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6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看了一会儿监控,没有其他什么线索了。
  我把这段视频记录给截图下来,还是存在了新买的U盘。
  我给夏拉打了一个电话,夏拉接到我的电话,甚是开心的样子:“是你啊,你在外面了是吗?今天元宵节哦。”
  我说:“是啊,我知道今天元宵节,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夏拉说:“我们好几天没见了。”
  我说:“哦,不好意思,老子这几天是有点忙。”
  夏拉说:“那,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去看看烟花。”
  我说:“行啊,去哪里看。”

  夏拉高兴的说:“去东城广场,那里呀,今天晚上,有最隆重最好看最多的有史以来的烟花表演。”
  我说:“唉,可是我不想去挤。”
  夏拉说:“那我在东城广场旁边订一个可以看到东城广场的酒店。”
  我高兴道:“好啊!你说的啊!赶紧吧,最好能在酒店房间阳台看烟花,边搞你边看烟花。”

  夏拉羞道:“哎呀你讨厌。”
  我嘿嘿笑了。
  夏拉说:“那我先订酒店哦。”
  我说:“订吧,你手机地图一下就行,然后给人家酒店电话过去问。”
  夏拉说:“嗯哪我知道了。拜拜。”

  挂了夏拉的电话,我躺在了床上。
  是不是心太累,脑子太累了,做间谍用脑过度了,做了一个梦。
  开始是香艳的,梦见我和夏拉去开房,结果发现里边还坐了康雪。
  我就左拥右抱。
  然后开始三人缠绵游戏,在脱下她们上衣后她们美丽的上半身呈现在我的面前,我扑上去,要她们两人脱下裤子,可是她们却不愿意。
  我可要一石二鸟了今晚,我强行扒下她们的裤子,我却看见她们的下半身,是蛇尾!

  而蛇尾还在动,咝咝作响。
  我慌了,急忙往后一退,看到她们的牙齿变尖,张嘴过来就要咬我。
  这时候,我大叫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
  满头是汗的我,坐在床沿,他妈的,做的什么梦,真他妈吓人。
  那个专给贺兰婷打电话的手机铃声咝咝作响,妈的,就这个声音,让我在梦中梦见的是蛇尾巴在动。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老子先调了这铃声不可。
  我拿来一看,是贺兰婷打来的。
  我接了:“表姐,什么事?”
  贺兰婷问我:“我刚看到,我邮箱里有一些视频,里边有一个,是你在哪儿拍的?”
  我问:“哪一个?”
  突然我醒悟过来,贺兰婷问我的一定是我在云天楼拍到的她前男友去招妓的视频。

  嘿嘿,那厮还吓唬我不能跟贺兰婷说,我可把他视频直接拍下来发给贺兰婷,我看你怎么死。
  突然我醒悟过来,贺兰婷问我的一定是我在云天楼拍到的她前男友去招妓的视频。
  嘿嘿,那厮还吓唬我不能跟贺兰婷说,我可把他视频直接拍下来发给贺兰婷,我看你怎么死。
  贺兰婷问道:“你在哪拍的那个视频?”
  我问:“你刚看到?”
  贺兰婷问:“我问你在哪拍的?”
  我说:“在,在那个,那个我们监狱边那个有名的红灯小镇,的,云天楼。”

  贺兰婷问:“什么时候?”
  我说:“前些天。”
  贺兰婷问:“你去那里做什么?你见到他了?跟上去?”
  我说:“实话说吧,我是去那里,那个阁楼对面的云天楼,上去微服私访,去开了房,看看能不能看到问到对面那叫梦柔酒店那个阁楼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我也是无意中去的,因为我一个朋友叫我去,我就去了,可谁知道会这样子,就见到了这个人。他当时发现了我,还威胁我说不许跟你说,可我想啊,我表姐如果要跟人总不能跟了这乌龟王八蛋吧,就偷偷拍了下来,发给你了。”
  贺兰婷沉默了一下,无力的说:“谢谢。”
  我说:“不用谢。表姐,这个男人不可靠啊!”

  她却生气道:“男人没一个可靠!”
  我说:“我说表姐,你好歹也是一个副监狱长,还管了一家公司管了那么多人,说话总不能一棍子打死啊,你不可以那么幼稚。”
  贺兰婷说:“是,你说的是。男人是有很多可靠的,只是我遇见的都是不可靠的。”
  听来贺兰婷被这男人可伤到了,我有些心疼她,他妈的那么漂亮的女人,心却系在了那个去招妓的王八蛋身上。
  我说:“表姐,其实我就是一个好男人,只是你一直没发现而已。不过我这个好男人也轮不到你了,你表弟有很多准表弟媳。”
  她骂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骂完了她直接挂了电话。
  我自言自语说:“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本来就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人啊,我不是东西。我是人,我是好人。”
  曾经的我也心怀善良,我也相信这世上很多都是好人,对感情忠贞,可我和贺兰婷偏偏碰到的都是背叛我们的人,所以导致了我们一朝被蛇咬,再也不相信感情,对,是再也不敢相信感情,我和贺兰婷走了两个极端。
  我是游戏人间,玩弄感情,贺兰婷是怕了,收起了自己。
  想来我就恼火,去招妓那厮何德何能让贺兰婷看得起他。

  不过能让贺兰婷看得起的男人,想来身世定不简单,想过他曾经警告过我的话,我给贺兰婷回拨了电话,她接了,听起来还很是生气的口气:“还有什么事!”
  我说:“表姐你不要那么凶嘛,我跟你说啊,你那前男友他可警告过我不可以让我跟你说这个事的,否则我在监狱不好过,在这个城市他都能收拾了我。”
  我夸大其词添油加醋的说。
  贺兰婷说道:“今天之内,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我忙说:“表姐,伤你的人是他不是我,麻烦你搞清楚,你可不要搞错对象杀错良民,你怨恨他关我什么事。”
  贺兰婷说:“是吗?那我问你,你进去那里后,找女人了吗?”
  我说:“找了。”
  贺兰婷又问:“然后呢?”
  我讪讪地说:“然后我就把持不住自己,和她,不过她确实漂亮啊表姐,跟模特一样,虽然比不过你,但我实在是,实在是,受不了了。”
  “你们都一丘之貉!”贺兰婷直接挂了电话。
  我也不敢再烦她了。
  气什么啊,我这也是为了工作好吧。
  只是我把持不住自己,那也关你什么事。
  还骂我,责问我,得罪你的是你前男友,关我什么事。
  不过我还是高兴,那厮还威胁过我,我对他本就甚无好感,这下好了,贺兰婷看穿了他的真面目,把他给甩了,永远甩了,多好。
  然后吧,贺兰婷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找一个很有霸气有头脑能管得住她的男人,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那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