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一听,皱起了眉头:“是吗?我不记得了呀。那我问了什么,你回答了什么?”
  我说:“我哪记得啊,反正你问了,什么都问,问我之前的女朋友是谁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唉头疼,不去想了。”
  这下她是确认我喝了那个药,但她自以为自己也喝多了,想不起来到底和我讲了一些什么。
  行吧,留给她下次继续给我下药,灌醉我,不然我还没机会折腾这个腿模。
  吃完后,夏拉收拾了一下,然后她去洗澡,洗漱后,看起来精神多了。

  酒是好东西,但是喝多了,第二天就不是好东西了。
  难受。
  夏拉去拿了车,我在小区门口等她。
  出来了。
  是一辆白色的丰田凯美瑞。
  腿模啊,大学生啊,年纪轻轻的就开了凯美瑞。
  如果用我的工资买这个,不吃不喝凑七八年才行。
  上车后,两人出城前往花田。

  十一点多到了花田镇,到了花田镇,就一直堵车了,堵了好长好长,花田变成了车海了。
  好多车主干脆把车靠边一放,步行几公里前往花田。
  夏拉也把车放好,步行前往花田。
  好多人,花田景区人就多,远远的山脚寺庙人更多。
  我说:“要不我们去照照相,就别去拜神了。”
  夏拉露出不高兴神色,看来她是想着去拜神的,我一看她这种表情,心想,老子干嘛要迁就你,于是当即不高兴说道:“你不爽是吧?那你爱去拜神拜神,我自己在这里玩。”
  她看看我,说:“不是,那我们先去那边,在门口拜拜也好吧。好不好嘛?”
  我很大爷的说:“哟你央求我,当然好啊,但是只能在门口,不许进去,拜拜就走。不然你自己玩,我自己玩我的。”
  她嘟了嘟嘴说:“好吧。”
  两人去了寺庙门口,买香啊,一小束八十块啊,真是坑娘啊。
  她买了一束,我不买,我就看着她点香拜神,好多人挤着买票进里面,有的还在外面跪着。
  点香了后,夏拉弯腰拜神嘴里念念有词,我远远坐着,抽烟。
  拜完后,她过来说:“我们走吧。”
  我说:“拜完了?要保佑什么呢?”
  夏拉说没什么。

  我说:“保佑你找到一个好男朋友,高富帅,总裁,有本事,疼你爱你。”
  夏拉笑笑说:“我和你了,还要高富帅做什么。”
  我呵呵说:“没事,我们做朋友就好。”
  她倒是惊讶了:“为什么?”
  我说:“我们做朋友不好吗?现在我们不就是朋友吗。你不想做朋友也行啊,随你。”
  她低着头,往前走,手却挽住了我的手,我感到惊奇,大家都是演员,没必要做的那么真。
  挽着我的手,好多人侧目看夏拉,因为她很高,腿很长,人漂亮。
  到了花田,她到了花田间,让我拍照,摆出各种或是性感或是单纯或是可爱的姿势,让我拍。
  我拍着拍着,夏拉说口渴了,眼巴巴看着我,想让我去买水。
  我说:“你口渴你看着我干什么,总不能尿给你喝吧。我自己也口渴啊这么忙活着给你拍了半天照片,去买水啊!”
  她不高兴了。

  我说:“不高兴是吧?”
  她勉强笑笑说:“不是。”
  然后她去买水了,我要你贱,你他娘的还真当我是软柿子来捏,当马儿骑,我日你。
  我坐在花田田边草地上,今天天气特晴朗,春节很少见大年初一这么好天气,而且气温十八度,好多游客。
  我点了一支烟,悠悠然抽着。
  一把伞遮在我头顶,帮我挡住了阳光。
  我抬起头,身旁的人坐下来。
  竟然是谢丹阳。
  不过遇到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到了节日,特别是春节,该回老家的都回去了,留在这座城市的,这个季节也不可能去海边游泳,特别是初一,就来这里烧香拜神,照照相,踏踏春。

  如果李洋洋和贺兰婷也在城里过年,也许还遇到李洋洋或者贺兰婷也不定。
  谢丹阳坐在我旁边,给我打着伞,我朝她脸上吐了一口烟问道:“真不巧,又遇到你了。怎么了丹阳姐一副不开心的脸。”
  谢丹阳不小心吸了一口烟,咳了几声然后打了我一下说:“别对我脸上吐烟。”
  我靠我何止朝你脸上吐烟,我还吐你肚子里。
  于是猛吸一口,然后抱住她的脖子,直接就吻上去,把烟吹进她嘴里。
  谢丹阳推不掉我,来得太突然,然后呛到了,就咳啊咳的,泪水都出来了。
  我开心的哈哈大笑:“没想到美女被呛到也那么丑。”
  我拿着手机给她拍了几张被呛到的表情。
  她停下来后,打了我几下,气着说道:“把手机拿来,给我删掉!”

  我跳起来:“咿,来抢呀,我不删掉。我要晒出来,放在我宿舍卫生间,每天羞辱你照片。”
  她追过来:“快还给我。”
  我哈哈跑着:“我不还啊!”
  在花田里被绊倒了,她也跟着被我绊倒倒在了我的身上。
  压着我,说:“还我照片!”
  我说:“哟,你这是在干什么,要把我就地正法嘛?哎,你看过那个什么电影没有,在玉米地里整的,你说要不是周边游客多,咱要是在这里整,也别有一番滋味。”
  她骂道:“谁和你整,你把手机给我,快点删了!”
  我说:“可以,但是你先给我整。”
  她气着和我抢,可是抢不过啊,我干脆翻身一把把她压在我身下,扣住她双手,然后随便捏了她的脸然后用力捏痛她屁股,她呀的尖叫一声,我说:“小声点,不然等下别人都看见了。哎,你说监狱里让我们学这些擒拿术也挺好,跟媳妇打架不怕输了。”
  她蹬了蹬腿想要踩我:“快点放开我。”
  我问道:“你和谁来啊?家人吗?”
  谢丹阳说:“和谁关你什么事?你和一个女孩子来是吧?”
  我说:“是啊,有什么问题?”
  她说:“我没问题,但如果让我家人看到你和她这么挽着手,那我家人一定会骂我。”

  我说道:“原来这样,那好吧,等下我和她就走了,保证不让你们家人看到。话说,你和你妈妈和好了。”
  她说:“关你什么事。快点放开我。”
  我嘻嘻笑着:“放你?我还没玩够。”
  然后我就动手咯吱她,她笑了起来:“张帆,你快放开我!死王八蛋,快,放开,放我。”
  谢丹阳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我玩得不亦乐乎:“我说,美女也怕痒啊。”
  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张帆放开我。”
  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急忙放开她:“哎你哭了啊。”
  她坐了起来,打了我一拳后,擦了擦眼泪,气呼呼的站起来走了。
  我在后面跟上去,她推开我:“别跟来,你走吧,我爸我妈在那边。”

  我说:“对不起啊,我玩过火了。”
  她不理我,走了。
  是玩过火了一点,都玩哭了。
  唉。

  算了,改天再好好道歉吧,她现在还在气头上。
  回到了刚才的田边,夏拉已经站在那里,看到我问道:“刚才去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