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8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柳智慧的都弱爆了。
  人家柳智慧好歹还是坐牢,毕竟在监区里边监室牢房的一座隔开小阁楼上。
  这李姗娜直接就坐拥小别墅了。
  有背景的妖怪果然厉害。
  看门的管教上去通报了一声,一会儿后李姗娜下来了。
  婷婷娉娉,优雅动人。
  到了我们面前后,我和徐男还没开口说明来意,李姗娜先和我们开口道了歉:“对不起,因为我这边的某些原因,让你们亲自来这里接我。”
  我和徐男忙说:“这没什么了,来接你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李姗娜还有徐男和看门的管教签字后,我两带着李姗娜往大礼堂而去。

  李姗娜说:“我本来也早就准备好了要过去,因为换了两个新的管教,她们新来并不太知道我在这边的规矩,所以让你们辛苦一趟亲自过来了。”
  我说:“您见外了。”
  当我们把李姗娜带到广场,看到广场上的人分了八队,每队都整整齐齐排列好站立在大巴车面前。
  从警察那边又来了几部越野的警车负责开路。
  这马玲更是心思细腻,连警察都来了。
  一眼看过去,拿着枪的狱警和武警严肃站立,朱丽花她们说的并不是玩笑话:谁要是觉得能在上百把枪口下密集的子丨弹丨中逃脱,那她可以尽量试试。

  我过去对马玲报告说已经带人来了。
  马玲又下令再点了一次人数,全齐了。
  大家上车。
  马玲一声令下,八个队伍排列有序的顺序上车。
  我则是和徐男马玲等上了越野车。

  往外面开出去,一路都是双闪灯,警车开道,好不威风。
  并没有多远,演出的地点在市大会堂那里,也是在偏属于市中心的位置。
  大会堂停车场里面,整齐的排列着各种轿车越野车还有一些特种用途的专用车,一看就知道都是单位车。
  大会堂的入口,是要通过检查的,就跟去坐飞机过安检一样,进去的连打火机的这些,都必须上交。
  安检只是第一步,第二部就是发放号码牌,我们是监狱的,发的自然是监狱的牌,女囚们有女囚的牌,接着是过第二道安检,每个单位来的都分到各自到的后台的大房间里,大房间里有若干个小房间,有换衣间等等。
  不论是女囚还是我们狱警,到了里边,看着富丽堂皇的礼堂,还有里面的换衣间,大家都很高兴。

  这里是专门供领导人开会和看演出宴会的地方,自然不是卑微女囚所住的监狱可比的。
  马玲拿着对讲机,一一吩咐大家做好准备工作。
  实际上,领队说难也不难。
  就如同电视剧楚汉传奇中,刘邦宣布韩信当选汉军统领全军的大将军之后,刘邦麾下的老干部们樊哙夏侯婴等人质问韩信,韩信反问如果一百万的队伍给你们带你们怎么带。

  樊哙等人没人回答出,韩信说:我只要十个将军。
  十个将军,每个带十万人。
  领队也是如此。
  分成的这八个队伍,每个队伍只要选出一个带头的,管好每个带头的,让每个带头的带好她们各自的队伍就行了。
  我虽然说是副手,实际上什么事也轮不到我管,也好,让马玲自己在这里折腾,我准备去干我的事情去。

  我找了徐男,问了徐男那件事准备得如何。
  徐男说:“人已经在外面马路上,一下我和你出去。”
  我说好。
  过了一会儿后,会方的人说这次晚会演出,我们监狱的节目要调整一下顺序,让女囚们的节目先开始,也就是说,在省艺术团的两场开场舞后的第一场演出,就是女囚们的大合唱。
  徐男过来拉了拉我示意我可以走了。

  我赶紧和徐男出了外面。
  到了外面,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给王达打了电话。
  王达接了电话,说:“妈的你是不是在耍我啊,我前天就订房,今天来这里等了大半天,你看现在都几点了?”
  我说:“你在哪,哪个酒店哪个房间,我现在就在大会堂外边。”

  王达说:“那女犯人呢?”
  我说:“也在这里。”
  王达一听,兴奋的说:“大会堂左侧对面鑫恒酒店,5012房间。快点啊等不及了。”
  我说:“别搞死了。”
  挂了电话后,我出去和徐男会合,徐男已经把一个女的带过来了,对我说:“钱已经都给了,该让她记的也都全记了。”
  我说:“辛苦了男哥,回去我给你钱。”
  那个女的,比徐男高一点,一米六八左右,姿色不错,而且应我们的要求,她穿着跟我们在里边一样的朴素的演出服,还有,她剪了短发,就跟女囚一样,而且不化妆,不戴任何戒指首饰,没有手机。

  她其实是徐男帮我老早就从小镇上找来的红灯女。
  王达说要和女囚缠绵,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人家女囚同不同意我不知道,就算同意了,万一出来出了事,那可不是开玩笑,就算不出事,她日这女囚要是把这事在监狱拿出去到处说,我还怎么混啊。我就成了拉皮条的了。
  所以,我只好让徐男想了这个办法。
  多花点钱不要紧,关键是要保险。
  找了这么个女的,和她通过气,给了她一份资料,让她牢记自己在监狱里的假编号,假犯罪记录入狱资料,假名字假生日,全是假的。
  我自己带着她到了鑫恒酒店的5012房间门口。

  按了两下门铃,王达迫不及待的开门了,开门后他看都不看我,眼睛都落在了那女的身上,然后赶紧把女的拉进去里边。
  从门缝对我说:“贱人,这次谢谢你了!哎对了,她怎么穿这样衣服。”
  我说:“妈的我们这不是在会堂演出嘛,不然不可能穿了囚服就出来啊。话说,你他妈的快点,老子还要押送她回去。”
  王达说:“能不能睡一夜?”

  我说:“半小时!速度!不然会出事!”
  王达连我话都不回答了,碰的关上门就开始了。
  这小子潇洒了,老子在门口守着,靠。
  我等了半个钟后,赶紧按门铃,妈的我们的演出应该全结束了,这时候我还不回去,一下有得被骂了。
  十分钟后,王达才恋恋不舍的送那女的出来,对我说:“果然太厉害了,你先走吧,我想躺一会儿。”

  我说:“别躺着躺着死了。”
  他说:“谢谢关心,就是你死了一百年我都不会死。”
  他关了门,我赶紧带着那个女的出了外面酒店,
  我问那女的没出现什么状况吧,那女的说房间那男人连她名字都不问,进去后就只做了。
  我说很好。

  然后两人就此别过。
  总算把王达拜托的这个事办妥了,想来我也挺想笑的,这厮拜托我找女囚给他,我搞了个红灯女给他他还折腾得几近虚脱,他日若是他得知真实情况,非骂我无耻小人打我不可。
  不过我也真是无奈,万一出事,责任真不是我能扛得起的。
  进了会堂后台里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