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别说什么对不起,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两性格连做朋友都不适合,滚吧你!”
  她有些红了眼,想哭,委屈的看着我,我自己还真的有了点心疼,我看着她,也不说话。
  她说:“对不起嘛,我只是想知道你昨天去了哪里。”
  我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她说:“那我不问就是了。我们去亭洋湖了好不好?”
  我说:“行是行,可我告诉你在先,我可不想和你继续吵下去,再吵我马上就走。还有,要是你还敢用这种态度对我,我真的会揍你。”
  她嘟囔着说:“哦。”
  她把车开了过来,我上了车,她却又问道:“你对每个女人都那么凶吗?”

  我看着她,盯着她,她急忙扭头好好开车:“我不问了行吧。”
  我抽了一支烟,说:“那要看那个女人怎么对我。”
  她马上又问:“要怎么对你?”
  我吼道:“你说呢!”
  她委屈的转头过去。
  她开车,我睡觉。
  一个小时后,到了亭洋湖。
  这个湖挺漂亮的,一眼看去,湖里远处有山,青山绿水,泛舟湖上,美不胜收。

  租了一条小船,一个小时一百二,两人踩踏的那种。
  踩了出去,她要给她拍照。
  非要我给她拍照。
  拍着拍着,她说,她想穿内衣拍。
  我问:“你是不是要把你穿内衣的照片放博客上?”
  她问我:“你不愿意呀?”
  我说:“我就随口问问,你爱放就放,关我屁事。”

  她嘟了嘟嘴。
  把船踩到湖外的远处,夏拉脱了衣服,穿着内衣,让我给她拍照。
  摆出各种姿势,拍着拍着,我自己有了一些反应。
  我说:“你背对我,弯腰下去,站直,拍你笔直双腿和臀部。”
  她就做了这个动作,我二话不说,上去扒下她裤子没有前奏就搞了起来。

  搞的她啊啊喊痛。
  很是刺激。
  很快结束。
  夏拉潮红了双颊,嗔怪道:“你也不跟我说一下。”

  我说:“说个屁,你不给我碰也行呗,我大不了我回去了找别的女人就是。”
  她脸色不好看了:“你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女人?”
  我说:“我告诉过你了,是很多。”
  她怨愤的瞪了我一眼,穿好了衣服,继续划船。

  不过她没能坚持多久,在划船回来后上岸,她就拉着我的手说道:“我们是不是非要出来一次吵架一次不可?”
  我说:“哪只有一次,是七八次好吧。而且,是你吵,是你想吵不是我想吵,还有,以后最好不见面了就是,这样也不用吵架了。”
  她说:“以前都没人这样对过我!”
  我说:“是你以前的男人宠坏了你,我绝对不会这么干。”
  她说:“好。”
  我走去一个卖饮料的地方,拿了一瓶水喝。
  夏拉也过来了:“我们今晚去哪里吃饭那?”
  我说:“今晚我有事,没得空和你吃饭。你自己吃吧。”
  她又不高兴了:“你怎么这样子啊。”
  我说:“做人何必强人所难?回去吧,我想走了,我还有事。”

  她哦了一声。
  开着车到了市里后,下午六点多,其实可以和她吃个饭的,毕竟没到和贺兰婷约好的时间见面,可我实在不喜欢夏拉这种脾气,动不动就吵架。
  她从后座拿出一个苹果笔记本电脑给我说:“就这个。”
  我说:“不错,还是新的。谢谢了。”
  她说:“那么冷淡啊。”
  我说:“好,看在你那么听话的份上,好好奖励你。”
  我把她抱过来,吻了一下,然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乖夏拉。”
  她也笑了一下,然后问:“那你和不和我一起吃饭。”

  我说:“真没空。”
  她问:“你是不是和别的女孩约会。”
  我盯着她:“我说了几次了别问这种问题,你怎么和别的女人一样俗。俗不可耐。走了再见。”
  我下了车。

  然后走到街角十字路口,拦了一部计程车前往小镇,当车子在一个路口转弯的时候,不经意间我看到后面跟了一辆白色的熟悉的车子,一扭头,是夏拉的车!
  他妈的。
  我让司机把车子开进了一家修车厂,然后我从修车厂下了车,从修车厂侧门出去,拦了一部计程车前往小镇,总算把夏拉甩了。
  不知道她想跟踪我是什么意图,是想知道我和哪个女人约会,还是要知道我到底去干嘛了。
  总之我干什么都不能给她知道。
  到了小镇,去了移动买了一个U盘,然后青年旅社,我用笔记本电脑整理康雪那些监控资料,然后弄到了U盘中。
  到了八点,我坐车前往和贺兰婷约好的见面地点。
  还没到,她电话就狂打过来催促我:“几点了!你在哪!”
  我说:“在路上,有点堵。”
  她骂道:“堵你不会早点出门!”
  我说:“你自己不是说八九点左右,那我九点到不行了?”
  她说:“你的意思说我来等你是我活该了!”
  我说:“我没这个意思。”
  她挂了电话。

  赶到了和她约好见面的地点。
  是在一家星级酒店的门口,不远处便是体育中心。
  这里很繁华,是个周末节假日逛街的好去处。
  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
  她戴着墨镜,从酒店里走了出来,我心想,她这是不是和谁在开房呢?
  她走出来后说:“给我U盘。”
  真是直截了当。
  我说:“哦。都在这里,下次有线索我再存进U盘给你。”
  我给了她U盘。
  她拿了转身就走。
  真是如风如火。
  我说道:“哎,这大过年的,表姐也不和我说一声新年快乐吗?”
  她转头看看我:“我干嘛要对你说新年快乐?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说:“好,表姐新年好,红包拿来。”
  我本就随口一说,哪知她从包里抽出一小沓钱,伸着长长的手臂递到我面前。
  我嘿嘿的笑笑说:“表姐,我就是开玩笑的,我哪好意思拿你的红包。”
  她倒数:“三,二,一。不要算了。”
  她马上又往回走。
  我急忙跟上去,靠,不要白不要,我为何不要,我拉住她手臂:“表姐,我要我要啊,这是你送我的祝福,我当然得手下,不然辜负了你的祝福多不好啊。”
  我从她手中抢过了那几千块钱。
  我问道:“表姐,这大过年的,咱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啊。”
  她说:“我没空。”
  我问:“没空?你和谁在开房?度蜜月?大过年的。是不是那个表姐夫?”

  她说:“关你什么事?”
  这表情语气,像极了我刚才对夏拉说关你屁事那话的那一幕,报应来得真快。
  我没好气说道:“是不关我事。”
  我转头也就走了。
  老子不管你和谁开房,的确关我屁事,但总觉得心里一股酸酸的感觉。
  走向公交站。
  我想着今晚我要去哪里过好,要不要找谢丹阳睡一睡?
  或者是找夏拉睡一睡,算了,夏拉固然身材好,腿长,可玩弄价值高,但不如谢丹阳,谢丹阳让我搂着就感觉特别的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