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5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马上问:“你什么时候摸了十八岁的女生?”
  我说:“以前刚上大学,大一和一个前面桌的女生经常传递课本什么的,那个女生才真的是细皮嫩肉,我就专门有意无意的碰碰她的小手,偶尔摸了一下。嘿嘿,手感真好啊。不过那时候我可害臊,碰一下我都胆战心惊,这小心脏跳的比拖拉机突突声还快。不过你的皮肤比她好多了,真的。有时候我在监狱宿舍睡觉我就想,如果能光着和你在被窝里贴着睡,那是多么美妙幸福的一件事情。”
  薛明媚好久后,回了我一句话:“那你今晚抱着我睡。”
  我说:“我倒想啊,可不现实,要不这样,我看这段时间我是不是能申请出来看护你。如果能出来,我陪你睡怎么样。”
  薛明媚也甚是期待:“别骗人。”
  我说:“我干嘛骗你呢,再说这么好的事情,我早就想干了。”
  薛明媚靠在我的肩膀,轻轻一声叹息。
  又过了一会儿,我说我该去看看丁灵了。
  薛明媚点点头,我便去了丁灵病房。
  看守丁灵的那个管教也去吃了饭,只有丁灵一人在房间,睡着,手铐铐住手腕在床头。
  我走到丁灵床边,把水果放下。
  丁灵在沉睡中,我想了想,放弃了把她叫醒的念头。

  打的到了小镇上的青年旅社,我查看手机,有王达给我的电话,也有家人的。
  一一回复了电话,王达依旧是喊我去喝酒,我没什么心情,但是他又提到可不可以碰女犯的那个事,真让我头疼,我说我们很快有一次外出演出的机会,我也是要出去的,只是到时候看时机吧,而且要看有没有合适愿意的,如果有当然好,如果没有女囚同意,也没有时机,那这事便作罢吧。
  王达也表示同意。
  挂了电话后,发现居然也有夏拉给我打电话,是有好几天没找她了,我压根就没把这个夏拉放在心上,尤其是知道她是康雪派来我身边要整死我的人后,我对她的感觉顿时从天上落到地狱,她如一条斑斓的蛇,再美也只会让我反胃。
  我并不想回复她电话。

  谁知我正在看监控的时候,电话又来了,一看,还又是夏拉的,心想她咋就那么烦呢。
  我这些天到处跑出来,其实也引起了康雪的一些怀疑,她一定会想,我时不时就跑出来,还经常夜不归宿,到底去哪里。
  所以我每次出来,都不会马上先跑小镇上,而是绕啊绕,基本是先到市里,然后转了几次车走走几条街,确认身后没有人跟后,才打的往小镇,到了小镇还要戴上口罩,东张西望看看有没有人跟或者有没有人认出我,做间谍真是不容易。
  看着手机显示屏上夏拉的名字,我不想接,干脆就挂掉,然后她打来,我马上又挂掉。
  这下没打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完了监控,依旧没什么线索,眼下,只能让丽丽打入敌人内部了。
  给丽丽打了电话,打了五个,她也没接。

  靠,究竟她在干啥,接客吗?
  我又下去续费了,干脆一次交了整个月份的房费。
  回到房间,想着这些种种事情,然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看了一下日历,唉,元宵节,他妈的,人家元宵节都是放假的,我们在监狱的,哪有放假的说法,怪不得昨天夏拉给我打电话,估计是要找我过元宵节,可我不想理她,我还不如和薛明媚一起过。
  昨晚还没给家人回复电话,就睡了过去。
  给家人打了个电话,问候节日快乐。
  然后还是要还债的事情,我跟家人说我要给他们转去三十万后,他们都傻眼了,纷纷问我钱从哪儿来,我骗家人说是借来的,把欠多数人的小债都先还了,剩下的我再慢慢用工资还。

  家人这么一听,也有点放了心。
  我当然不会敢直接说这钱我是在监狱巧取豪夺弄来的,那非要让家人担忧吐血不可。
  回到监狱,没想到康雪马上找了我,我去了她办公室。
  她问我道:“小张,你知道监狱关于选AB监区女犯出去外面参演晚会的事情吗?”
  我说:“听说过了。”
  我心想,这康雪不是和徐男让徐男自己点人马出去的吗,为何还要来问我这个。
  没想到她居然问我:“你想出去吗?”
  我们监区不是由着徐男了吗?
  我看着指导员说:“是想。”
  康雪笑了笑说:“是啊,有钱谁都想。上次赚的不少吧?”
  我说:“呵呵,托指导员的福和指导员对我的关怀,也有小几十万。”
  我心想这厮该不是要和我分钱吧。
  康雪说:“这真是捞钱的好机会啊。你看这次啊,我们监区是由徐男来组织的,虽然由着她来确定女犯和干警出去的人选,可最后还是要过监区长这边这一关。至于女犯人嘛,只要有钱就都能过,而至于出去的干警,也都能分到一杯羹的,你看你上次不小心拍到马爽那些事,让马爽被开除了,马玲马队长和她毕竟是堂姐妹,心里可不好受。马队长和监区长关系特别的好,我这边就算同意你出去,监区长也未必同意。”

  这厮说的究竟几个意思。
  康雪表面意思说,就算康雪同意我出去,马玲不想我出去,从中作梗,让监区长把我卡擦掉。
  我心想,也不就是分个万把的,不出去就不出去呗,马爽被开除,我也去给马玲马爽姐妹送礼致歉了,现在马玲还要对付我,那我要怎么样?
  我不说话,康雪说道:“你看要不你就不出去了呗。”
  我呵呵了一下说:“行,都听指导员的。”
  我明知道监区长和马玲都听康雪吩咐的,所以,我真搞不懂康雪什么意思了。
  康雪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跟平时一样,话里有话:“小张啊,出去也是历练,说好了就是增加经验,以后要是升职什么的优先考虑,这还能有钱分,你不出去的话,岂不是吃亏啊。”
  我说:“无论能不能出去,我都是按照领导的吩咐办事。”
  康雪点点头说:“你有这样的心自然很好,可指导员还是希望你能出去的嘛。”
  我说:“指导员,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才她说让我别出去了,现在又说希望我能出去,莫非,她想要和我分钱?不对啊,监区只要有这种事,好处自然少不了监区长副监区长指导员队长这些监区的领导们,莫不是康雪想要从我这里分多一份?
  我直接说道:“指导员你就直接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