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02 17:28:00
  蒋明瑶和老二这么一来,歪打正着,竟然稍稍解除了些危机,我不由得精神一震,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里亲娘啊,绿袖这么毒!”老二则倒抽一口冷气,咂咂嘴道:“我没有死,课真是命大!”
  “你那是隔着衣服咬的,而且是咬在了皮糙肉厚的屁股上,血管脉络少,所以毒发的慢。”蒋明瑶说:“否则跟它一样。”

  “乖乖!”老二吓得脸色更白了,不由自主地又摸了摸自己得屁股。
  “你再照!”蒋明瑶瞥了我一眼,然后对老二说道:“咱们跟刚才一样,如法炮制,朝着一个方向,先杀出一条路来!”
  “中!”
  老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扬眉吐气,当即拿着镜子,又朝一只獭怪照去。
  “照眼睛!”
  我已经看出门道了,很多“成了精”的怪物,其实最厉害的地方就是眼睛,最厉害的武器也是眼睛,最邪性的器官还是眼睛。
  就好比之前杀死刘昌的那只老猫,用眼睛蛊惑我,差点让我中邪。
  这些獭怪没有到老猫那种厉害程度,所以眼睛也不如老猫诡异,用辟邪镜照它们的眼睛,反而会让它们不知所措。
  老二听我的话,映着月光,只管去照獭怪的眼睛,果然是一照一个准,照住了哪个,哪个就不动弹了。
  蒋明瑶则趁机放出绿袖,只管去咬。
  日期:2015-08-02 17:28:00
  獭怪本来就受了惊吓,犹豫着不敢靠近,现在又一个接一个倒下,眨眼间被放倒了四只,其余的全都吓坏了!
  它们不但不敢前进,反而开始有往后蠕动退却的意思。
  这些獭怪,能结群组团为害,上来伤人杀人,都是极有灵性的,不比一般的野兽,所以,对危险的感知,对死亡的惧怕,它们也比一般的野兽要更甚。
  这种时候,只要有一个獭怪转身逃跑,别的必定会有模学样,统统做鸟兽散。
  那么一来,我们就彻底安全了。
  “惭愧,惭愧……”我心中暗暗自责,刚才差一点就要放弃抵抗了,竟让老二和明瑶给搬回来了局势。
  看来,终究是天无绝人之路。
  以后,不到最后一步,绝不可以放弃。
  不,就算是到了最后一步,也有可能柳暗花明!
  精神上一有劲儿,身上也就能提起些力气了,我又从地上捡起石子,朝着惶惶不安的獭怪弹去!
  一只獭怪“噗”的倒地,我瞪眼大吼一声:“杀!”

  一众獭怪终于怕了,掉转过头,轰散逃开。
  “赢了!”老二大叫着,晃动辟邪镜,撅着屁股,得意忘形的喊道:“来呀,来呀,咬你二爷的屁股,你二爷的屁股又肥又好吃……”
  “嗬——吼!”
  一声低沉的怪叫打断了老二的话,也惊得林中宿鸟“簌簌”的飞。

  那些原本掉头要逃走的獭怪,在听到这声吼叫之后,竟然又全都止住了逃走的势头,然后回过身来,目光重新变得贼亮贼亮,又朝我们聚拢而来!
  我的心一下子又沉了下去。
  日期:2015-08-02 17:29:00
  老二也赶紧缩回屁股,蒋明瑶指责他道:“不卖能(耍贱)了?”
  “呸呸呸!”老二连吐几口唾沫,然后喊道:“我的屁股一点也不肥,也不好吃!你们还是走吧!”

  獭怪哪里理会他。
  “呸!”老二啐了一口吐沫,道:“老虎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啊!”
  他一把拿出辟邪镜,冲蒋明瑶说道:“明瑶姐,咱们继续!”
  蒋明瑶却摇了摇头,说:“不成了。”
  老二瞪大了眼睛:“为啥?”
  蒋明瑶从袖子里把绿袖给摸了出来,说:“你看。”
  这个时候,那条毒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绿袖,才被我看清楚它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
  它的身子并不长,不足一尺,也不粗,比大拇指略阔些,浑身上下翡翠一样的颜色,绿的浓郁,就连蛇腹也是绿的,三角蛇头,还有两处赤红色的斑点,像是点上去的胭脂。
  它现在软塌塌的伏在蒋明瑶的手掌中,也不吐蛇信子,看上去有气无力的。
  这样的蛇,一点也不吓人,倒是可爱的很。
  “它这是快死了?”老二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蛇身,蛇也不动,老二问道:“咋不动?咬我屁股的时候不是跟飞风似的?”
  “蛇毒快消耗完了。”蒋明瑶说:“再跟獭怪咬下去,绿袖会毒尽而亡的。”

  日期:2015-08-02 17:30:00
  “不是吧?!”老二登时泄了气,道:“那咋办啊?明瑶姐,关键时候,可不能掉链子!你还有没有别的蛇?红袖、蓝袖、黑袖、白袖什么的?”
  “我来的匆忙,就带了它。”蒋明瑶把绿袖重新放回袖中,说:“现在我身上没有别的蛇了,也没有别的灵物了。”
  老二站在那里,干瞪眼了。
  獭怪越来越近,老二慌忙拿着辟邪镜去照,被照中的愣住不动,但是镜子只要一移开,它就又动了。
  没有绿袖的配合,辟邪镜对付獭怪,基本上是无大用处了。

  “哥,你来啊!”老二道:“咱俩配合啊!”
  我捡起石子,朝獭怪弹去,击中了獭怪的脑门,却无法洞穿,“啪”的落地。
  “哥,你咋也不灵了?”老二惊恐的看着我。
  我苦笑一声:“我也不是铁打的身子啊。”
  因为先前频繁的透支施展“一线穿”,我早就累的双臂酸软无力,气息后继不足了。
  这个时候,哪还能继续发威?

  “二爷的屁股要乖乖不得了了……”老二绝望的说。
  “拼了吧!”我勉强提起一口气,正准备拼死了血战,却突然听见“呜”的一声怪响,竟弄得我浑身起毛。
  扭头一看,蒋明瑶双手抱着那黑乎乎的御灵六孔埙,鼓着腮帮子,吹了起来。
  那声音,呜呜咽咽的,又断断续续的,低沉、厚实、清越,像是哭,又像是吼叫,说不出的怪异。
  日期:2015-08-02 17:31:00
  “嘶……啊!”
  老二突然把镜子一扔,哼哼唧唧的扭动起身子来,摇头晃脑,手在胳膊、腰上、脖子上一阵乱挠,眼神都有点迷离了。

  我吃了一惊,连忙把镜子拾起来,喊他道:“老二,你干什么?”
  没想到我喊了他一声后,他扭动的反而越厉害了。
  “老二!”
  我过去一把揪住他,朝他耳朵大喝了一声。

  “啊?!”老二这才浑浑噩噩的停了下来,茫然的看着我:“咋了?”
  “你乱扭什么呢?!”
  “扭?我,我痒啊!”老二胡乱挠挠,说:“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痒的,长棘棘了一样。”
  “毛病不少!”

  刚说完老二,我突然瞧见那些挡在前面的獭怪,也都像老二一样,在胡乱扭动了起来,而且形态各异——
  它们有的趴在地上乱挠乱抠,有的伸着爪子在自己身上乱抓乱划,还有几只抱在一起乱啃乱咬……
  整个场面,又混乱,又恶心,让人毛骨悚然!
  “咦?”老二道:“咋了这是?”
  “快走!”
  蒋明瑶突然放下了御灵六孔埙,声息虚弱的说:“御灵术里的埙声能蛊惑兽性,但停下来之后,它们马上就会缓过来……”
  “原来是明瑶姐你的本事啊!”老二大喜,说道:“你快再吹两口!”
  “吹不动了……”
  蒋明瑶脸色惨白的摆摆手,说:“再吹,我就先死了。”

  我和老二相顾骇然。
  这才知道,原来吹那古怪的埙,也是极其耗费道行功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