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已伤痕累累的“致远”号以一敌四,炮弹几乎耗尽。这时“致远“恰与日舰“吉野”相遇。舰长邓世昌当即下令直冲“吉野”,准备与之同归于尽。日本官兵见状大惊失色,集中炮火向“致远”射击。“致远”舰右侧鱼雷发射管被击中引起大爆炸,15:30在东经123度34分,北纬39度32分的黄海海面上沉没。舰上官兵除7名遇救外,其余全部壮烈殉国。
  邓世昌坠海后,随从刘忠跳入海中以救生圈援救,使之浮出水面。邓世昌以“阖船俱没,义不独生”,仍复奋掷自沉。其爱犬“太阳”游至身边,“衔其臂不令溺”,世昌挥之不去,并以口衔其发辫,邓世昌用力按犬首于水,自己也沉没于汹涌的波涛之中。这一天正好是邓世昌45岁的生日。
  邓世昌壮烈殉国的消息传到国内,光绪帝大受感动。当即亲笔书写挽联“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赐予其“壮节”谥号,追封“太子少保”,入祀京师昭忠祠。清廷还赐给邓母一块用1.5公斤黄金制成的“教子有方”大匾。甲午战争结束后,山东民众自发集资在荣成成山头始皇庙为邓世昌塑像并修建祠堂,每年都举行祭祀活动。百年后的1996年12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将一艘新式远洋综合训练舰命名为“世昌”号,以示纪念。

  日期:2015-08-04 00:06:25
  “致远”沉没后,附近的“济远”和“广甲”立即成为日舰的重点打击目标。“济远”舰长方伯谦见形势不妙,立即打出“本舰受重伤”的信号旗,迅速逃离战场。“广甲”与“济远”编为一队,舰长吴敬荣见方伯谦撤退,随之跟着逃跑。因为害怕敌舰追赶跑得太快,慌不择路的“广甲”号在大连湾三山岛外触礁搁浅。吴敬荣弃舰率领舰员登岸逃命。
  海战结束之后,丁汝昌派“济远”号拟将“广甲”拖回港内,但当时几艘日舰也即将赶到,“济远”急忙退回大连湾,“广甲”被日舰发炮击沉。但是也有说法“广甲”是被“济远”主动炸毁的。
  值得一提的是,“广甲”号登岸逃命的水兵中有一个“二管轮”。甲午战争结束之后,北洋舰队随之被解散,失业的“二管轮”无奈弃船登岸,转去投奔老领导张之洞。人挪活树挪死,“二管轮”之后飞黄腾达,步步高升,最后竟然当上了民国政府的大总统,——他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黎元洪。
  日本第一游击舰队开始集中火力围攻“经远”。“经远”以一敌四,很快中弹起火。舰长林永升临危不俱,指挥全舰奋勇抗御。炮战中林永升“突中敌弹,头裂阵亡”。16:40,“经远”号舰首向东,左舷倾覆,最后在庄河黑岛南老人石海礁附近沉没。全舰除16人获救外,200多人壮烈殉国。
  在这一阶段,北洋舰队的“超勇”、“扬威”、“致远”、“经远”四舰先后沉没,“济远”、“广甲”相继遁逃,共失去六舰,战斗力大减。日本方面虽然“比睿”、“赤城”、“西京丸”退出战斗,但这三舰均系弱舰,不仅对舰队战斗力影响不大,反而使日本主力舰队无需再分散力量保护弱舰,实际上等于减轻了负担得以轻装上阵。这样,日本由第一阶段的劣势转为优势,战局的发展变得对日本极为有利。

  在最后阶段的海战战场上,北洋舰队坚持战斗的只有“定远”、“镇远”、“来远”、“靖远”四舰。日本则尚有“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扶桑”等九舰。日本以本队围攻“定远”、“镇远”,以第一游击舰队围攻“来远”“靖远”。
  “来远”、“靖远”在围攻下相继起火。为了摆脱包围和灭火,两舰一直冲到大鹿岛附近,依据有利位置背靠浅滩进行防守。日舰尽管占尽上风,一时竟也无可奈何,战局暂时陷入僵持状态。
  在原来的主作战海域,日本本队像一群野狼一样围住“定远”、“镇远”猛攻。但是由于出色的德制装甲保护住要害部位,两艘巨舰虽然身中无数炮弹,上层建筑的非装甲部位被打的如同蜂巢一般,但仍是巍然屹立,奋勇反击。日军官兵无不变色。
  15:30,“镇远”号主炮击中日军旗舰“松岛”号,造成“松岛”舰体倾斜,烈焰冲天,甲板上血肉横飞,当场死伤高达84人。情急之下的伊东祐亨甚至将军乐团的乐手都拉出来充实到战斗岗位。由于“松岛”号基本丧失了战斗力,伊东祐亨后来被迫将旗舰转移到“桥立”号上。

  下午17:00,“来远”、“靖远”扑灭大火之后恢复了战斗力,并召集“广丙”、“平远”以及鱼雷艇队重返主战场,北洋舰队气势益盛。战至17:30,日落西山,伊东祐亨面对怎么打也打不沉的“定镇二远”,也逐渐丧失了信心。加上看到日舰基本上也都是伤痕累累,又害怕鱼雷艇趁着夜色进行偷袭,随即下令全速向南退却。
  这是日本联合舰队在大东沟海战中犯下的一大错误。如果不是后来清军的无能导致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此举等于放弃了一举歼灭北洋舰队的最佳时机。伊东祐亨这种“没见好就收”的痼疾整整传染了半个世纪,染病的包括后来的东乡平八郎、南云忠一、三川军一、栗田健男等等海军名将,后文详叙。
  “靖远”号舰长叶祖珪知道“定远”桅楼被毁,丁汝昌已经无从指挥,主动代替旗舰“定远”升旗集队。眼看日本舰队开足马力“向西南一带飞驶遁去”,刹那间已经跑出去很远,支离破碎的北洋舰队也只好收队驶回旅顺口。至此大东沟海战,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甲午海战”宣告结束。
  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日军的速射炮以及航速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以至于当时如日中天的战略家马汉后来评论道:中日大东沟海战就像是步兵和一支没有步兵保护的炮兵在作战。步兵在摧毁了敌人大量炮兵之后主动撤出战场,而炮兵却因为缺乏机动性无法追赶。
  历时5个多小时的大海战中,北洋水师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5艘军舰,“来远”受重伤,伤亡官兵600多人。日舰队“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伤,伤亡239人。尽管损失比日军为大,但“定远”、“镇远”还在,可以说北洋舰队实力尚存。可惜的是,在李鸿章“力主避战保船”的指导方针之下,北洋水师退回旅顺,继而转向威海,从此不再出战。等于拱手向日本海军让出了黄海的制海权。

  之前早就开跑的“济远”号早于大部队四小时回到旅顺军港。方伯谦辩称军舰上的所有火炮均已损坏,不能战斗。丁汝昌派洋顾问戴乐尔登船检查,戴乐尔的回话是,“济远”号的火炮不像被火炮击伤,而像是用炮锤自行砸坏的(据说目前保存在刘公岛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的“济远”舰主炮上相应部位确实存在砸痕)。此举彻底激怒了李鸿章和丁汝昌,立即下令将方伯谦革职逮捕下狱,收押看管。李鸿章上奏朝廷请求对其严加处置。

  “镇远”号舰长林泰曾念在多年的同学面上还想联合刘步蟾为方伯谦说情,被刘步蟾断然拒绝。起初方伯谦还觉着没事,因为他是总兵职务,在大清国历史上几乎没有这种高级职务被判死刑的往历。等到死刑判决书下来之后,方伯谦才慌了。他甚至托人让远在东北的老将宋庆为他求情,谁知道宋庆听到后反而说:“可惜我没有海军的生杀大权,要是有,7月份早就把你个兔孙宰了,还能让你误国到现在?”1894年9月29日凌晨5时,方伯谦在旅顺黄金山下大船坞西面的刑场上被斩首。

  一跑“丰岛”,二跑“大东沟”。本来方伯谦具备竞争一个“跑跑”榜位置的基本条件,但是宝贵的位置依然不能给他,理由同叶志超。
  大东沟海战的失利使得李鸿章和丁汝昌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自觉脸上无光的李鸿章只得上奏朝廷,引咎自责。光绪帝和翁同龢虽然恨死了李鸿章,但是值此用人之际,除了李鸿章还真没人能够支撑危局。光绪帝只好下令将李鸿章“拔去三眼花翎,褫去黄马褂”,责令其戴罪立功。
  与此相对应,大东沟海战胜利的消息传回日本,举国欢庆。明治天皇除了颁布诏书嘉奖之外,还亲自做歌《黄海大捷》以示勉励。
  看来这睦仁会的还不少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