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7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只不过这也有点异想天开了,我也知道,李姗娜虽然在狱中,但还是有背景替她撑腰的,我可惹不起。
  可我的确是想她希望她帮我这个忙,毕竟是第一次带队出去,也想拿个好成绩,我面子有光,成绩也看得到,领导也高兴。
  干脆,还是来朱丽花那招,豁出去请李姗娜吃饭问她愿不愿意算了。
  但我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她一定会拒绝的。

  徐男看着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姗娜,问我说:“漂亮吧?”
  我点头说:“比你漂亮。”
  徐男说:“想打她主意?”
  我说:“只是想,不敢打。”

  徐男说:“不怕死就上。”
  我说:“为了搞一个女人而去死,也他妈太作贱我自己了吧。成熟的人应该卑微的为家人和自己活着,只有煞笔的人才会为欲望而去死。”
  徐男说:“理论是这么说,只怕很多人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
  我说:“是的,例如钱。”
  徐男说:“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上去看看,物色一个比较能会打节拍的,训练训练,估计能成功。”
  我说:“去吧。”
  当我目不转睛看着李姗娜在排练舞蹈的时候,她也有意无意的看过来。
  莫非你也发春了。
  不过似李姗娜这般人物,经常能以演出为名出去外边,自然能接触不少男人,甚至有政界商界很多成功人物,我算什么鸟。
  当李姗娜她们排练一段民族舞结束后,徐男这边还没挑出一个能打节拍的人来。
  李姗娜走向台边,那边放着纯净水,她们艺术团的只要来排练,就有几箱纯净水供应。
  李姗娜站在台边,拿了一瓶纯净水喝了起来,多么优雅动人。

  徐男懊恼的向我走来:“没一个像样的,还只能委屈先前的小芝了。”
  我看着李姗娜在两米左右高的台边转身教一个女囚几个舞蹈动作,心生一计。
  在徐男耳边说了一下,徐男大吃一惊:“妈的你想死!我还不想死!”
  我说:“他妈的怎么能死,你到时候说你不是故意的就行了!”

  徐男说:“靠,万一你接不住呢!”
  我说:“你睁开你狗眼看看,这才不到两米高的台,怎么能接不住,我等会儿溜过去,然后你装作要摔倒抓她,刚好推到她身上,她掉下来,我抱住她不就行了,她就欠了我人情,哪来那么难!”
  徐男摇着头说:“她是欠了你人情,那我呢?岂不是害死我吗,假如你接不住,咱两都得死!”
  我没好气的说:“这也怕那也怕,有什么好怕的。”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徐男又说:“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推她下去,万一表演不好穿帮了怎么办,万一就算表演好了,李姗娜会不会怀疑我们早有预谋,哪有你刚好就站在台下接住她那么巧的事情。”
  我看到了沈月,然后跟徐男说:“让沈月推,我们两在下边接,这下保险了吧。”
  徐男说:“沈月也不会同意!”
  我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事成后,多分沈月一万,不成也分八千!不过让她不能把这事透露出去,但是只要事成了,透露出去也无所谓,因为我们压根不伤到她,大不了我让她抽我几巴掌好了。”
  沈月和徐男都是不会乱说话的人,这我很放心。
  徐男想了想,说:“好,我去和沈月说,我们两在下边接,但如果沈月不同意,我不可能亲自上去推。”
  我说:“男爷,就看你的了!加油!”
  徐男去跟沈月说了,沈月一听有钱,而且只是推一下,再者沈月现在是跟着我们混,生怕不应允我们的要求,我们日后不让跟着发财了,赶紧就答应了。

  不管沈月是为了钱,还是怕我们,总之她答应就好。
  如此一来,甚好。
  徐男让沈月上台去了,我则和徐男假装遛到台下边,朝着我们这群人那地方走过去。
  沈月上台后,假装也往我们这群人这边走,一边走还一边假装对着女囚们指指点点:“那个那个,097你干嘛你!你跑那里干嘛!回到队伍中。”
  沈月边喊边往李姗娜那方向而去,正当李姗娜在专心致志教着一个艺术团的女囚一个舞蹈转身动作时,沈月看准时机后冷不防的‘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而且是很用力的撞,李姗娜顿时失去平衡,啊呀一声从台上一个趔趄就掉下台,沈月也假装哎呀一声赶紧伸手拉李姗娜。

  李姗娜已然从上掉下来,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和徐男‘刚好’从台下边路过,恰好李姗娜就掉在我们跟前,我和徐男赶紧的伸手抱住了李姗娜,徐男抱了两条腿,我抱了李姗娜的身子。
  我的手还故意的‘不小心’瞅准了李姗娜的胸部抓去,李姗娜看起来瘦高,没想到胸也很有料啊。
  李姗娜已经花容失色,在我怀里惊恐未定看着我喘着气。
  我说:“怎么了!怎么了!”
  徐男把李姗娜两条腿放下,李姗娜从我怀中挣脱开,我不舍的离开了她的胸部,她站了起来失魂的看着台上。
  沈月赶紧的急忙下来对李姗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娜姐对不起!”
  娜姐?居然被狱警叫姐。
  想来这李姗娜在这监狱里的地位挺高啊。
  李姗娜毕竟经历过大场面的人,眼看自己是被人无意撞下台,而且人也没事,便说:“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
  沈月一听这话,脸竟然红了,我生怕穿帮,赶紧挡在沈月面前,假装对李姗娜嘘寒问暖,毕竟李姗娜也是国家级别的舞蹈歌唱家,生怕她看出我虚假表演,我贴近了李姗娜:“你没事吧?吓死我了,还好啊我和徐男刚好路过,看起来没事,没事就好。”
  李姗娜对我和徐男道:“谢谢你们。”

  我半开玩笑道:“大恩不言谢,要不你以身相许算了。”
  李姗娜一听我这开玩笑的话,脸色微变,徐男打圆场:“娜姐,我一直都很崇拜你,请问可以请你吃饭吗?”
  对救了李姗娜的徐男和我来说,有这么个要求,并不过分,李姗娜答应了徐男的要求。
  我说:“我也可以一起吗!”
  李姗娜当然也同意了。
  第一步,成功!
  在李姗娜回去台上继续练舞的时候,徐男找了负责看管李姗娜的管教说清楚等会儿李姗娜晚点回去,要请李姗娜吃饭,不过按规矩来说,我们还必须要请看管李姗娜的管教吃饭,于是徐男就去要了两个包厢,一个是请看管李姗娜的管教吃饭的,另一个是我们两请李姗娜吃饭的。
  排练结束后,徐男让沈月把我们的女囚带回去了监区。
  日期:2015-06-2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