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6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就是要这么看。”
  夏拉不敢出来了,一直要我关灯。
  我想她是真的羞愧。
  于是,我关了灯。

  她才走出来,摸黑走出来。
  我看见她挪动走到床头,突然开了灯。
  我也惊住了,灯光下,夏拉的身体是那么的诱人。
  我情不自禁扑了上去。
  结束后,发现那件所谓的衣服,已经被我撕烂了。
  夏拉靠在我的胸口,娇喘完后,问我:“是不是觉得很有新鲜感呀。”
  我从床头拿过我的衣服,从里边掏出烟盒,抽了一支烟点上,把烟雾吹出来,说:“和没做过的美女才叫新鲜感。”
  夏拉皱起眉头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那样喜新厌旧。”
  我说:“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喜新不厌旧。”

  夏拉打了我一下,说:“听我表姐说,你好多女朋友,是真的吗?”
  我说:“实话说,我一个女朋友也没有。”
  夏拉问:“那我算什么。”
  我说:“你,朋友吧,我们只能做朋友。”
  夏拉哼了一下说:“那你和别的女人呢?”
  我说:“也是朋友,所以我没有女朋友,我也不需要女朋友。不扯了,我累了,先去洗澡。”

  在去洗澡的时候,我觉得她一定会利用这点时间,想要在我手机里装窃听器,那我就给她足够的时间:“我估计要洗澡半个小时,在监狱洗澡很不舒服,好几天没好好洗澡了,你可先别睡,待会儿我回来,你给我按摩一下,把我弄入睡。”
  她马上点头说好。
  我进了洗浴间洗澡。
  进洗浴间之前,我还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放在了床头柜,手机特意用左上角有摄像头位置正对着床头柜的角。
  半个小时后,我出来了。
  夏拉在玩着手机,我上了床,看了手机摆放的地方,果然移动了位置,她动了我的手机。
  我问她:“真的还不睡啊。”
  夏拉说:“我要给你按摩啊,烟花还没放。”
  我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包,给夏拉。
  夏拉不解的拿着沉甸甸的红包,不解的看着我,我说:“这过年的,没什么好送你的,就送你和你姐姐一人一个红包,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夏拉急忙推回来:“这不能要啊。”
  我推回去给夏拉说:“能要,夏拉你对我很好,谢谢,还有,你表姐对我也很好,我也谢谢她,麻烦你帮我转给她。”
  夏拉推辞不过,收下了红包,看看里边,有一万块,她说道:“你不用给那么多。”
  我说:“没事没事,好久的才过一个年,你表姐帮我那么多,哪能用钱来衡量的呢。”
  夏拉这才收下了红包,对我道谢。
  我让夏拉给我按摩,夏拉在我背上按摩,我很累,很快就要睡着。
  夏拉轻轻问道:“张帆,张帆,你睡了吗?”
  我模模糊糊恩了一声。

  夏拉说:“等会儿我们还要看烟花。”
  我被她吵醒了,不高兴道:“我快累死困死了,你看你自己看,别烦我!”
  她一生气,干脆离开了我的身子,钻回了被窝里。
  我懒得理她,睡了过去。
  不一会儿后,她又抱住了我,小心翼翼问:“你,你生气了是吗?”
  我说:“你别吵我了,真的很困!”
  没一会,我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已经亮了。
  我看着一边熟睡的夏拉,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下,然后拿出烟抽。
  点打火机的时候,夏拉听见了声音,然后醒了过来。
  她伸手过来抱了抱我。
  我问道:“昨晚你看了烟花了?”

  夏拉懵懵回答:“没有,好困,就睡着了。”
  我说:“那和我一个鬼样。”
  夏拉伸手摸了摸我几下,说:“你今天还要上班是吗?”
  我说:“是的,现在就去了。”

  夏拉抱住我:“不去行不行,今天陪我多一天,我让表姐给你请假。”
  我推开了她的手,说:“不行,我这个月已经请过假了,不想全勤都没了,再说了,我们偶尔见一两次就好,干嘛非要天天腻在一起?”
  夏拉坐了起来:“你不喜欢我,是么?”
  我说:“你觉得呢?”
  说完,我起身穿衣服。
  她说:“我觉得你不喜欢我。”
  我说:“那就算是吧。”

  我洗漱完,将要出门的时候,夏拉跳了起来,过来抱了我,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我说:“我走了,下次再见,对了,谢谢你的衣服。”
  夏拉摇着头,不让我走,手抱着更紧。
  我推开了她:“再见。”
  夏拉拉长了嘴:“我觉得你理智得让人可怕。”

  我说:“爱情里边,谁更理智,谁就赢了。”
  在我转身的时刻,她还问:“三天后出来好吗?”
  我说:“再说了。”
  我下楼后,打开手机,看到手机螺丝确实被动过了,看来,夏拉还是在里边装了窃听器,你个狗日的夏拉,这时候,还谈什么喜欢不喜欢。
  都要害死我了,还说什么喜欢不喜欢。
  看来,让她穿情趣内衣还不觉得什么羞辱的,下次应该买蜡烛和皮鞭绳子,折腾哭她。
  想想还挺有意思的。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大早的,竟然是丽丽打来的。
  我惊了一下,这让我如何接啊,里边有窃听器啊。
  我马上打的回到小镇上青年旅社。
  把这部有窃听器的手机放在了卫生间,然后在房间用另外那部手机给丽丽打电话,以免被夏拉康雪窃听。
  丽丽接了,我问道:“丽丽,是我,你怎么一大早的给我打电话。”
  丽丽说:“我刚睡醒,玩着手机,一直没发现前几天好多个未见来电其中有一个是你的。你怎么用的这个号码。”

  我说:“以后我都用这个号码了,那个我就不用了。给朋友用了。你找我是什么事?”
  丽丽说:“我还想问你那天给我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我说:“能有什么事,就是那件事,让你进去梦柔酒店。”
  丽丽说:“我已经进来了好几天了。恩,恩。”
  她吞吞吐吐着,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放心吧,你给我发个建行账号,我一会儿先给你打过去一万,卡里只有那么多,等我过几天去找你了,再给你一万。”
  其实我留了个心眼,万一她骗子,是骗我,骗了我的钱就跑怎么办,所以我先给那么多,最好分期付款的,那样就可以把被骗的概率损失降到最低。
  日期:2015-06-18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