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早点睡,我好困。”她说。

  “好。”
  静了一小会儿,我就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在梦中,她抱了抱我,紧贴着我。
  我很感谢她对我的毫无保留和信任,我觉得,能因为爱你而坦然赤裸给你不做任何防备的女孩,是甘愿为你付出的,哪怕说是演戏,其实她也应该投入了感情,我贴了贴她的脸蛋。
  我呼吸着她头发之间的香气,想着我和谢丹阳认识的各种曾经,慢慢睡去。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手机闹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电话,就挂掉了。
  谢丹阳被手机铃声也吵醒了。
  我不好意思的问她:“你也醒了,不好意思啊。”
  “嗯,没关系。”
  接着她突然惨叫一声,我急忙问怎么回事。

  谢丹阳看着被子里,说:“全都是红了。”
  我看她的脸,红了脸,然后我看了她光洁白嫩的身子,她急忙拿着被子裹住身体,说:“我好像来了那个。”
  呵呵,我知道,是例假来了。
  “怎么办呀?”谢丹阳让我转身过去,她穿衣服。
  我转身过去,穿自己的衣服,我说:“怎么办,赔钱走人。”
  “可是,可是好丢人啊。”谢丹阳说。
  我转身过来,她呀的叫了一声,裤子穿好了衣服没穿好。
  “转头过去!不许看。”

  我笑嘻嘻的就看着她,然后点上一支烟,看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我说:“那么漂亮的身体,干嘛不让我看。”
  “你是色狼。”
  穿好了衣服后,谢丹阳一脸尴尬的说:“怎么办呀这些,好多。我要去卫生间。”
  然后她从包里掏出一大包的什么东西,然后进卫生间,几分钟后,跑出来拆下床单拿进去洗。
  我说:“哎呀别洗了,直接赔钱走人了啊。”

  “不行呀,好丢脸。”她说。
  洗好了床单,她拿着出来,我说:“用什么洗的那么干净。”
  “沐浴露和牙膏。”
  “居然能洗干净,真是厉害。你这事也挺好玩,我没事干我就跟徐男审她们聊你这事。”
  她憋红了脸:“不许你这样子!我以后真的不理你了!”
  我哈哈笑了起来。
  等她把床单在窗口挂起来晒好后,我看了看手机,说:“走吧,吃个早餐,散了吧。”
  谢丹阳站了起来,拿了东西和我出了房间。
  到了停车场后,她开车出来,叫我上车,我说:“你走吧,我自己一个人坐车回去。”
  我在想我是要去夏拉和她去游船好,还是去小镇上看看监控的好。
  “是吗?不用送吗?”她问。

  我摇摇头。
  “再见谢丹阳。”我踩了油门走了。
  我过的是什么生活?靡乱?
  不懂。
  虽然我不能什么开心就要做什么,可是,算了没有什么可是。
  大家高兴就好。
  我坐车去了小镇上,小镇上的很多饭店,酒店,住宿,依旧开门。
  因为很多工厂都没停工,虽然很多工人回去过年,但还是有不少工人留在这里过年。
  尤其是小镇,就成了过年在外打工人士的聚居地。
  我续了房,续了半个月。

  到了房间,我就先打开了手机。
  在监控中,我快进了好几天的监控录像,终于搜到了康雪的身影。
  还真的是除夕那晚的时候,康雪开着车从大路上过去了,然后几分钟后,康雪和我们监区长(监区长已经兼任工会主席)走回了镜头捕捉到的视野中,康雪拉着一个行李箱子走进了小巷子里。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和那个阁楼有关系?

  那个阁楼可是打手和红灯女的聚居之所,她这是和他们勾搭在一起了?
  整整一个晚上,她们都不再出来。
  一直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的中午,康雪和监区长才从小巷子出来。
  出来的时候没带着行李箱子。
  然后她们开走了车子。
  这么些天也就拍到了这些线索。
  我想着,她到底和红灯阁楼什么关系?莫不是她们本身就有股份?而这个行李箱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想了好久,我想不通。
  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她要我把这段视频记录截下来拿去给她,以后有这种价值的东西都要给她。
  我说怎么记录截下来。
  她说道:“你蠢吗?不会买个笔记本电脑,然后在电脑上操作,截视频,再买一些移动U盘,存到U盘拿来给我!”
  我说:“那岂不是又要花钱?”
  贺兰婷道:“你现在每天分到的钱不够吗?”
  我现在每天分到的钱的确是挺多的,特别是在过年的这几天,犯人家属加倍的给犯人送钱送吃的送烟送酒。
  我说:“够。”
  她说:“那你晚上把视频截到U盘拿来给我,八点,我有空。”
  我说:“可我怕今天是没人卖笔记本电脑。”

  她说:“你去看看,没有再和我说。”
  我说:“好。”
  挂了电话后,我又看了康雪家中的视频。
  康雪仅仅回家一次,也是在农历29那天,去拿了一个行李箱,对,就是她拖进去小巷子中的行李箱。

  但她从家中拿的行李箱直接轻松提着,明显是空的。
  后来她装了什么东西,才提进了小巷子里。
  这行李箱里,到底是什么啊?
  如贺兰婷所说,我本该大年除夕那晚跟踪康雪进去,也许能探个究竟,但这很危险,里面四处是摄像头,也有人跟在我们监狱一样的四处巡逻,保不准被发现,我就完蛋了。
  看了一下康雪家中的后面两天的视频记录。
  看到除夕吃年夜饭那晚我和夏拉的那一幕,她偷偷放药,我偷偷换酒杯,结果她喝了喝晕了。
  我又看了昨天,看到她在房间客厅卫生间进出。
  她在房间打了个电话给了一个什么杨哥,说谢谢你的这车子,挺好开的,那边估计说给夏拉封一个八万的过年红包,夏拉就答应什么杨哥这几天哪天大家一起吃个饭。
  打电话的时候,笑得特虚伪,或许这些女人天生懂得表演,在她们这些漂亮年轻的女人眼中看来,只要自己漂亮,世上就不缺送上门的有钱凯子,随随便便就出手送她们一部车子或者一个几万的红包,甚至一套房子。
  之后也就没看到有什么有价值线索的东西了。

  我带上一个口罩,跑出去街上去找笔记本电脑买。
  逛了一大圈,有个毛电脑店开门的。
  手机来了电话,一看,是夏拉的。
  我接了:“夏拉,什么事?”
  夏拉说道:“今天我们说好去亭洋湖游玩啊。”
  我正找着电脑,这大过年的天气热得跟什么鬼一样,搞得我汗如雨下心情刚好不爽:“我什么时候和你说好的,是你自己说好的,不是我说好的,今天热,不想去。”
  夏拉有些撒娇似的说:“你看别人谈恋爱,都是男的找女的,约会。你都从来不主动找过人家。”
  我说:“你可以不找。”
  她估计是在忍了忍,然后说:“去嘛,人家今天特别想去划船,好不容易过年休息几天。”
  我说:“你找别的男人陪你也行,没必要一定找我,老子正在忙得很。”
  她问:“你忙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