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也不知道,指导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若是故意的我岂不是毁了我自己吗?这么多人看着,我又干嘛非要做那样小人,而且拍这些整出来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现在人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小人,还还得马爽这样子,以后抬不起头了,而且还要让指导员和监狱各位领导可能受到处罚,这一切对我都没有什么好处,我对不起马爽,对不起各位领导。更对不起指导员您。”
  康雪听后,叹气一声,回去坐下,想了想,也许真觉得这并不是我故意的,再说那么高的架子,从上面前胸着地掉下来,她也亲眼所见,她会想:我就算如何故意,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吧。
  只不过她不懂的是,下面垫了一层泡沫板。
  所有人都不知道下面有一层泡沫板。
  我小心翼翼问:“指导员,那,马爽,会受到处分吗?”
  康雪说道:“会有。”
  我说:“那可怎么办啊指导员,帮帮我吧,不要让她受到处分,否则我良心难安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演,演死你。
  康雪看着我这幅悲天悯人的模样,竟然信以为真:“我努力吧,你回去吧。”
  我说:“指导员,你一定帮我帮帮马爽,不能受到处分啊,你看啊,这监狱也没有哪条说不能和监狱外人员在监狱里发生关系的啊。”
  康雪说:“你怎么不想如果这些事被曝光出去,影响有多恶劣?那么,当事人还怎么立足?”
  我央求着说:“指导员,要不我自己去求求监狱长。”

  康雪说:“你回去吧,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如果你真有点良心,万一马爽受到什么处分,准备一点歉疚的礼物送送她。”
  我心中冷笑,嘴上说:“不会的,马爽不会受到处分的!”
  从她办公室出来,我得意洋洋的走回了宿舍,然后在宿舍喝了二两白酒。
  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
  就等马爽被处分的消息了。
  第二天,到监区上班的时候,徐男在吃午饭的时候和我一起去了食堂,我两在角落聊着天。

  徐男对我说道:“全监狱,都在讨论昨晚的那件事了。”
  我说:“唉,我对不起马爽啊。”
  徐男说:“你丫就别装了,这马爽,现在已经被停职等待处分了。平日她就嚣张,那么多人看着都不顺眼,更别说和你是冤家一样,你不就装样子。”
  我还是要装:“男哥,我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唉,我这良心过意不去啊。”
  徐男白了我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说:“没想到马爽这次倒的真够彻底的,没有了翻身回来的机会。最好啊,把马玲也一起整死!”
  我急忙捂住她的嘴:“我艹你他吗的要疯了,讲这种话,想死吗!”
  徐男也急忙改说其他话题:“对了,你过年的时候去和谢丹阳家人吃饭,感觉怎么样?”
  我说:“还能怎么样?不就那样。”
  徐男问:“到底怎么样嘛?我可告诉你,谢丹阳这女孩真的很好,比起你身边的那些女人要好得多,你好好珍惜。”

  我说:“什么我身边那些女人,我身边有个屁那些女人。我是一直珍惜,我现在和她不都要相互了解认识嘛,但她妈妈啊,唉,我真不知道如何评价她妈妈。”
  徐男说:“她妈妈是多管闲事,?嗦了点,不过她妈妈那人还是挺好的。”
  我无奈笑笑,好个屁啊好,谁要娶了谢丹阳就等于把她妈妈也拉进自己家里来。
  和她妈妈相处,我不信有多少人能相处得来。
  徐男尊尊劝导:“张帆你这个贱人,你真是不懂啊,到时候失去了就追悔莫及了。”
  我说:“男哥你打的什么算盘你直接告诉我得了。”

  她有些吞吞吐吐:“我,我能打什么算盘。”
  我说:“你不就是想让我和谢丹阳早日定下来了,然后谢丹阳继续留在这里,你能和她玩多久就拖多久,是吧?”
  徐男被我看穿心思,没好气的说:“那又怎么样,又不是管死你,你爱玩玩你的嘛。”
  我说:“唉,问他妈的时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他妈的生死相许。”
  徐男说:“总之,大家都有好处的嘛,如果你愿意,你继续这么演戏下去,我愿意支付你月薪。”
  我问:“你看我像是那种轻易被金钱收买的人吗!说,一个月给我多少!”
  徐男说:“一千八,怎么样?”
  我说:“好,为了我们朋友之间的这份情义,成交!”
  徐男鄙视我道:“俗。”

  我说:“人就是俗,不过我可告诉你,要是哪天我真上了她,你可不能杀了我。”
  她不喜欢听到这个话,但如果我和谢丹阳真的有,她还是不愿意面对,所以,徐男选择干脆不知道的好:“以后你不要和我谈这个事!”
  我说:“遵命男爷!”
  真好,以后每个月又多了一份收入。
  不过我还是推辞了徐男给我的这份月收入:“男哥,其实大家都那么熟了,平日你和丹阳姐对我如此之好,我只不过帮着你这点举手之劳,也报不得你对我十分之一的恩情,还怎么敢要你的钱呢?你放心男哥,你的这份心意我就心领了,可这钱我真不能收下,我也会好好替你们办事的,只要是帮这方面的忙,我在所不辞竭力而为。”
  徐男忙说:“靠你突然那么客气,太有礼貌了老子一下子还受不了。你还是要吧,那才像你。”
  我说:“不要不要,男哥,这我真不能要,要不你有空没空的请我去饭店打打牙祭就好了吧。”
  徐男说:“行,就这么说定了。”
  在自己办公室,接到了贺兰婷打来的电话。
  贺兰婷问我道:“你,没事了吧?”
  我假装不知道她在慰问我伤情,说:“什么有事没事?”
  她说:“你从上边掉下来,没事了吧?”

  我说:“哦,你在关心我吗?谢谢你啊。”
  她说:“我没关心你,我是担心你出事了,没能帮我把这些事做完。”
  我骂道:“靠,早就知道你心里这么想的,既然如此,那没话好说了。”
  贺兰婷问:“和你的确;没话好说,我只想问一个事,昨晚你是故意拍的还是无意的?”
  对于贺兰婷,我没必要隐瞒:“故意的。无意中看到马爽乱搞,这厮我早就对她不顺眼,而且她是康雪和马玲手中的一条狗,康雪和马玲经常动用她来咬我,我他妈的早就要除掉她,天降良机,她竟然在我眼皮底下干苟且之事,我就直接拍了后然后跳下高架,假装是掉下来后摄影机无意中拍到的这个画面。你不找我问,我还想和你说这个事,麻烦你动用一下你的关系,把马爽这厮赶出去。”
  日期:2015-06-14 09: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