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5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也是想亲脸,但估计脸上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图弄过了。
  她抱抱我,有些依依不舍,这来搞红灯女让红灯女恋上,也是奇葩事情一个。
  和她挥挥手,我出了房间,然后跑去对面的青年旅社那个房间,看看监控里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快进看了一遍,没有得到什么东西。
  这几天夏拉貌似去哪里玩还是接活干了,而康雪没回过家,也没来过这个镇上。
  拿着手机插上数据线,然后把拍到的贺兰婷前男友那厮招妓的视频存放进了电脑里。

  这无耻的家伙,看我把你这段视频给贺兰婷后她怎么处理你。想到这种人能占有贺兰婷,我心里更是不舒服,干脆把视频邮箱给了贺兰婷。
  嘿嘿,不知道贺兰婷看了这段视频,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还把我要派一个**到梦柔酒店做间谍的事情跟她说了,当然,就是为了申请报销费用。
  把手机放在青年旅社,我下来,原想打算打的回去监狱上班,想想王达,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这厮今天不愿意去上班,不去送货,就这么沉沦下去咋办。
  我干脆去敲了他房间门。

  开门的正是王达,他已经也洗漱好穿好要准备出门,王达怪责我说:“我靠你敲什么敲,老子还在和‘前女友’道别。”
  我说:“这还不是担心你起不来嘛。”
  王达看穿我心思:“你不就是担心我堕落吗,放心,哥们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我说:“哦那走吧。”
  王达和我下了楼,然后去结账拿押金,两天消费过万,这才是有钱人的真正的游戏。
  我们这些穷鬼,还是少来这种地方的好,什么模特,什么享受,如果以我的工资,一年来一次都不敢来。
  出了外面后,王达开车送我回去监狱,他说道:“这他妈的享受是享受了,可一想到花了上万,心还是挺疼的。哎,你说你们监狱有没有那种特别想男人的,让我爽爽怎么样。”
  我说:“介绍卖的被抓进去的给你吧。”

  王达兴奋的说:“真的吗?那是不是不需要钱啊。”
  我说:“鬼知道,但监狱是真的有很多饥渴的人。”
  王达央求我道:“贱人,拜托你帮帮忙好不好,让我也爽一爽嘛。我不管什么卖不卖,反正我很是向往啊,听你说的她们有些人那么饥渴,就让她们整死我好了。不过你要介绍身材脸蛋像样点,人年轻点的啊。”
  我说:“不行。他妈的这件事要被人知道,老子不被开除?”
  王达说:“唉这种事是两厢情愿,怕什么知道的。”
  我想到了被搞出监狱的马爽,说:“我们前段时间,就有个女同事,和一个进来搞晚会展台的电工搞在一起,被当场发现,直接开除。”
  王达忙问:“我靠那么火爆。哎,那你也帮帮我吧,让我也尝尝。”
  我说:“不是我不想帮你,可这种事情怎么帮。”
  王达骂我道:“我靠你不够兄弟,就这么点破事你都帮不了,老子还指望你什么!”
  我说:“你他妈的别为难我好吧,哪有那么容易。除非说你能进去或者她们出来搞演出什么的,然后找个愿意的女囚,然后在被监视的很危险的地方找个没人知道的小地方让你折腾,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呢?”

  王达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吧,那就不为难你了。我理解你了。”
  我心想王达对我也真的很好,其实他要求的这事并不是特别的难,只是要有合适的时机。
  我说:“大炮,我先看看啊,如果有合适的时机,我就跟你说。”
  王达一拍我的大腿:“就这么说定了!”

  回去上班,在办公室的日子真的难过,我办公室只有我一个,除了看书还是看书。
  而且刚翻开书页,立马就犯困。
  看了两三页历史书,我马上趴着睡觉,真是春困夏乏秋无力,冬日绵绵正好眠。
  下午,我还是在办公室趴着,徐男来敲了办公室的门,她表明是她后,我让她进来了。
  我睡眼惺忪的看着徐男:“坐,坐。”

  擦了擦嘴上的口水,问徐男要不要喝水。
  徐男说道:“不喝了,你真是惬意呀,我们忙得要死,你就坐在这打瞌睡,每天分钱。”
  我说:“惬意个屁,无聊死了,想干嘛都不行,除了睡觉能干什么,我还真想有事干。”
  徐男说:“现在就有事给你干了。”
  我问:“什么事?”
  徐男把一张卡给了我,说:“这是上次选拔女演员你的报酬。”
  我问:“多少钱?”
  徐男说:“该上下打发的我也帮了你,扣去零零索索,里边有三十万。”
  我心算了一下,说:“不错,谢谢。”

  这有权利就是好,啥事不干就三十万到手。
  没办法,就算有这三十万,我还是要先还债,我问徐男:“上次老子从高架上掉下来,你声嘶力竭喊着让我不要死,还了你钱后再死,我他妈的还有欠你的钱吗?”
  徐男说:“我是怕你死了我才乱喊,你不欠我钱了,是我欠你钱了,这些天分到的东西和钱我都帮你拿着,这几天晚上你都不在宿舍,等你在了我再去你宿舍给你。”
  我说:“辛苦你了男哥。哎你刚才说有事让我干,请问什么事呢?”
  徐男神秘的笑笑说:“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情。”
  我赶紧问:“什么事,什么好事,让你笑的那么开心?”
  徐男说:“之前马爽不是负责一个事情吗?马玲让马爽负责的。”
  我纳闷:“什么事情啊?”

  我问了三次后,徐男才告诉我说:“当时在过年的时候,市里就下达了文件,要各单位准备在三月初去参演市里的一个晚会。除了监狱干事要登台表演节目,为了嘉奖一些表现积极的犯人,特别要犯人也组织表演一个节目。领导生怕这次演出有意外,只让A监区和B监区的表现很好的犯人出去,每个监区出去二十个人。又是可以捞钱的好事,我们监区给了马玲来选,马玲直接让马爽负责,现在马爽出事了,这个好事,落在了我头上。”

  我说:“哟,那恭喜你才是啊,这真的是好事,你要发一笔小财了。”
  徐男说:“我也一个人办不来啊,监狱干事自己表演节目,二十人的舞蹈已经有人了。女犯是四十人的大合唱,总不能找上次已经参加了选拔女演员们出去,再说她们现在也没时间。而且呀,我们不能捞钱了。我想让你,沈月等人帮我。放心,都有钱分。”
  我高兴说:“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突然记得应承过王达,要找一个女犯让他爽一爽,哎,这真是令人头疼。刚好这次有外派的演出任务,如果时机成熟,如果找到一个愿意的,估计也能圆了王达的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