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谢丹阳这女孩脾气虽然比夏拉好,但这个人也特别的性格怪,我约她她不一定出来,而且每次和她开房或者什么的,都是一种水到渠成顺其自然而成的,强扭的总不如意。

  手机却是响了,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是谁?
  我接了,但我不说话。
  对方开口了:“新年好张帆。”
  我听出来了,是李洋洋父亲的声音。

  奇怪,他为何给我打电话,我说道:“新年好叔叔。”
  他笑笑说:“你听出来我的声音吧。”
  我说:“当然听得出来李叔叔。”
  他说:“你现在有没有空,我们聊聊。”
  我说:“我?应该有吧。不过现在那么晚了,已经九点多,你现在还有时间吗?”
  他说:“我在你左边车子里。”

  我一转头,是的,李洋洋父亲的车子就停在公交站出口的路边停车处。
  他招呼我上车。
  车上只有他一个人。
  我开了车门上了车,奇怪的问:“叔叔,这么晚,你怎么在这。”

  他说:“出来办点事,车子停在这,上车刚好看到你。”
  我说:“呵呵真巧啊叔叔。”
  他开车上了路上:“有空吧,我们随便聊聊。你去哪,叔叔送你。”
  我说:“嗯?送就不必了,叔叔要是有什么吩咐,在这直管吩咐就是,只要能做到,我尽自己能力。”
  他笑了笑,给我递了一支烟,我急忙婉拒:“叔叔不要太客气,我自己来就好。”
  我自己拿了一支烟点了。
  他干脆把车停在了路边,说,“既然如此,就在车上聊聊。”
  我随口问:“李洋洋呢?”
  李洋洋爸爸说:“她和她妈妈去外婆老家走亲戚。”
  我说:“叔叔怎么不去。”
  李洋洋爸爸说:“我还要值班。我其实一直都想找你,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我说:“叔叔你说吧。”
  我打过李洋洋妈妈,如果不是被李洋洋爸爸和李洋洋拦着,我几乎是还要暴打她一顿,李洋洋爸爸找我又有什么好谈的呢。
  李洋洋爸爸说道:“你是个好男孩,假如李洋洋跟了你,我坚信你不会让李洋洋受到别人欺负。可你毕竟年轻,心性还不定。把李洋洋交给你,别人是伤害不到洋洋,但是你拈花惹草一定会伤害她。事已至此,没有回头。可我们这边也有错,这么拆开了你们,叔叔一直良心难安。”
  我呵呵一笑说:“叔叔,言重了。”
  他这么一说,反而让我心里不好意思了。
  他说:“当时为了弥补我们对你们造成的错,我虽然补偿过你一点钱,但这点钱,随手一花也就没了,我想再为你做一件事,也算是让我自己良心过意的去吧。年后市里一些单位部门需要人,公丨安丨的,检查的,财政的,工商的,我能帮帮你,如果你不想在监狱里做下去,想要改变环境或者命运,跳出来最好。”
  我笑笑,婉拒了他的好意:“叔叔你好意我心领了,虽然在监狱,有时是很无聊而且清苦,但总的来说我在里面还是挺好,暂时没有任何跳走的打算。”
  他说道:“那好吧,我只是个人建议,你出来外面会有更大的发展前景,你若是有一天想到这些单位,你跟叔叔说一说,叔叔安排一下。”
  我说:“谢谢叔叔。”
  他说:“那我送你回去吧,是不是回去监狱。”
  我急忙说:“叔叔我哪敢劳烦你,我自己坐车就好了。”
  说着我便谢过了他然后下车,看着他车走。
  李洋洋父亲也算是个善良的人。
  拦了一部计程车,回去了监狱。
  次日跑去上了班,也没啥事,心想这大过年的,监狱里难道除了加强戒备,就不干点什么活动吗?
  下午,有消息来了,说这两天要确定有一台晚会演出,但参加的人只能是平时表现好的,每个监区的名额只有两百人,而且除了我们监狱的艺术团外,还要请外面的艺术团歌唱家表演家之类的进来参加表演。
  又是限制名额,一旦限制名额,监区管理人员又可以敛财了,谁交钱,谁就能出来参加。
  据说是监狱长和副监狱长贺兰婷一起商讨定下的结果。
  总之,这次敛财,我是没份了,上头交给了每个监区的监区长负责选定名额。
  算了,总不能什么都是有我的份,省得那么多人矛头都对准我,吃不了兜着走。
  徐男来找了我,说新年了,请我吃一个饭,我说这饭还是我请的好,毕竟她照顾了我那么久,我请吃饭也是应该的。
  拗不过我的徐男,最后决定我请客,我,徐男,沈月三人下午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点了几瓶啤酒,三人例行公事般说了一些祝福的废话,然后开吃。
  沈月问我道:“丁灵的情况怎么样?”

  我说:“能怎么样,徐男也知道啊,整个脸都绑着,虽然不破相,过段时间就好,但脚踝骨折,没有三个月回不来。”
  沈月说:“唉,没想到伤得那么重,这下不能参加电视剧演出了。”
  我说:“是啊,是不能参加了。”
  徐男说:“那我们再找一个吧,之前她交的钱,还给她。”
  我说:“还当然要还,但我,我想让你们帮帮忙,把她的分数加上去。”
  这能参与电视剧演出的,都是能加分的,这分可是好东西,对犯人来说。
  这么说吧,参与电视剧演出的能加的这些分,足以让重刑犯减刑几年,如B监区的丁灵,至少也能减刑半年。
  徐男皱起了眉头:“这很难,张帆,你要知道谁是背后指使,你这样做,也只能害了丁灵。虽然能加分了,但是人家可不同意,领导不同意,日后还要针对她,何必呢?”
  我想了想,是的,如果我让徐男和沈月照样给不能参加电视剧演出的丁灵加分,势必会引起马玲的高度重视,然后她会觉得我还是不听话,照样针对丁灵,那么最终害惨的人依旧是丁灵。
  我说:“那好吧,那你们自己看看再找一个名额好了。”
  很快,监狱就确定了晚会演出时间,就在大年初五,也就是明天。

  届时,市里的一些诸如司法政法等部门的领导都要下来观看演出。
  这么一下子,监狱马上热闹了起来。
  当天就开始在礼堂布置晚会会场,布置晚会会场是请的外面的人进来布置,而主持人出演的艺术团也全是外面请的,甚至还请到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而我们监狱,只有两台节目,一个是参演电视台剧组的那四十人的合唱团大合唱,另外一个节目就是李珊娜带领的民族歌舞表演。
  选拔名额也进展神速,分数达到及格就可以报名,一个名额八千块,这算是便宜的了,好多人有钱都不能参加。
  而且报名人数火爆。
  我算了一下,每个名额八千,一个监区两百个名额,那就是一百六十万,又有的钱分了。
  当然,我也能分到钱,估计能分到万儿八千左右的,大头都被监区长指导员等人拿了,更大的一部分,当然都是给了监狱长。

  这晚会的‘门票’,简直是堪比去看世界级明星演出啊。
  而且还不怕没观众。
  对于寂寞的狱中女犯们来说,这一年一度的春节假如只能在牢房里熬过,实在太难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