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自己还有责任,帮忙剧组把她们带好看管好的责任。
  之前是马爽马玲或者轮换徐男沈月带队,马爽被撤后,就成了徐男和沈月带队。
  到了礼堂,就见四十名女犯还在排练舞蹈。
  有一部分剧情,是需要舞蹈和歌唱。
  还是电视台剧组来的那两个女老师教着。
  我过去给徐男发了一支烟:“男哥,这拍摄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啊,天天排练的都没排练好吗?”

  徐男说:“估计就这几天,也好啊,反正我们在监区更无聊。你给她们送烟票了吗?”
  我说:“何止送烟票,还送了一场雨。”
  徐男问:“什么一场雨?”
  我说:“没什么。”
  一个女犯过来报告去卫生间,徐男带着她去了。

  我叼着烟,靠在椅背上,把头向后仰,一个窈窕人影站立我后边看着我,因为我后仰看着她,她是反着的,但我还是认出了她:被我看了换衣裸体的李珊娜。
  漂亮妖娆的民歌天后李珊娜。
  我急忙坐直,看着她,由于甩头过来速度过快,跟着一条口水就从嘴里嘴角流下来。
  我急忙狼狈的擦掉。
  她斜着头看看我,然后微眯眼睛,接着用她美妙动听的声音问我:“那晚你看的我换衣服?”

  我说:“没有,我近视,什么都看不到,也可以说,其实下边所有人换衣服,我都看不到,因为我眼睛不好。”
  她问:“你有没有用什么拍我?”
  我说:“我没有,我并不知道哪个是你。再说了,我拍那个我们狱警同事完全是无意的,摔下来之前踢到了摄影机,摄影机的镜头转了过去。”
  我在她面前虽然紧张,但还是能撒谎。
  她这么盯着我,双眼炯炯有神,我更是紧张,她说:“你在骗人。”
  是啊,她是什么级别的演员歌手啊,我要是紧张,她可以看得出来的。

  从微表情心理学上来分析,完全可以看透一个人说话真假,那柳智慧便有着这超能力,但这个李珊娜,我没和她交过手,我想,她不可能如柳智慧般厉害吧。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消除自己的紧张,说:“信不信随你。”
  其实,看了就看了,又能怎么样呢,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又说:“说实话,那晚在下面换衣服的人我几乎全都可以看见,但我没怎么看,因为我忙着拍摄,至于有没有看到你,我不知道,但就算看到了你,那又怎么样呢,那么远。如果你觉得我侵犯了你,那我道歉。”
  李珊娜听我这么一说,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便走了。
  她们在台上也排练舞蹈。
  这艺术团就是好,每个星期都能出来几天在礼堂玩着,都不用干活了,而且吃得好。
  也不知,这李珊娜是不是也住的集体宿舍,到底哪个监区的啊。

  这监狱里面的太多人,如同一个一个迷,如果想要知道谜底,只能一个一个自己去揭开。
  很快便是后天,说好的去康雪家中吃饭的,看来她是要找我去她家大干一场了。
  出监狱之前,我特地喝了两大口她送我的那个酒。
  到了监狱门口,康雪已经在车上等我了。

  那个酒还真有用,我一上车,闻着这香味,再看康雪穿得凹凸有致的,立马就有了反应。
  康雪随口道:“今天天气比昨天冷一些啊,怎么穿那么少。”
  我也说道:“是你穿得少吧,那前面都凸了出来。康姐,你这衣服那么薄,不冷吗?”
  说着我就伸手过去,直接就摸她那对。
  她急忙推开我的手:“开车呢,人家看到不好。”
  我嘿嘿笑了,说:“康姐,是你太吸引人,我太猴急了啊,对不起。”
  女人都喜欢被人赞美的,尤其是有点上了年纪的,害怕自己失去了魅力,她笑笑说道:“康姐老了,哪还能吸引人啊,夏拉才吸引人。”
  我说:“康姐有康姐成熟的魅力,那皮肤,夏拉都比不上啊。”
  她微笑一下说:“你送的东西,我给马玲拿去了,马爽还是心有芥蒂。”
  我假装关心的问:“康姐,谢谢你。那么,马爽以后要做什么工作呀。”
  康雪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会有别的去处。”
  我问:“今天夏拉不在家吗?”
  康雪说:“怎么,你想夏拉了?”
  我说:“康姐,有你在,我谁也不想,我怕她在家的话,我们不能好好甜蜜。”

  康雪说:“哟,小嘴挺甜呀。”
  我说:“那也没你甜啊。”
  车子到了小区门口,照例我买菜买肉,上去她做菜做饭。
  在做菜的时候,我两在厨房就玩弄了起来,她自己早就丨春丨心荡漾,我干脆在她做菜的时候,如同上次搞夏拉一般,扒下她裤子就开始。
  或许是喝了那个酒的缘故,我两折腾得好久,都累了也没结束。
  我干脆抱着她进了客厅,就在客厅沙发上折腾。
  竟然坚持了一个钟头。

  两人直到大汗淋漓精疲力尽我低吼一声终于结束了,趴倒在了她的身上。
  两人从大喘着气到快要睡着,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急忙起身,进了她房间接了电话。
  我一直都认为,康雪神神秘秘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事。
  我好累,就趴在床上浑浑噩噩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康雪叫醒了我吃饭,我两吃了饭后,她说:“我等下有事要出去,你今晚要是睡这里也行。”
  我说:“好。”
  其实我特别想去跟踪她。
  吃过饭后,康雪把碗筷收拾后扔进洗碗池,然后就出去了。
  我在康雪出去后,想去开她房间的门,她房间从不让我进去过,里面也一定有很多秘密,可她已经反锁了。
  而让我纳闷的是,她房间的锁并不是一般的房子那种房间锁,而是那种大门那种防盗锁。
  一个房间锁,不至于那么要紧吧。
  这更是引起我怀疑,里面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的手机震动起来,其实有了好多未读信息,好多人也在打我电话,有家人的有朋友的有同事的。
  我看看,先给家人回了电话聊了一下,挂了电话后给王达打电话过去,那厮兴奋的接了:“我干你张帆,你他妈的过年死去哪了!在监狱里被女人干死了!”
  我皱起眉头:“你他吗的讲话怎么那么难听。”
  他说道:“我一直讲话难听,你他妈的今天才发现吗?”

  我说:“你怎么那么亢奋?”
  他说:“何止亢奋,简直是爆血管,他妈的我今天见到我的妞了,他男朋友,也就是我那哥们,带着她去买奢侈品刚出来,我刚好开着面包车停在商场门口买烟遇到,气死老子了。”
  日期:2015-06-14 17: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