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束后,她不像上次一样还能挽留我,而是直接就睡了过去。
  看来是被我折腾够呛,足足折腾了两个多钟头。
  我则是赶紧的穿上衣服偷偷溜回了自己宿舍洗澡睡觉。
  那晚也是睡得够香甜的。
  次日,剧组果然撤出了我们监狱。
  想到这些天和剧组两个女明星的香艳激情,我有些恍然,总觉得不是真实的。
  当然,我拿这些事来跟身边的人说,我相信没一个人相信我所说的话。
  第二天,在我们监区的办公室,当我得知剧组撤出监狱后,心里有些挺不舍得的感觉。
  不舍得剧组,吗?
  当然不会,我是不舍得女明星们。
  徐男不知何时,坐在了我的面前,很大声的拍了一下桌子:“喂!发什么呆啊!”
  我吓了一跳:“他妈的吓死老子了!你干嘛你!”
  徐男说:“他妈的这几天老子找你,你死去哪里了,鬼影不见一个。”
  我说:“礼堂啊,排练厅!”
  徐男说:“女囚不去排练,你去排练厅干嘛?”
  我说:“他妈的老子想去就去,你管得着吗?”

  徐男说:“你该不是看上一些什么女明星,去那里对人家流口水了?”
  艹,老子何止流口水,老子已经动过了。
  我说:“关你屁事。”
  徐男说:“找你是想和你说说关于防暴中队朱丽花的事。”

  我这才想起来,当时拜托徐男让徐男去找朱丽花谈谈让她帮忙出去做安防的事情。
  我说:“妈的我不是前几天就说让你落实办好这事,如今你才来说这事,究竟还是没办到,对吧?”
  徐男说:“妈的我不知道你什么地方得罪她了,总之她一听到是你要她帮忙,她掉头就走,还说什么以后关于你张帆的事情,永远不要找她。哥们,你该不是伤害她了吧?”
  我说:“我靠我哪儿伤害她了,我又不和她谈恋爱,我怎么能伤害到她?”
  徐男说:“那她为什么那么排斥你啊!这些天我是左右折腾,磨着缠着,缠了好几天,她今天才答应说今晚见见你。和你一起吃饭的。”

  我说:“辛苦了男哥,妈的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她啊。”
  其实我知道我哪儿得罪朱丽花的,朱丽花就是看我和那些吸血鬼混在一起,看我不顺眼,然后又觉得我搞三搞四的私生活不检点,嫌我恶心呗,从开始的朋友交心,搞到最后她对我甚是厌恶。
  可我没办法,出去这一趟,我请不到我自己人,帮我的忙,我很难保证女犯有没有想跑的。
  徐男说:“你一定哪个地方得罪人家,不然她不会那么讨厌你。”
  我说:“那你不和她说这次出去,只有她才能对安防工作帮助最大,啊?”
  徐男说:“我软磨硬泡好多天,这些话哪没有,反正刚开始人家就拒绝了,好在磨了好多天,她才答应了。”
  我说:“好吧,谢谢男哥了,您辛苦了,那我们今晚请朱丽花吃饭,好好吃一顿,你不要客气,多点一点菜,要一两瓶好酒,我要好好犒劳你。”
  徐男笑着说:“谢谢张大领导。”

  我急忙说:“别乱讲,想让我死呢!”
  徐男站了起来:“我去定个包厢吧。”
  我同意了。
  很快,到了傍晚下班时间。
  徐男已经带着朱丽花去了包厢那边,徐男其实是骗了朱丽花过去。
  因为朱丽花一听是我要请她吃饭,我估计她多半一定要拒绝了我。
  朱丽花因误会我与康雪马玲等人同流合污的缘故,已经从心底的厌恶我。
  不过也好,就凭这一点,我知道了朱丽花是一个不愿为钱而出卖自己的人,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
  朋友,炮友也行啊,哪怕再进一步也行啊,可惜啊,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也不可惜吧,人家开着奔驰宝马来接她的,我算什么东西,朱丽花要是跟我了,那真是鲜花插在牛屎上。
  在徐男和朱丽花吃了一半后,我过去了饭店包厢。

  推门进去,朱丽花还是那么英姿飒爽昂首挺胸气质十足,最主要她那张面容,俊秀又美丽。
  看到我,朱丽花看了一眼徐男,问:“怎么你没说叫他来?”
  徐男忙说:“小朱,这顿饭实际上是张帆请你的。”
  朱丽花站起来就要走:“道不同不相为谋。”
  徐男忙拦住她,我过去,让徐男出去了,我拦住了朱丽花:“花姐,请你吃个饭,至于嘛那么生气。”
  朱丽花说:“不需要你请,这顿饭钱我自己来出。让开。”
  我拉住她的手:“花姐,干嘛如此恨我,大家叙叙旧聊聊天嘛,你看以前我们感情多好,可你现在突然对我那么冷漠,我一下子不好受啊。”

  朱丽花说:“让开!”
  我拿出一包养容美颜的补品对她说:“花姐你看,这是我专门买来送你的。”
  朱丽花说:“这又是拿着别人的血汗钱来糟蹋吧,谢谢了,我不需要。你让开。”
  我把补品放在饭桌上,拉住她的衣袖说:“花姐,不要这样子嘛。大家和和气气坐下来聊聊多好呢?”
  朱丽花又形色俱厉说了一次:“我警告你,让开。”
  我看她这样,又想使用擒拿术把我擒住,干脆我就先下手为强,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把她手腕往后弯,疼得她一下子就往后仰,我抓住她的手腕,擒住了她,然后左手不客气的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腹部,下身顶在了她很翘的屁股上:“花姐,得罪了啊。”
  朱丽花怒道:“你放开我!”
  我说:“花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朱丽花生气着:“我说放开我!”
  我假装难受,心疼的说:“花姐,我这样子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敬重你喜欢你想亲近你交往你这个朋友。失去了你,我吃饭不香睡觉不好,我很想你,想和你斗嘴想和你玩。可是你突然这么冷淡我,我知道是因为你觉得我做了蛀虫做了别人的走狗的原因,可是花姐,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因为我知道了别人不该知道的东西,别人用我们监区很多事,包括犯人自杀,犯人被打,这些来要挟我就范。我也不想这么做,捞取榨取犯人家属和犯人的钱,可是我是被逼的,我没有退路。”

  朱丽花挣扎的力气渐渐小了很多。
  我说:“花姐,我真的是被要挟的,我现在是想走走不得,想不干也不行,我只想只希望有一天,能好好的离开这里。”
  朱丽花挣扎的力气几乎没了,她心中开始同情我:“那让你负责选拔呢?你就这么狠狠敲诈女犯?你怎么那么狠心?”
  我说:“花姐,我是被逼着走到了前台,我是被推出去的,我是个被人提着线的木偶,我若是不出去,我可能就要被人栽赃整死。你以为那些钱有多少进了我口袋?我是有苦衷的花姐,希望你能谅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