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同桌说下面都是水,很难受,让我帮她......》
第270节

作者: 幸运瓶8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我们几人除了萧子萱一声尖叫,吓得蹲在了地上。也都是背靠背的摆开架势防备着,但其实我们心里都没底,毕竟这些人手里拿的是枪,我们又怎么凭着血肉之躯与之反抗呢?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沈昊天和安雅诗的奶奶同时大喊了一声:“慢着!”
  “老农,你我两家也算世交,虽然说你家承诚死在了我家雅诗的手里,但事情总有个原因,目前我还不知道这事情究竟为何,只凭你一家之言,你们就当着我的面说。要杀我家雅诗,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安雅诗的奶奶莫晓笙怒视着农承诚爷爷说道:“还有这几个孩子,既然他们都在承诚临死时的现场。那他们就都是见证人,你又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想杀他们?”尽司围圾。
  “不错,农老爷子,我带着这些孩子来,可不是为了让你杀的,”此时沈昊天也板着脸说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青帮没有要包庇他们的意思,但事情总该先问出个黑白曲直,如果错真在这些孩子们的身上,不用你们动手,我沈昊天亲自动手给你们一个交代。”
  “还问什么?”莫晓笙和沈昊天的话刚说完了。农承诚的父亲又是咆哮着喊道:“我家承诚死了,这就是最大事实,就该有人为他偿命!”
  “农经纬,你先给我闭嘴!”这个时候农承诚的爷爷突然对着农承诚父亲农经纬喊了这么一句,然后又在我们几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最后问道:“你们这几个孩子里,谁是周毅?”
  一听这老头直接点了我的名字,我先是怔了一下,但立刻就往前走了一步,正色答道:“我就是周毅。”
  “哦,你就是周毅。”农承诚爷爷看了看我,一点头说道:“就是你在和我家承诚争夺安雅诗,和我家承诚始终水火不容,最后以至于害死我家承诚,没错吧?”
  听这老头说完了以后,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时一点头说道:“不错,就是我。”
  见我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这老头倒还眼中带着赞赏的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很好,你这个年轻人倒还有些担当,既然你都承认了,那让你给我家承诚偿命,你应该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吧?”

  “来人,先把这个周毅给我抓起来!”农老头的话刚说完了,农承诚父亲立刻又是对着那些黑衣大汉喊道。
  那些黑衣大汉中,立马就有两个人要走上前来,对我动手。
  “我看谁敢!”
  但还没等那两个黑衣大汉走到我身边,雷雨薇和沈浪便立刻把我护在了中间,然后摆出架势怒喝一声,大有要拼命的架势。
  “下去,先不急,既然他们进了这屋里,那谁都跑不掉。”农老头看着雷雨薇和沈浪只是冷笑了一声,便让那两个黑衣大汉下去了,然后又对着沈昊天说道:“沈昊天,这两个孩子应该是你的儿女了吧?”
  “不错,”沈昊天对着农老头一点头说道:“正是我的儿子和闺女?”

  “好,”农老头又是一点头,看向雷雨薇和沈浪说道:“你俩是不是和周毅始终在一起与我家承诚作对?我家承诚临死之前,你们是不是也在现场和他打斗?那么他的死,你们是不是也参与其中了?”
  雷雨薇和沈浪互相看了看,又都看了我一眼,一起点头对农老头说道:“没错。”
  见他俩也都承认了,农老头又是看向沈昊天说道:“沈昊天,这可就是你青帮对不起我农家了吧?那我农家要他们偿命也是理所当然吧?”
  农老头的话刚说完了,还没等沈昊天答话,突然秦辰在如此紧张的气愤下,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不由的就让所有人都朝他看了过去。
  那农老头当时皱眉对着秦辰就是问道:“你又是谁,又为什么要笑?”
  “哦,我叫秦辰,也是跟着我们毅哥的,农承诚死的时候,我和萧子萱也在,”秦辰对着农老头介绍了自己,顺便还拉了一把萧子萱,然后依然笑呵呵的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要笑吗......嘿嘿,我还以为这农氏家族既然是四大家族之首,总该是个有教养,讲道理的豪门家族,没想到也不过就是个仗势欺人的土豪罢了。”
  秦辰这话当时把在场的众人都说的一惊,农家的人更是一脸怒容的瞪视着他,而那农老头也是压着怒火问道:“你这个孩子此话怎讲?”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农老爷子知道的这一切都应该是从跟着农承诚的四大金刚那里听来的,”秦辰微笑说道:“四大金刚跟着农承诚,如今农承诚死了,他们自然是把所有责任都往我们的身上推了,而你农老爷子只听他们的话,就想滥杀无辜,那不是仗势欺人的土豪,又是什么?”
  “哦,你的意思是,你们在承诚的死上,一点责任都没有了?”农老爷子一听,不由蹙眉问道。
  “不,我也不是说,一点责任没有,毕竟我们和安雅诗都是朋友,当时也确实都在场,这责任多时候是有点,但我们还不至于去给农承诚偿命。”秦辰依然面不改色的说道:“刚才安奶奶也说了,事情总该有个起因,那么这起因是什么呢?”
  “哼,起因当然是这个周毅不要脸的勾引我家承诚的女朋友安雅诗了。”秦辰的话光说完了,农承诚父亲便指着我怒声骂道。
  “据我所知,应该不是这样吧?”秦辰说着话,便看向了我,然后对我说道:“毅哥,这是你和安雅诗农承诚三个人的事情,目前只有你一个当事人在,所以我觉得你该把事情说清楚了。”
  我一点头,便看向农老头说道:“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和雅诗在一起之前,雅诗并没有和农承诚在一起,所以农承诚和雅诗只能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算不上情侣,而我和雅诗在一起以后,她也说了,她只对农承诚有姐弟之情,所以根本就构不成我抢农承诚女朋友一说。”
  “不错,”我的话刚说完,莫晓笙也立刻看向农老头说道:“老农,我给我家雅诗从小算过一卦,雅诗这孩子一辈子只会跟一个比她小的男人,大家都以为是承诚这孩子,但试试告诉了我们不是他。”
  莫晓笙说到这里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农经纬,指着他说道:“我知道老农你这几年已经很久不过问家里的事了,都是交给了经纬这孩子,但你可知道,因为我家雅诗不和承诚在一起,经纬就趁着我安家正处于危机之时,要挟我家,强逼雅诗和承诚在一起吗?”
  这话一说完了,农老头不由的一愣,随后冷眼看向了农经纬,那农经纬当时一低头,没敢去看自己的父亲。

  一看农经纬的样子,农老头肯定心里已经明白,但他却也没去问农经纬,而是一抬头说道:“孩子们的感情事,不是咱们老人能管的,我只想问,我家承诚死于雅诗和这些孩子的手里,这个责任是不是要他们来负?”
  日期:2015-06-1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