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7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近开了一间房,用她的身份证开的,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身份。
  她问我叫什么的时候,我说我的外号叫公狗。
  丽丽就笑了:“为什么那么难听?”

  我说:“因为我看到漂亮母狗就发情。”
  丽丽打了我一下:“你在骂我吗!”
  我说:“骂你怎么了!”
  随即把她推倒在床上。

  折腾的时候,我让她自己叫自己母狗,她犹豫了一下,才叫了,很不愿意的叫了。
  结束后,我问她:“我这算是包夜吗?”
  丽丽说:“当然不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我说:“谢谢,哦,我拿钱给你,那一万。希望你能继续帮我。”
  我拿了那一万给了丽丽。

  然后睡觉。
  为了保险起见,我和丽丽在一起,都十分警惕她,哪怕睡觉,我手机钱包身份证都放自己枕头下边,万一她要动,我马上就知道。
  做间谍太他妈的累了。
  次日一早,丽丽没醒我就跑了,去了小镇上青年旅舍,把我得知的情况写进了邮箱,发给了贺兰婷。
  放好手机后拿了另一部手机就回去了监狱。
  当我下午在礼堂看排练时,徐男来找了我。
  我们的演出已经全部准备好,就差明天出去完成任务了,我问徐男:“朱丽花那边的安保准备,人员准备,都做好了吧。”
  徐男回答说:“已经全部OK。”
  我点点头说:“很好。”
  见我的眼珠从来没离开过李姗娜的身影,徐男说:“李姗娜有一个要求。”

  我说:“什么要求。”
  她说:“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台上的就是李姗娜,她是大明星。”
  我说:“这样子?奇怪那前几天她又不说,她如果不说的话,我还以为可以打着她名号去表演,那我们凭着李姗娜的名气,都打了八十分之上了。”
  徐男说道:“李姗娜说,怕引来没必要的麻烦。”
  我说:“好吧。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到时候不让主持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人家台下的人看到她也只是觉得她像而已,谁会知道这就是李姗娜,李姗娜在狱中服刑。”
  徐男点点头,然后又说:“忘了和你说,千万别打这个女人的主意。”
  我马上靠了一声,说:“谁要打她主意啊,我敢吗我!”
  其实我是嘴巴这么说,心里,阴暗的心里早就想如果有机会就把李姗娜上了的。

  我问:“李姗娜真的有背景,很有背景,是不是?”
  徐男说:“李姗娜是某个组织某个单位高官某个领导的情人,为了保护那个人,才被抓了进来。那个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她。”
  我马上问:“组织?什么组织?还是高官?”
  徐男说:“我不知道,我也是听来的。”

  我说:“上次不是传言说因为犯了出卖机密罪的吗?”
  徐男说:“这个女人,远没有我们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艹,果然如同那句话一样,西游记里有背景的妖怪都被带走了,没背景的妖怪都被乱棍打死。
  我反驳说:“谁想碰她了,我女人多的是,靠,你以为我是发情的公狗吗。我只是看她会表演,会音乐,会领唱,所以我才叫她来帮忙。”
  当然,我心里当然不只是这么想,想夺得名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还不是为了接近她,想要得到她的肉体,我思想就是那么龌龊,所以才找她。

  在这个监狱里,我认识到的接触到的,有几个背景深不见底的女囚,一个是柳智慧,一个就是李姗娜,看来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了。
  很快就到了该出去演出的那一天。
  我之前就给王达打了电话,约他到演出那天晚上去会合的地点,演出场外的对面一家酒店开房等。
  王达接到这个信息,喜不自胜,点头连连。
  可我到了将要出去前一天,虽然万事俱备了,连车子,司机,队伍,演出衣服化妆品都准备好了,总觉得心里难安。

  妈的,我是怕出事,真的怕出事,万一出去了,出了事,我可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想来想去,我还是想推卸了带队的责任,虽然现在徐男已经拿到了钱,可是这钱拿着很烫手啊。
  怎么办?
  我应该以自己资历浅,带不了队为由,找一个带队,我做她的副手,钱拿少一点没关系,最主要还是保险,万一出事,扛责任的不是我。

  我马上想到了几个人,包括康雪,马玲,监区长。
  康雪估计是不肯同意的,她那么奸诈狡猾的人,遇到这样事情,她躲都来不及,出头的事她永远不会干,而那马玲,是康雪的副手,料想她也不会愿意干。
  可是我怕的就是马玲设计害我。
  因为整个监狱里,她和我最是苦大仇深。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马玲弄出去带队,到时候她就不可能能害得到我了,反而怕被我害了。
  我想到了一招。
  我去跟徐男说了一下,让徐男和沈月配合演一场戏。
  我当然不会和她们说我的真实想法,我只是说我生怕自己带不好队,想让她人带,徐男马上小声对我说:“那之前收了的钱怎么算?”
  我说:“分我那份十分之七给带队的,我只要十分之三就行。”
  徐男说:“那太亏了吧!兄弟,不值啊。”

  我说:“那我万一带队带砸了呢?我想来想去,还是请一个有资历的人来带才行。”
  徐男同意了。
  我又去找了朱丽花,朱丽花开始不同意,说:“你花花肠子怎么那么多?”
  我说:“花姐,不是我花花肠子多,你想呀,我毕竟不能服众啊我资历太浅了,万一我带出去,她们不听我的,那岂不是乱了,再加上我一个男的,那么多女囚都想调戏我。”
  在我的纠缠好说歹说软话好话说尽了,朱丽花也愿意帮我演一出戏。
  下午,参与出去演出的人员都聚齐了大礼堂,武警,防暴中队的,狱警,管教,女囚们。
  台下两百多个人。
  我作为一个带队的,上去开始作简单行程说明。
  我刚上去,开始导演了下面这出戏。
  说完了明天的行程安排后,我说到了:“望各位抬爱,我才能带着大家出去参演,希望大家团结一致。”

  我还没说完,下边狱警演出队伍中有人打断了我的话:“我们是演出队伍,为什么还要和安防的狱警们混在一起?我们不同意!”
  然后那个队伍乱了起来,然后徐男和沈月过去‘开骂’:“演出的怎么了,演出的还不是和我们一样,你们想自己坐车也行,叫你们爸爸开车来接你们去演出地方!”
  日期:2015-06-22 0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