风度,一点也不怕那崔部长。”
  朱丽花说:“说了是分内之事,就是被开除,也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不像你,被人一逼,就什么伤天害理都干了。”
  我不满的斜视她说:“花姐,要不要每次讲话都拿这事情来说啊?每次都说,每次都为这个吵架,你不腻我都腻了。”
  朱丽花说:“什么腻不腻,你自己天天做,就不许我偶尔提?”
  我说:“你这叫哪门子的偶尔提?你是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和我见面,就说这事好吧,咱就不能愉快的聊天吗?”

  朱丽花反骂我道:“你说我们能愉快聊天吗?每次聊天不是动手就是动脚的。”
  我嘻嘻的看着她鼓鼓的胸脯说:“谁让你那里跟下面那里都很翘,看起来很有弹性,就忍不住的伸手想摸。”
  她骂我:“住嘴!你要是找我聊这些,我没空。”
  我说:“唉,做人那么认真做什么。话说,花姐啊,咱两可是得罪了那个啥崔什么崔部长了。我怕他会给我们的领导来个电话,给我们穿小鞋啊。”

  朱丽花说:“最多就是被开除呗。”
  我说:“靠,你看得真开,不就是被开除呗。说得好轻巧。被开除了,咱干嘛去?流浪街头吗?你还可以卖身,你漂亮身材好,我能干嘛去,做民工也不行。”
  朱丽花说:“你这口才,去拉皮条就挺好。”
  我哈哈笑了:“哈哈好啊,那咱两被开除了,你卖身我帮你拉皮条!”

  朱丽花直接走了:“滚!”
  我喊她:“喂,真走了啊!真不能愉快聊天了吗!”
  她真的回去继续守着女囚的换衣间门口了,她连和我聊怎么去应付得罪了这个崔部长高官的事情都懒得谈。
  朱丽花要是当官的话,一定是一个刚正不阿,廉洁公正的好官。
  我们监狱的女狱警的演出,也该结束了吧,怎么那么久。
  我坐在大厅中打着哈欠,突然,我看到一群警察二三十人左右,进了大厅,就直接朝我们走来。
  又出现什么情况!
  我赶紧迎过去,带头的警察说:“有人打电话报警,说你们这里私自携带危险物品!”

  而且进来的还有刚才那群安保人员。
  说完,带头警察亮出搜查证,马上就过来对我们进行搜身。
  是对我们,而不是女囚。
  男警察搜我的身,女警察搜我们女狱警的身。

  这都警察来查警察了。
  有人打电话报警,然后警察马上有搜查证,这也太蹊跷了。
  我立马联想到,一定是崔录所作所为,他一定认为我将内存卡放在了我身上,或者说是放在了某位女同事身上。
  崔录害怕我会食言,不降内存卡交给他,所以出了这招。
  果然,搜我身的两名警察是有所指示而来,直接搜出了我身上的内存卡,然后粗暴的推开我,将内存卡偷偷交给了带队的警官。

  警官得到了内存卡,笑了一下,然后放好。
  大厅里一片大乱,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
  有几个女警察还闯进女囚的换衣间,去搜女囚。
  朱丽花等人不敢拦,毕竟是警察还拿了搜查证,我们不能拦。
  一会儿后,里面有个女警察搜出了两把匕首,说是在女囚犯换下的衣服当中搜到的。
  我怒了,这群家伙显然是受到了崔录的指示,过来就是为了要搜到内存卡,而他们为了掩人耳目,在搜东西的时候,特地假装放了两把匕首在女囚换下的衣服之中。
  女警察拿着匕首出来给带队的警官。
  警官假装问女警察:“是在谁换下的衣服中搜到的!把她带出来!”
  我认为,崔录此举是想一石二鸟了,一个是为了搜到我身上的内存卡,另一个就是为了带走李姗娜。
  果然,李姗娜被两名女警察推了出来。
  我这下不知道怎么阻止了,如果崔录在,我还能和他对上话,直接说你以为内存卡只有这张吗,不放人我照样让人放到网上去。
  可崔录在幕后,我担心李姗娜被带走后,会受到各种羞辱。
  他们圆满的完成了崔录交给他们的任务,带队的警官下令:“把她带走!”

  我急忙跳出来:“你们就这么样带走女囚?那我们跟监狱如何有交代?”
  带队的警官看了看我说:“我们会给你们监狱长打电话。”
  我说:“那我们也要派人跟着去!”
  警官问我道:“为什么?”
  我说:“我不能凭着几个证件,就能证实你们是真的警察,万一你们是骗我们的,是来帮助女犯人逃脱的帮凶,假警察呢?”
  警官冷哼一声,说:“你还怀疑我们?我还怀疑你和这个私带危险物品的女囚是一起的!把他给我铐上,也带走!”
  两名警察马上上来抓人。

  我推开两名警察,说:“你凭什么抓我!”
  警官说:“你敢拒捕?凭什么,凭我是警察!我还凭什么抓你,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管教,也敢和我顶!和我顶撞就是和我对抗,和我对抗就是和执法人员对抗!”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小小的管教就不能和你顶了,和你顶就是和执法人员对抗了,哪条法律规定犯法了?”
  我们都朝身后看去。

  只见七八人过来,走在最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其貌不扬但目光威严凌厉。
  身后跟着司法的雷处长等人,还有一个,贺兰婷。
  没想到贺兰婷就在这群人里边。
  嚣张的警官看到带头的中年男子,立马就没了气势,上去眉开眼笑:“局长,你怎么来了。”

  局长?什么局长?连司法的雷处长那么厉害的都只能跟后边。
  被叫局长的中年男子说道:“沈所长,刚才她们监狱的同志们的演出很精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碰到你在这里,打扰你办案了。”
  警官忙说:“不打扰不打扰。”
  局长问了沈所长,沈所长忙说了事情的经过,说有人打电话说女囚中有人私藏匕首,想要在晚会进行的时候制造混乱逃跑。

  日期:2015-06-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