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03 20:39:58
  1.2.6 大东沟海战
  牙山、丰岛大清陆、海军连连失利,朝廷震怒。1894年8月10日,日本联合舰队迫近威海卫,已经欺负到家门口来了。光绪皇帝严厉斥责北洋大臣李鸿章和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作战不力。无奈之下的李鸿章不得不命令北洋舰队赴黄海巡航,以平息皇帝之怒,缓解舆论压力。9月12日,北洋水师主力从威海卫军港出发,赴鸭绿江口的大东沟护送陆军登陆,支援平壤作战。
  与北洋水师在战略上“保船制敌为要”不同,日本海军在战争之前就制定了以舰队决战夺取黄、渤海制海权为目标的作战计划。当联合舰队护送援军登陆仁川的行动完成后,9月13日,联合舰队本队和第一游击舰队开赴鸭绿江口附近海域,搜寻北洋水师主力决战。
  9月15日,北洋水师主力在丁汝昌率领下护送5艘运兵船到达大连湾。运兵船上有陆军铭军4000人,400匹马,80门炮。晚上船队在大东沟外20公里处下锚宿营。
  16日,北洋水师抵达鸭绿江口之大东沟。部分舰艇担任警戒,其余10艘主力舰在20公里之外的大鹿岛东南下锚。9月17日8:00,运兵船卸载完毕,北洋舰队准备返航。
  自丰岛海战以来,北洋舰队全体官兵士气高昂。当时任“镇远”号副管驾的美国退休海军少校马吉芬在日记中记到:舰队官兵渴望与日本舰队进行决战,“以雪‘高升’和‘广乙’之耻,士气旺盛,莫可言状”。
  9月17日10:23,联合舰队第一游击舰队率先发现了因使用劣质燃煤而冒出滚滚浓烟的北洋水师,迅疾发出 “东北方向发现三艘以上敌舰”的信号。11:30,北洋水师“镇远”号桅楼上的瞭望哨也发现了逐渐逼近的日本舰队。
  12:05,联合舰队以“吉野”号为首,第一游击舰队在先,本队在后,呈单纵阵接近北洋水师。鸭绿江口外海大鹿岛海域,集中了远东两支最大舰队的几乎全部主力舰艇,空气骤然紧张,大战一触即发。

  12:20,北洋水师在行进中由双纵阵改为横阵。旗舰“定远”位于中央,其余各舰在其左、右依次展开,舰队呈楔形梯队,类似倒“V”字形。主要原因是位于阵型左右翼的战舰“济远”、“广甲”、“超勇”、“扬威”都是航速缓慢的老舰,跟不上大队的节奏。在阵型尚未完全展开的情况下,战斗已经打响。
  12:50,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首先开炮。联合舰队第一游击舰队在距北洋水师5000米处向左转弯,航向北洋水师右翼,冒险将舰队暴露于北洋水师的炮火打击之下。
  12:53,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开始发炮还击。“定远”号主桅中弹,信号索具被炮火所毁,在飞桥上督战的丁汝昌身负重伤。
  可以说从大东沟开始,一直到1942年6月4日的中途岛,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幸运之神一直在眷顾着日本。随后日俄战争中的黄海海战、对马海战日军都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得敌方主帅阵亡或负伤,失去指挥舰队的能力。
  遗憾的是,丁汝昌事先竟然没有指定自己的代理人,使得整个战斗过程中北洋舰队实际上处于一种群龙无首的乱战状态。直到海战即将结束时,“靖远”号舰长叶祖珪才主动升旗代为指挥。不知道在后面几小时的过程中,连东乡平八郎都敬佩不已、远远见了都要敬礼的舰队二把手刘步蟾、三把手林泰曾都干什么去了。

  当双方舰队进至相距约3000米时,日本第一游击舰队4艘快速战舰一面以猛烈炮火射击、一面加快速度左转舵绕攻北洋舰队右翼“超勇”、“扬威”两艘弱舰。
  此时,日本舰队本队其余六艘舰只恰好驶至北洋舰队倒“V”字形的前方。北洋舰队各舰舰首恰恰指向敌舰船腹。于是,北洋舰队各舰以舰首主炮猛烈轰击敌本队六舰。由于“比睿”、“扶桑”、“西京丸”、“赤城”等几艘速度较慢的舰只落后,日舰队被北洋舰队拦腰截断、分割为二。“定远”、“镇远”及右翼各舰发右舷炮火猛轰敌主力舰“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左翼“致远”、“靖远”等舰则发左舷炮火截击“比睿”、“赤城”等后续各舰。此时除了右翼“超勇”、“扬威”之外,北洋舰队主力各舰均处于较为有利的位置并全力开炮。

  落在最后的“比睿”、“赤城”遭到北洋舰队的痛击。“比睿”被打得走投无路,冒险闯入北洋舰队阵中,企图在“定远”和“靖远”之间500米的间隙中穿过,走小路与大队会合。结果陷入“定远”、“镇远”、“广甲”、“济远”等舰的包围之中。北洋舰队平时表演被李鸿章称为“16中15”的神奇射术,这时在战场上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四艘大舰围着一艘近在咫尺的小舰猛轰,仍然让受到重创的“比睿”号在熊熊烈火中冲出重围。幸运脱离险境的“比睿”迅即打出了“本舰退出战列”的信号,逃离战场。

  北洋舰队左翼各舰又以800米近距离猛轰“赤城”号。正在舰上观看海图的舰长坂元八郎太海军少佐被击中头部,鲜血及脑浆喷洒在海图台上,当场毙命。随后,代理舰长佐藤铁太郎也被击伤。在弹雨中,舰上军官几乎全被击毙。“赤城”仓皇逃出作战区域,宣布退出战场。注意,这个“赤城”可不是半个世纪之后南云舰队的旗舰航空母舰“赤城”号,那个横行霸道的“赤城”断断不至于如此窝囊。

  代理舰长佐藤铁太郎侥幸活命,后来成为日本海军的第一战略家,和秋山真之一起被称为“海军两参谋”。他所著的《帝国国防史论》一书成为日本早期海权战略的代表作,之后还长期担任过海军大学的校长。
  除“比睿”、“赤城”外,日本其他舰只“吉野”、“浪速”、“高千穗”、“秋津洲”、“西京丸”也先后中弹。所幸损伤并不严重。在这一阶段,北洋舰队稍占上风。
  但是右翼两艘弱舰“超勇”和“扬威”却在日军第一游击舰队的攻击下渐渐不支。14:23,“超勇”号没入海中,舰长黄建勋落水。我方“左一”号鱼雷艇冲上去扔出了救援绳子,黄建勋甩开绳子拒绝援救,自沉于海。随后,“扬威”号也在敌舰的密集炮火下沉没,船上65人被鱼雷艇救起,舰长林履中投海自尽。
  此时,原停在大东沟口外的“平远”、“广丙”两舰及众鱼雷艇也应召前来助战,驶到北洋舰队右翼后方时恰好与日本本队相遇,各舰立即向日舰发起攻击。14:34,“平远”号炮弹先后命中日军旗舰“松岛”号,随后又发炮击中“严岛”号。但“平远”亦被日舰击中起火,被迫暂避,“广丙”也随之退出战场。

  这时日舰本队已驶过北洋舰队右翼,继续向右转舵,绕至北洋舰队背后,与第一游击舰队形成对北洋舰队夹击之势。度过了艰难开局阶段的日本舰队开始逐渐占据上风,北洋舰队被迫处于内线作战,腹背受敌,转趋不利地位。
  虽然形势不利,但北洋舰队广大官兵毫不畏缩,反而愈战愈勇。提督丁汝昌重伤不下火线,裹伤后坐于甲板上鼓舞士气。日本临时改装的武装商船“西京丸”号接连中炮,需要人工操舵才能勉强行驶。蔡廷干驾“福龙”号鱼雷艇抵近“西京丸”在40米的距离上发射鱼雷,这几乎相当于把枪抵在脑袋上射击,“西京丸”已在劫难逃。在船上督战的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已经闭上了眼睛:“吾命休矣。”谁知因为距离太近,鱼雷竟然从舰下穿水而过。这位战后的第一任日本驻台湾总督死里逃生。后来桦山资纪曾心有余悸地对伊东祐亨说:“鱼雷冒着气泡钻到船底下那情形,真的是比什么都恐怖呀。”

  日军第一游击舰队在击沉“超勇”和“扬威”之后也加入了对北洋舰队主力的围攻。激战中,“定远”号前部被日舰“扶桑”号击中,燃起大火。见此情景,日舰立即群起向“定远”号扑来。“镇远”、“致远”立即上前掩护,为“定远”争取灭火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