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攻不行就来智取。当晚日本鱼雷艇再次冲入港内进行袭击,“来远”、“威远”以及布雷舰“宝筏”号相继被击沉。据说当时“来远”和“威远”舰长邱宝仁、林颖启都在岸上嫖妓未归。我稍稍有点怀疑:不在舰上可能是真的,但是在炮火连天的特殊时期,岛上的Ji院还能开门营业吗?
  2月7日,日本陆海军再次发起猛攻。这天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北洋舰队鱼雷艇的头领王平、蔡廷干密谋逃跑,声称要自告奋勇出击袭击日舰。结果12艘鱼雷艇一起冲出,不是去进攻而是一起趁势往外逃跑。慌乱中这些鱼雷艇不是触礁就是被日舰击沉、俘虏。只有王平驾驶“左一”艇侥幸逃到烟台。这一卑劣的逃跑举动严重打击了北洋舰队的士气。
  2月8日,“靖远”号被击沉。当天夜里,日军用丨炸丨药炸毁了400米长的水雷拦坝。刘公岛已经陷于一片混乱。士兵开始鸣枪过市,大批官兵齐聚海军公所门前,哀求丁汝昌放条生路。绝望的丁汝昌下达了炸沉“定远”和“镇远”号的命令,却无人执行。
  10日下午,刘步蟾亲自率领水雷营的士兵登上了“定远”号。丨炸丨药埋好后,刘步蟾迟迟不愿意下达命令。丁汝昌一直在海军公所内等待那一声巨响。响声久久没有传来,丁汝昌无奈策马前来催促,刘步蟾这才忍痛下令将“定远”号炸沉。
  这天,刘公岛上飘起漫天飞雪。刘步蟾,这位22岁就出任舰长、36岁就担任北洋舰队副司令的北洋海军杰出将领,冒着大雪看望了移居到各处的“定远”号官兵,和他们一一告别。当晚刘步蟾吞鸦片自杀,年43岁。刘步蟾以死践行了其生前“苟丧舰,必自裁”的诺言。
  1896年,日军打捞出“定远”号运回国内。在今天的日本福冈,有一个小小的庭院叫“定远馆”,其建筑设施除了砖瓦之外所有材料均取自“定远”舰。据说不远处的光明禅寺里还有一张刻着“定远”二字的方桌,有人说那就是刘步蟾当年的办公桌。
  日期:2015-08-05 22:32:53
  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和丁汝昌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他请在附近观战的英国海军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尔向丁汝昌转交了劝降书。收到劝降书的丁汝昌不为所动,决心死战到底,同时将劝降书电告李鸿章以明心迹。之后丁汝昌曾告家人:“吾身已许国。”

  11日晚,丁汝昌接到了来自烟台“全力冲出”的密电,知道援军已经彻底无望。丁汝昌提议大家合力突围,多数将领表示反对,纷纷散去。当天晚上,万念俱灰的北洋舰队司令官丁汝昌吞鸦片自尽,年59岁。
  早在日军进攻旅顺时,丁汝昌已经被革去尚书衔,摘去顶戴。旅顺陷落后,丁汝昌又被革职暂留本任。在威海布防上,丁汝昌对陆军的战力表示担心,建议做好炸毁陆路海岸炮台的准备,不料这又成为“通敌误国”的罪证,清廷下令将其交刑部治罪。在刘步蟾等将领的通电请愿、李鸿章的极力申辩下,清廷才命令待丁汝昌手头事务结束后解送刑部处置。
  已经是戴罪之身的丁汝昌知道,即使自己能够侥幸活到战后,结局也同样是被处死。早知必死的丁汝昌事先请六名工匠为自己专门打造了一口棺材,还亲自躺进去试试是否舒服,也算是未雨绸缪。死后的丁汝昌仍然受到政敌的大肆攻击,光绪帝下旨“籍没家产”,不许下葬,丁汝昌的子孙辈也被迫流落异乡。直至宣统二年也就是1910年,经载洵及萨镇冰等人力争,清廷才为丁汝昌平反昭雪。1912年,丁汝昌归葬于安徽无为县西乡小鸡山梅花地,终于入土为安。

  北洋舰队一部分洋员及道台牛昶暤韧凭佟罢蛟丁焙偶倘谓⒊ぱ钣昧爻雒嬗肴站忧⑼督担谎钣昧匮洗示芫M恚豕夯ぞ沉臁⒗詈枵碌耐馍盼男钣昧叵嗉套陨鄙硗觥Q钣昧夭⒚挥胁扇〈惩萄黄淖陨狈椒āT谝魉型晡奶煜椤叭松怨潘匏溃羧〉ば恼蘸骨唷钡木螅で苟宰甲约旱暮砹媒胖嚎俣饣蛳炝吮毖蠼⒍釉谕N雷髡街械淖詈笠磺埂O恃颖强着绯龅贾侣陆笕窍恃砗蟮那奖谏隙冀β搜#渥床也蝗潭谩�

  道台牛昶暬嵬恍┭笤焙芸旒俳瓒∪瓴拿迤鸩萘送督凳椤�2月12日,“广丙”号挂上白旗,在舰长程璧光的带领下前往日军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号上乞降。
  双方谈完投降事宜之后,牛昶暬瓜蛞炼v亨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请求。说“广丙”号并不属于北洋水师,人家是广东水师的,只是临时来这里参加演习遇上了这倒霉事。你们是跟北洋水师打仗,人家广东水师也没招你惹你。再说了,你看程舰长大老远跑来投降多不容易,如果没有了军舰回去也没法向领导交代,还望高抬贵手放回该舰吧。老牛的这一番谆谆教导说的伊东祐亨差点笑得哭出来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牛道台的请求。

  随后牛昶暯怀隽送N狼寰耐督得幔郝骄�2040人,海军3084人,合计5124人。
  战后牛道台将投降的罪名全部推到自杀的丁汝昌身上,致使丁汝昌蒙冤15年之久。而他自己因隐瞒了事实的真相,只受到轻微的革职处分。
  1894年2月17日,请永远记住这个耻辱的日子。上午10:30,在西方诸多媒体记者的现场目击下,日本联合舰队鸣炮21响,耀武扬威地开进了威海卫军港。北洋海军残余舰船“镇远”、“济远”、“平远”、“广丙”四舰以及“镇东”等6艘炮艇降下了大清黄龙旗,正式被收归联合舰队。大清花费巨资苦心经营21年、号称世界第九的北洋舰队就此烟消云散。
  当天下午16:00,被拆除了武装的练习舰“康济”号点火起航。一片肃穆之中,在舰长萨镇冰的带领下,船尾低垂黄龙旗的“康济”号踉踉跄跄驶出了威海卫军港,前往烟台。“康济”号的甲板上停放着六具棺木,他们是:丁汝昌,刘步蟾,林泰曾,戴宗骞,沈寿昌(济远副舰长),黄祖莲(广丙副舰长)。
  不远处,联合舰队所有各舰降半旗鸣炮致哀。伊东祐亨带领日本联合舰队全体官兵集体向“康济”号上那些已经失去生命、但他们依然十分敬佩的同行们致以军礼。
  逝者长已矣,生者更难受。北洋舰队随后被解散,剩余将领叶祖珪、邱宝仁、林国祥、程璧光、萨镇冰连同牛昶暼勘桓镏啊�

  值得一提的是“康济”号的舰长萨镇冰。被解职之后的萨镇冰回家不久老婆就死了。家计维艰,连两个子女也无法抚养,只好到官绅家庭当塾师挣钱糊口。随后在张之洞推荐下出山,于1903年升任北洋海军统领,1909年出任清朝海军大臣和水师提督。辛亥革命之后,萨镇冰先后担任民国海军总长、海军总司令等重要军职,还曾代理过国务总理。萨镇冰经历了清末、民国与解放初期的各个历史时期,是建国时期第一届政协委员、军委委员。

  1951年,当听到第三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进汉城的消息时,93岁的萨镇冰掩面而泣,老泪纵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