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7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朱丽花信了我,我松开了她。

  谁知她反身过来擒住了我,然后用一样的手法把我给拿捏疼得直叫:“花姐放放我开我放开我!疼。”
  朱丽花说:“张帆,你不能好好和我说非要擒住我,我也让你尝尝,疼不疼!”
  我说:“花姐真的疼!放开我啊我还不是怕你不愿意听我解释嘛!”
  朱丽花又使劲,我的手腕快断了,疼得全身力气都没了,我哀嚎:“快断了花姐,我要疼死了。”
  朱丽花更用力了:“刚才你不是这么对付我吗,还挺开心,看你叫的还有力气,还没断。”

  我真是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脑袋一片空白,妈的干脆手往下边一伸,就抓住了她的下身。
  朱丽花呀的大叫一声流氓,退后放开了我。
  我揉着发疼的手腕,转身过来看着她,她的脸红扑扑的。
  我说:“我不是故意啊,我真的是太疼了,快断了!”
  朱丽花一脚把我踢倒在地:“流氓!你除了这些你还会点什么?”
  我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屁股说:“花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可你下手也太狠了!”

  朱丽花骂道:“我带你去学擒拿,你就是学到这么下流的招数?”
  我嘻嘻的说:“刚才我摸到你下边鼓鼓的,是不是你家亲戚来找你了?”
  朱丽花脸更红了:“什么我家亲戚来找我。”
  我说:“你大姨妈来了?”

  朱丽花又要飞起一脚,我先躲了。
  我躲在凳子后边,说:“花姐,你听我好好解释好吧,我真的是有苦衷的。”
  朱丽花要走:“我管你什么苦衷,总之你这么做,就是不对,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怕人要挟。”
  我说:“靠!不是你你当然这么说,说来容易。我爸爸刚重病出院,近百万欠款没还,我担负着家庭支柱抚养家人的重任,不然我哪能受人要挟,坐牢就坐牢,大不了几年出来就是。可是我起码也要帮我家过了这难关!”
  朱丽花叹气一声:“这里边很多人,都有像你一样。你好自为之,再见。”
  我急忙又站在她面前拦住她:“花姐,那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朱丽花说:“算吧,但我不太想和你来往了,你没事也别找我了。”
  嘿嘿,有戏,她听我胡扯的解释后,非但没生气,而且还可怜起我了。
  我说:“我今天就是有事。”

  朱丽花问:“什么事?”
  我说:“这顿饭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想让你我之间矛盾误会解除的,我是给你解释道歉的,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我们监狱不是要出去参加晚会演出嘛,女囚的安保工作,我希望你来担任。”
  朱丽花当即拒绝:“我没空!”
  我说:“花姐,别这样嘛,大家都老相好了,你帮帮我嘛好不好。”

  朱丽花骂我:“谁和你老相好了!”
  我说:“花姐,我怕这次啊,我出去,带队出去,是有人预谋要陷害于我,想唆使胁迫女囚逃跑,女囚逃跑我就担负重责,轻则被开除重则被控告坐牢啊,你可要帮帮我!”
  朱丽花说:“你作恶多端,这样子下场也是活该。”
  我急忙说:“唉哟花姐,帮帮我嘛。”

  朱丽花又马上拒绝:“我真没时间。”
  我问:“你没时间你要干嘛去?你要和那开奔驰宝马接你的小子谈情说爱吗?”
  朱丽花说:“是又怎么样?要你管!”
  我说:“花姐,恭喜你找了一个好对象,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我想我会追求你的,你那么的漂亮年轻优秀,而且武功盖世人品又好,谁娶了你做你女朋友真是上上辈子上辈子前辈子修来的福分,唉,只可惜我张帆家境不好,无才无德,样貌又丑,家人又卧病在床,不然我就鼓起勇气追求你让你做我女朋友了,现在你跟了人家开奔驰的,我心里也感到为你高兴。花姐,祝你幸福。你帮帮我好吧?”

  朱丽花听完后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你装,你就装你听不懂。唉,曾经我也喜欢过你啊,想鼓起勇气追求你的,但看到你跟了人家那么好条件的男人,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我就把我那颗扑通的心和对你的喜欢深藏于心了。”
  朱丽花说:“你那颗滥爱的心,还是收好吧。”
  我急忙央求说:“唉哟人家不想收嘛,但是你已经有了一个他了,算了,唉,如果有下辈子,希望我还能遇见你。我一定好好投胎做人,做个有本事对社会有用而且家里有点钱的人,然后也给你好日子过。我就敢勇敢追求我心中所喜欢了。”
  至始至终我都没说我爱她,说这种话我已经够觉得肉麻了,说爱更他妈的肉麻了,这种虚假的肉麻话,我真说不出口了。
  朱丽花说道:“以前我听到这种话,我会觉得肉麻恶心,可是我现在听到这种话,心里虽然也还是感到肉麻恶心虚假,可毕竟是你的一份心意,我心领了。谢谢你的错爱。我走了再见。”
  朱丽花的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然后推开我出去了。
  我急忙喊:“你到底帮我不帮我。”
  “看有空再说吧!”
  她已经出去了。
  我坐了下来,妈的说了那么多,浪费了那么多口水,换来了一句看有空再说吧,假如她不帮我,那我找谁好。
  可我看她这人那么好心,那么善良,那么可怜我,应该会帮忙的吧。

  不管她了,看着桌上几个好菜还有啤酒,我自己拿了一次性碗筷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徐男进了包厢,问我:“谈成了吧?”
  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她没答应。”
  徐男说:“我觉得应该成了吧,人家都去买单了。”
  我停住筷子,说:“是吗?她去买单了?这也未必啊,也许她只是觉得不想和我交往不想欠我人情。”
  徐男一拍桌子:“靠!那算了!既然她不愿意,我推荐几个人给你。”
  我说:“来来来,喝酒喝酒,陪我喝点酒,这种事待会儿再说。”
  喝多了几杯后,我说:“男哥,你信不信我和进来我们监狱拍戏的女明星有过亲密接触。”
  徐男说:“这有什么奇怪的。”
  我奇怪了:“为什么不奇怪啊?”
  徐男说:“这监狱只有你一个男的,所有发情的女人都找你一个,女明星也是人啊。你和谁亲密接触?赵蒙蒙?还是钟婕?”
  我笑笑说:“没想到你也挺八卦,我就不告诉你。”
  徐男说:“无所谓,不过有好处占,不占白不占,只是你这些事去说给别人听,也没人信,所以下次她们再来的时候,你就继续。”
  日期:2015-06-20 17: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