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5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风尘女点头了。
  他两又搂着摸了一会儿才分开了。
  电梯门开了,两人分头坐两部电梯下去。
  我就在这里等,然后再拍你两回来进一个房间的视频。
  大约等了有半个钟,他们才回来了。
  那女的先来,但是她没有房卡,就在房间门外等,女的到了两三分钟左右,男的也来了,来了后就猴急的对这个女的上下其手,打开门一起进了房间。

  他们关上了房门一会儿后,我才关了手机视频保存好。
  这下子,老子不弄死你。
  你他妈的还威胁老子想要弄死老子。
  回到了房间后,看到丽丽还在聊微信。

  她随口说道:“你回来了。”
  我说:“是啊,你一直都没离开吗。”
  丽丽微微皱起眉头:“你就不想我陪你?”
  我说:“我有什么好陪的。哦,我明白了,我是包夜的,包你过夜的,对吧。”

  丽丽说:“你想我现在就走吗?”
  我问丽丽:“随便你吧。”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进了卫生间,给贺兰婷打了个电话。
  我和她说了我被朋友叫来云天楼就是那个阁楼对面的事,当然我隐瞒了我包了一个女孩过两夜并且动了她,我建议贺兰婷找一个人打入这梦柔酒店就是那个阁楼做间谍。
  贺兰婷说让我自己想办法找人,她出钱。
  我说:“我上哪找人啊我?”
  贺兰婷说:“你不是你有个朋友请你去玩吗,你让他进去啊。”
  我说:“他有自己的事业,再说我怎么能牺牲我这么好的朋友。而且我和他只是来消遣的,我说的是派人进去干活。”
  贺兰婷啧了一声说:“你这朋友跟你真是好的,我只听说好朋友请吃饭请唱歌喝酒,没听过好朋友请着一起去做这种事情的。”
  我说:“唉表姐,我这不是剧情需要嘛,我朋友失恋了,被刺激了,要死要活的,他不来他说就想死,我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他沉落或者跳楼死了吧,让他在这里发泄发泄,回去也就好了。”
  贺兰婷说:“你呢?”
  我说:“什么我呢?”
  贺兰婷说:“我不相信你能坚守底线。”
  我说:“你管我那么多。”
  贺兰婷说:“你刚才和我说的事,你自己安排找人进去,我出钱。只要有钱,我还不信没有人不愿意干,还有,别得病死了。”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日你嘴了,诅咒我得病死了。
  我在卫生间又看了一遍刚才拍到的贺兰婷前男友和红灯女的视频,不错不错,不知道发这个给贺兰婷,贺兰婷如何反应。
  我出了卫生间,见那丽丽哀怨的看着我。
  我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她伸手拉着我的手:“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我说:“你们女孩子想得还真多,我没讨厌你啊,但我们不过是雇佣关系,搞完了,你走人,不是那样的吗?哎你真动感情啊。”

  丽丽拉着我的手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替你垫钱吗?”
  我说:“你说过了,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你是不是在打感情牌,放长线钓大鱼,好让我以后经常回头,做你的回头客。”
  她说:“我不需要回头客,我每天都有人点我出台。”
  我心想,她说的是啊,她那么漂亮,身材那么好,在那么多妖艳的鲜花中一站,还都让人先看中的是她,她难道缺生意吗?
  丽丽说:“我突然觉得我喜欢上你了,真是不可思议。”
  我更不可思议:“你开什么玩笑。”
  哪有**爱上嫖客的。
  **无情戏子无义,我看她到底要演什么,可是她好像并不是在说假话。
  丽丽说:“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许你和别的男人不同,就是让我对你另眼相看的原因。”
  我说:“你就别夸我了,我昨晚是真的累,不是我不想享受,如果我不累,我早就扑倒你日死你了。”
  也许正是我昨天这么对她不管不看,进了房间就睡了一夜,让她以为我和别的男人不同,给她造成了我正人君子的形象。
  其实我这种人哪有什么形象可言。

  丽丽说:“你朋友说,你身边很多漂亮女人,一定是真的。”
  我想了想,点点头说:“是挺多的。”
  对,无论是薛明媚谢丹阳贺兰婷,哪一个都比丽丽出众。
  当然,小朱,李洋洋这些还是不能和丽丽相比的,丽丽的身材实在太好了。
  我说:“行,既然你这么说,我暂且相信你吧。你去给我买个随便的东西上来吃,我很饿了。”
  其实我还是不愿意相信她说喜欢上我,谁他妈信啊。
  丽丽说:“好。”
  我说:“打包四份吧,还要给我朋友两份。”
  她起来就穿了衣服,然后下去打包了一份面上来,外加两个小菜。
  我问她:“你不吃吗?”
  丽丽坐在我旁边看我吃:“我晚上不吃东西,减肥。”
  我摸了摸她肚子:“你还要减肥?”

  她笑了笑。
  我问她:“你是不是很缺钱花?”
  丽丽点点头:“谁都缺钱,只是我每次说我缺钱的原因,他们都说我编的,有很多姐妹都喜欢编造一个故事骗客人,也骗自己,安慰自己的心。”
  我说:“说你编的?这话怎么说?”
  她说:“我是爸爸常年病重卧床,我小时候妈妈就走了,家里没其他人,只能我自己努力挣钱,做化疗一次就花很多钱。”
  她的神色有些黯然。

  我没说话。
  她笑了笑说:“好多姐妹都喜欢说家人病重,所以说得多了,很多人就不信了。你信我吗?”
  我说:“暂且信吧。”
  她眼泪流下来两滴,却笑着说:“骗你的。我就是虚荣,为了钱。”
  我问她:“你到底说的真的假的?”
  她说:“全是假的。哦忘了和你说,你打包的另外两份,我送去你朋友那里了。”
  我说:“你不说我还没良心的忘了,呵呵。谢谢你。”
  我的手机响了,王达给我打来了电话。
  叫我过去有事,我过去了。
  我其实也想找他好好聊一下,他这么沉沦下去可不行。
  王达给我开了门,房间里只有一个人,我问他:“你的‘前女友’呢?”
  王达说:“什么前女友的,说有事先下去了,你那啥丽丽的,还挺听你话的,她刚才送来两份外卖,说是你叫她下去买的。你给她小费了?”
  我说:“哪给她小费,老子像是那么不理智的人吗?她说她喜欢我,你信吗。”
  王达说:“信个毛。她们这种人,每天经历多少男人啊,哪个不比咱们强,干嘛喜欢咱不喜欢别人。她要是喜欢咱,那满大街都是她喜欢的人。可是,不对啊,她既然不喜欢你,何必要给半价,还那么讨好你,她生意那么好,没必要啊。”
  我说:“是啊我也是这么想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