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6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例如我带队出去,政治处主任要陷害我,那就太容易了,偷偷胁迫诱导一个女囚逃脱,那他妈的责任就是我了!
  这太容易了。
  马玲康雪能让女犯杀人,政治处主任让女犯逃跑那岂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我一阵冷汗冒出来,随即说道:“指导员,这不好吧,我只是一个没经验的新人,而且我也没有什么职位,只是B监区一个小小的管教,我带队,很多人不服我啊,我也怕万一女囚一旦出了什么状况,跑了还是什么的,我根本管不了啊没那方面经验。恕我拒绝了你的一番好意。对不起。”
  政治处主任笑着说:“小张啊,很多同事都说你谦虚,我看啊,你是过于谦虚了。以你的能力,带这么几十人的队伍,不难。你可以任选干警作为你的助手,多少人,你说了算,谁能做你助手,也是你说了算。我们会派武警和监狱防暴中队过去协助安保,你放心。”
  这话说得都透了,我根本无法反驳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了。

  政治处主任难道是和康雪还有马玲联合起来对付我?
  如果真是这样,铲除我就太容易不过了。
  怎么办,怎么办?
  政治处主任又说:“小张,这个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你可以回去了,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完成交给你的任务。”
  我心里无底,惶惶然点点头说:“我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政治处主任说:“不需要考虑了,就这么定了。”

  从政治处主任办公室出来,我心一直惶惶不安。
  路上就碰到了徐男,徐男过来就拉我到一旁,问我:“哎,我听说,这次出去是你带队的是吗?”
  我说:“你从哪儿听说的?”
  徐男说:“靠!有人看见你去了政治处主任那边,政治处主任是管出演这件事,就有人说你是带队的。”
  我说:“妈的怎么传的那么快啊!”
  徐男说:“是啊,因为之前就有人说你被优选入D了。”

  我更是怀疑了,这之间到底有什么阴谋?
  天掉馅饼,恐怕掉的不是馅饼,是陷阱。
  整死我的陷阱。
  徐男笑着拍拍我的胸膛说:“你还不承认吗?哎我还说这个事我分一块奶酪给你吃。看来你既然成了带队的,那我能不能从你这里讨要一杯羹。”

  我说:“这个还用你说啊男哥。如果我真的能带队,我一定找自己人。”
  徐男笑说:“那就一言为定了!”
  我问徐男说:“他妈的你现在怎么也变得那么俗,那么喜欢钱了。”
  徐男反问我:“你告诉我谁不喜欢钱?”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以前你都不敢要的。”
  徐男说:“干嘛和钱过不去,你说是吧?你看她们,每天这么干,干了十几年的都有了,能有什么事?”
  不行,这个事要问问贺兰婷,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也许,是贺兰婷安排的?
  这样的可能也会有。
  徐男说:“哦对了,指导员让我找你帮我们办一些事。也是个好事,一定要有你的其中一份好处。”
  我说:“除了分钱分犯人家属送来的东西,给犯人卖东西,选拔时跟犯人捞好处,还能有其他什么好处?”

  徐男带着我去B监区的办公室后边的仓库,说:“好像之前我和你说过了吧?”
  我问:“说过什么?”
  徐男拿出一堆报纸,说:“这个。”
  我拿着一堆报纸看了一下,是监狱报,没什么奇怪的啊。

  我说:“是啊,这些我知道啊,监狱报嘛,天天看,有什么用?”
  徐男说:“监狱里所有犯人都必须订制,监狱报。”
  我靠,这都必须订制。
  我说:“订制就订制呗,又能有什么钱,一份报纸一块钱,算起来,不对啊那也挺多的。一天一份,一份一块钱,监狱几千个人,那一天也能有好几千,一个月也有十来万,除去成本,能赚个不少钱啊。”
  徐男呵呵了一声说:“一份十块。”
  我大吃一惊,他妈的这监狱报一份只有小小的几页,一份十块,一天一人一份,那监狱一个月从犯人身上光这一项,就能捞到犯人上百万!
  他妈的谁那么狠毒想出来的这么剥削犯人。
  太他妈的狠了。
  徐男拉了我一下说:“走吧去发报纸去吧。”
  我跟着徐男,还有沈月等几人去发报纸。
  我问徐男:“那我们一个月能分有多少?”
  徐男小声说:“少少三千之上。”
  我叹气了一下。
  徐男说:“干嘛叹气,这是好事。”
  我说:“好好好,是好事。”
  我叹气,是觉得这些人已经是狠到了极点,真他娘的太狠了,犯人们的日子太不好过了。
  坐牢有风险,犯罪请谨慎。

  我们一个一个监室的发过去,好多监室的女囚看到这些报纸,都叹气。
  甚至那些监室的监室长,看到发监狱报的没有一个脸色好看的。
  在给一个监室塞进去了监狱报后,我走了几步,觉得数错了少放了一份,便走回来想要补放一份,结果没走到那个监室,突然听到一个女犯叹气,然后说:“每天都发这个,每个月要我们交钱,她们这群吸血鬼。”
  另一个女犯急忙说:“你小点声!别让外面的恶狗们听到了。”
  听来说的恶狗,就是骂我们了。
  叹气的女犯说:“听到又怎么样,她们难道不是吸血鬼吗!”
  又一个女犯说:“小声点吧,万一听到了,会倒霉的。前段时间那个又一个误杀丈夫进来的女犯,就是因为说没钱打死不愿意订制这些报纸,被人天天把被子卷起来打,外表看上去一点伤都没有,后来被逼着活活自杀!”
  “好了不要再说了,恶狗们还在外面。”

  估计她们也意识到外面有人,里面马上静下来。
  我心里一惊,这!这说的,一个误杀丈夫进来的女犯,后来自杀了,怎么听起来就是屈大姐!
  我一直都在苦苦查找屈大姐的死因,其实我知道薛明媚监室的人都知道这些事,可是薛明媚她们都不说,是不敢说。
  看来,屈大姐可能是被活活逼死的。
  不过,没有准确的证据之前,我不能贸然说事实就是如此。
  我要去跟薛明媚问清楚。
  发放完了监狱报,我和徐男沈月几人回到监区办公室。
  徐男说:“那你这些订制报刊的钱,我都一并帮你拿了,然后你的这些钱我一个月给你一次。只要上边发下来,就给你,你那些从楼顶分到的钱和东西,我一个星期给你一次怎么样。”

  我说:“随你好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关于屈大姐的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