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是的,你就是让我草的。你跟我在一起既然那么不高兴,应该想和我分开了吧?”
  她没说话,服务员看不下去了,劝道:“哎帅哥,人家好歹也是你女朋友,不要那么凶嘛。你那么好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跟了你是你的福气啊,对自己女人好点没什么你说是吧。”
  我说:“我觉得有什么!我靠我做什么怎么对我女朋友还要你来管我?你看不下去你泡她和她搞同性恋好了。新年快乐,封你一个红包。谢谢你的多管闲事,再见。”
  我拿了五十块钱给了服务员,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我以为夏拉会跟那多事服务员多嘴几句,没想她直接小跑跟着我出来了。
  跟在身后,她想牵牵我的手,想让我不要生气,我说:“手机拿来。”
  她问怎么了。
  我说:“拍照啊。”

  她高兴说好,然后跑向花田。
  拍了一个多钟头的照片后,我累极了,坐在田边抽烟。
  车流终于慢慢的蠕动往回去的方向开。
  夏拉看着她一张一张的照片,甚是满意。
  她手机响了,手机屏幕显示,大雷老板。

  大雷老板,我不认识。
  夏拉接了电话,那人好像是看了夏拉发的朋友圈,知道夏拉在花田,想邀请夏拉现在去他的休闲庄那里坐坐喝茶,说是离这里不远,就在回城的路上。
  夏拉挂了电话后对我说:“这是我朋友,他是一家服饰代理商的老板,在这里也开了一个可以玩乐的休闲庄。”
  我说:“你跟我说这个干嘛?老子对他不感兴趣。”
  她说:“不是,我是叫你一起去。这个男的年纪不大,长得不错,家里有点钱,可他可厉害了,不靠家里,靠自己,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就身家千万了。以前想送我一套房子,我没有要。刚才发了朋友圈,他看到了,邀请我去坐坐。”

  言谈举止中,我隐隐约感觉夏拉拿出这个男的来和我对比,意思就是告诉我说:看,你张帆对我夏拉这样子,我夏拉不照样那么多男人喜欢,哪个不比你强,送车送房的。
  我看着得意洋洋的夏拉说:“那你去坐呗,用力坐,狠狠坐。我先回去了。”
  我也不等她答我,我就站起来走了,她问:“那你怎么回去?”
  我说:“我去坐车也行,走路也行,拜拜。”
  我走了没几步,她跟了上来,有点投降的意思,说:“我和你回去吧。”
  以前我低三下四对女人,什么尊严啊,丢人啊,全都没了,我现在反正女人多,跑了你夏拉我也不会太在乎,反正女人多,爱走就走,我决不妥协。
  夏拉看我这幅样子,她先妥协了。
  我说:“没关系,你去和你的老板坐坐。”

  夏拉拉着我的手,说:“好嘛不生气了,我们回去吧。”
  我说:“真没生气,那行,送我回去。”
  夏拉忙问:“送你去哪里?”
  我说:“监狱啊,能去哪里。”
  夏拉说:“那我呢?”
  我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去哪?”
  夏拉忙说:“可是你不是说要陪我两三天吗?”
  我笑了笑说:“夏拉,这话是你表姐说不是我说,我也没答应。再说了,我们在一起玩除了吵架还有什么,老子和你在一起就没点快乐的,当然,除了搞你的时候。”
  她脸红了,往前走。
  两人上了车,夏拉发动车子,车子徐徐跟着车流出景区。
  车子开着开着,我的手机响了,是谢丹阳打来的,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我差点接的时候她挂断了,接着没再打过来。
  我只好打过去,她却不接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打过了,响了一声又挂了。
  我打过去,她却直接摁掉我电话,成了正在通话中。
  臭娘们想干?
  我直接彩信发了她两张刚才被我弄哭的丑照片给她。
  这下可好,她马上来了电话:“你给我删掉!”

  我嘻嘻笑着说:“我不删。”
  谢丹阳气道:“你删不删,我告诉徐男!”
  我说:“你告诉呗,你告诉了她,我把你照片贴满我们宿舍楼。”
  谢丹阳说:“你敢!”
  我呵呵的说:“我何止不敢,我还要发朋友圈,发qq空间,发微博,到处发,我发,我发发发,我发哭你。”

  谢丹阳眼看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张帆哥哥,拜托你了,删掉好不好?”
  她这么一嗲,弄得我心痒痒的,她还懂得这样子啊。
  我也跟着她嗲起来:“不嘛姐姐,要不你来伺候伺候我,奴家一高兴,保不准就删了你照片。”
  谢丹阳好声好气:“好嘛张帆哥哥。”
  我硬起来说:“不行!我叫你厉害!”
  她说:“我怎么厉害了?”
  我说:“是的,你的嘴和手都很厉害,我很舒服,折腾一次让我舒服一次,我就删除一张,怎么样?”
  她骂道:“王八蛋张帆,你去死!”
  竟然叫我去死,我直接挂了电话,然后马上发了她两张更丑的给她。
  她只好又打了过来,我说:“不要和我谈照片的事,现在涨价了,你让我搞一次,我就删一张。”
  谢丹阳说:“我会有办法让你把我照片交出来。我给你打来,是因为我妈妈爸爸想找你今晚吃饭。”
  我连忙拒绝说:“不要,你那妈妈,我伺候不起,算了,我这大年初一,新年第一天的,不想心情不高兴,否则一年我都倒霉。”
  谢丹阳说:“我妈妈也觉得昨晚有点过分,今晚好好叫你吃个饭,就我们家人啊,我,我爸爸妈妈,还有你。”
  我呵呵了一声说:“不去!”
  她说:“你来不来!我妈妈真是要有话和你说。来嘛,看她那么心急,应该是好事。”
  我说:“什么好事,红包吗?给多少?”
  她说:“也许比红包更好。”

  我也好奇了,心想,到底说什么呢?真有什么好事吗。
  但是我还是不太信:“去可以,除非你今晚让我搞三次。”
  她说道:“你怎么就永远那么粗俗呢?”
  我说:“天底下的人没几个不粗俗的,我只是更突出人性和自己的想法罢了。这说明我是坦荡荡的君子。”
  谢丹阳道:“呸,你还君子,世界上就全是小人了。我不会答应你这个过分要求。”
  我说:“行,那拉倒呗,拜拜。”
  她急忙道:“等等,你就真的不帮我?”
  我说:“你自己说你妈妈找我有事,我能帮你什么,我帮得到你什么?”
  谢丹阳说:“我妈妈这几天老是要安排我去相亲,说谁谁家儿子留学回国过年啊,谁儿子外派迪拜回来过年,让我见见,我很烦,你就来再吃一个饭可以吗?”
  日期:2015-06-1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