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监狱领导生怕时间来不及,下令抽选一些监狱的干事去帮忙搭台,因为我是男的,有力气,自然被派去帮忙了。
  而我到了礼堂看见,晚会会场布置已经布置了一半,幕布气球灯光音响什么的都拉起来了。
  我还看到我们监狱的防暴中队在进行武术表演排练。
  带头的还是朱丽花。
  原来,领导觉得我们监狱的两个节目太少,多加了一个节目,就是武术演出,让防暴中队的女武警们来参加演出。
  来搭台的多数是一些男的,监狱的女干事们也真的是缺男人,好多人都和这些男的靠近聊着玩着。
  这其中,竟然还有马爽的身影,而且聊的还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电工,我还以为心狠手辣的马玲马爽两姐妹不近男色,原来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啊。
  我在爬上一个架子上帮忙递管子的时候,下面来了一个人,看看我,然后说道:“小心摔死你!”
  我低头一看,是朱丽花。
  我说道:“你这什么心态,老子什么时候又得罪你了啊?”
  她说:“像你这种贻害社会,摧残花草的败类,得罪的人还少吗?”
  女人嘴巴真是够厉害,好吧,她不明真相,以为我和康雪马玲等人联合起来干丧尽天良的坏事,从而错怪着我,我不和她计较。
  我说:“朱丽花,朱丽花警官,你若是来祝福我新年快乐,我会回祝你。若是来挖苦嘲弄谩骂我,请你离开,我在忙着。”
  朱丽花说道:“我骂你我还觉得脏了自己的嘴。你身上那沾满了多少人血汗钱的腥臭,让人看着作呕。”
  我说:“唉,花姐,别骂了行吧,你能帮我把那根管子拿上来一下吗?”

  她说:“你还是好自为之吧,该说的说了,该骂的骂了,保重。”
  看来朱丽花还是希望我走正道,对我是真心好的,可她并不明白我的用心良苦,花姐,其实我是卧底。
  就在朱丽花转身离去的时候,在排练大合唱的一个女囚在上卫生间时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管子,一个趔趄要摔倒,无意中抓住了已经挂好的幕布,一下子就把整张幕布扯了下来。
  所有在忙着布置会场还有所有在排练的人都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囚。
  马爽当即怒不可遏冲上去:“这他妈又要搞多久才能挂起来!”
  冲上去就是飞了一脚,然后抓起地上的管朝这个可怜的女囚就是一阵暴打。
  女囚门都不敢上前,看着这个女囚被打。
  没想到在这种时刻,不怕死的长相酷似李冰冰那个女囚,曾经护过丁灵的,又跳了出来护住了被打的女囚:“求你了警官,不要打了,她不是故意的!”
  马爽气着更是狂打:“我他妈的叫你过来求情了吗!你是什么东西,还敢对我下命令?”
  我看这要打下去非得打伤人不可,急忙爬下高架,然后跑过去制止马爽,与此同时,一只手也抓住了马爽的手:“差不多就行了,再打要死人!”
  我一看,这伸张正义,见义勇为的竟然是朱丽花。
  马爽看着朱丽花,防暴中队在我们监狱中,一直是一个很有地位身份的部门,这些人都是武打武警出身,都有真材实料,而且几乎人人有点背景,尤其是她们很团结,继承了军队的优良作风,马爽再牛叉,也不敢和防暴中队的人干起来。

  马爽不敢撒火在朱丽花身上,却敢撒火在我身上,其实我只是过去挡住了被打的李冰冰和那个倒霉女囚的中间,还没有开口,马爽骂我道:“你很厉害?你是要替这几个女犯出头?”
  我说:“没有,我只是来拿管子。”
  艹你大爷连马爽都敢欺负老子,他妈的。
  我弯腰下去拿了管子就继续爬上高架递着管子。
  马爽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才离去了。

  被打的倒霉女囚对朱丽花说了一声谢谢,朱丽花高傲着头,话也不回答就回到了中队队伍中继续排练。
  那李冰冰走来架子下,对上面的我说了一声谢谢你。
  我也不回话,李冰冰是很小声的说的,她也怕马爽继续抓她小辫子整她。
  而我,心里不爽得很,这他妈的马爽,如果有一天有把柄落在我手中,我非得弄死她不可!
  马爽对着这四十人的女犯演出队吼道:“都看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帮忙把幕布挂起来,挂不起来都别去吃晚饭了!”
  女犯们赶紧的过来帮忙挂幕布,爬上去的,还是工作人员们。
  我也帮了忙。
  第二天一早就到了会场,经过大家的一起努力,好不容易在下午把会场布置好了。
  晚会是七点半开始,我们监狱三个节目,外边的十五个节目,一共十八个节目。
  六点半的时候,ABCD四个监区每个监区的二百名总共八百名女犯在武警,狱警,管教的押送下,到了会场中坐下。
  我到了我们监区那个区域,远远的,看见马玲对我挥挥手,他妈的一定没好事。
  我走过去,只见她从身后拿出一个摄像机,对我说:“上头临时决定,要求我们每个监区都要派出一个人,四方位全程拍摄近距离的摄影镜头,影像会显示在投影布上,各个牢房监室各个办公室都能看到全程拍摄。摄像机比较重,会操作的人没几个,我想,这么艰巨的任务,只能非你莫属了。”
  我艹。
  当然非我莫属了,你们都想好好看演出,要我去站在后台那里拍,看人家背影去了。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任务,马玲更要非我莫属。
  我笑着说:“谢谢马队长那么看得起我。谢谢。”
  一心骂着她娘接过了摄像机。
  我折腾了一下,问:“这个怎么用?”

  马玲说:“哦,很简单,你看看说明书就会了。”
  我拿出说明书,写了一大堆,看着我头疼,我问:“马队长,这看起来挺复杂啊,你看你能不能教教我?”
  马玲说道:“狱政科是有人教过我们,可我现在忙,没时间教你,你可以问问狱政科的人,但不要耽误了时间。”
  我看她八成是学了学不会,然后扔给我让我自己摸索,现在这个时候,演出都快开始了,我他妈还去哪里找狱政科的谁来教我。

  只好跑到别的监区去看看谁手中拿着摄像机的,到了D监区那个方阵,还真看到了一个手中拿着摄像机的人,她正走向后台,我跟着她身后跟上去了。
  走到她身后不远我说道:“同志您好,请问一下,这摄像机怎么用?”
  她回头过来,竟然是小凌。
  就是那个把那个严重心理疾病犯人带来给我治好的小凌,她一直都很支持我,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还给过我帮助。
  日期:2015-06-13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