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拉随即又问:“那你,那你是不是她派到我表姐身旁的。”
  都那么直截了当了,是夏拉喝迷药喝晕了还是她以为我晕了。
  我说:“不是,那你呢,是你表姐叫来查我的底的吧。”
  她直接就点了头:“表姐说你这人很值得怀疑。”

  想来下的那个药,真是迷幻*了。
  我问夏拉:“你家是什么情况,和你表姐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么好?”
  她迷离着眼睛说:“爸爸和别的女人在外面有了孩子,我和妈妈从小被抛弃,后来一次我妈妈无意在水边救了我表姐,上大学我来这里,就和表姐一直在一起。”
  厉害,问的全都答出来了,跟我看那监控中她两对话的情况差不多。
  我又问:“夏拉,和多少个男人整过?”
  她晕晕沉沉的说:“两,两个,一个只用过手,初恋要了身子。哦,还有你。”
  我又要问跟我搞的舒不舒服。
  她昏过去了,就靠着椅子耷拉着头。
  我问了她两次怎么样了,还清醒嘛,她已经昏过去。
  我扶着她进了房间,管他那么多了,搞完再说。
  扶着夏拉进到房间后,我问她:“搞你好不好?”
  她晕沉沉说:“不好。”
  我哼了一声说:“不好?不好也要搞。”
  接着就三下五除二干掉她衣服,然后看着精灵剔透的这对大长腿,扑了上去。
  真舒服啊。

  没想到我这种吊死的人生也有搞模特的命。
  我很喜欢马基雅维利君主论中的关于命运一段。
  当命运正在变化之中而人们仍然顽强地坚持自己的方法时,如果人们同命运密切地调协,他们就成功了;而如果不协调,他们就不成功。我确实认为是这样:迅猛胜于小心谨慎,因为命运之神是一个女子,你想要压倒她,就必须打她,冲击她。人们可以看到,她宁愿让那样行动的人们去征服她,胜过那些冷冰冰地进行工作的人们。因此,正如女子一样,命运常常是青年人的朋友,因为他们在小心谨慎方面较差,但是比较凶猛,而且能够更加大胆地制服她。

  命运是我们行动的半个主宰,但是它留下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归我们自己支配。(举例河水泛滥之与人类,一旦泛滥,人类无能为力,但如能事先加强防御,则可能避免灾难。)
  命运易变,人性难移。如果人们同命运同舟,他们就成功了。如果与命运违迕,他们就失败了。
  迅猛胜于小心谨慎。对于命运这个女神,你想要制服她,就必须鞭打她,冲击她。人们可以看到,命运女神宁愿让那些敢于行动的人们去征服她,而不愿那些行动冷静者所奴役。因此,命运正如女子一般,乐意做青年人的挚友,因为青年人不圄于小心谨慎行事,他们血气方刚,办事迅速,制服命运女神这差使对他们来说,实在不在话下。
  是的,诸如我搞的这些女神,无论是用诡计计谋还是用暴力推倒,就算她们不是心甘情愿,但也是宁愿让我这种敢于行动的人去征服她们,而不愿被那些行动冷静者和不愿行动者所奴役。
  正在最后关键时刻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是王达打来的,因为之前就发了祝福信息,也问我在哪儿了,我没有回信息,估计是打来问我今晚如何过节,送祝福什么的,他已经回老家了。
  我不理,谁知又打了过来。
  打了第三次。
  实在是讨人嫌,我干脆停下,从衣服口袋中的手机拿出来。
  接了电话,一看竟是李洋洋打来的,“洋洋?”
  李洋洋在那头开心道:“张帆哥哥,新年快乐。”
  我呵呵说:“快乐快乐,你也快乐。”
  她问道:“你睡觉了吗?”
  我说:“没呢,刚吃饱喝足,在床上。你呢?”
  我没想到她还会给我来电话,我以为她会像小朱一样,走了之后就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李洋洋说道:“我刚才刚吃完了年夜饭,你呢,和谁吃啊?”
  我说:“我啊,我和同事们吃的。呵呵。”
  其实我也不知道聊什么好。
  她说:“我姑姑带来我表弟,好可爱。肉嘟嘟的,我等下发微信给你好不好?”
  我笑着说:“好啊,但我很少上微信,我微信就是我之前号码,你加吧,但我可能没空上微信。”
  这时,身下的夏拉朦朦胧胧中嗯啊了一声。
  李洋洋警觉问道:“张帆哥哥你在外面呀?”
  我说:“是,回去睡觉了,改天再打吧。”
  她没说什么,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那好吧,再见。”
  我挂了电话。
  然后继续。
  醒来后,我口渴得很,套上上衣出去找水喝。
  夏拉已经起来了,穿着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
  我出去后,也没理她,到冰箱那里,拿了一瓶纯净水喝。

  喝完后,我对夏拉打招呼道:“早啊,大年初一,新年好。”
  她看起来还是昏沉,愣愣的嗯了一声。
  我问她道:“怎么了,昨晚喝多了,头晕是吧?”
  她恩了一声,没回话。
  行吧,老子也懒得理你,只是这大年初一,不知道要做点什么好。
  看她这鬼样,也不爱搭理我,我也懒得理她了,干脆洗漱后穿上衣服,出去了。
  我想去镇上,小镇上那里,看看那个监控,昨晚康雪到底去那里干嘛了。
  谁知出门后,他妈的没车。
  只好怏怏回来了。
  夏拉刚才在我走的时候,是愣愣发呆,我回来后她问:“外面是不是没早餐?”
  她以为我去买早餐了。
  我点头说:“哦,是啊,没早餐。”

  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喝了一口水后,说:“煮面吧。”
  我说好。
  她去收拾碗筷洗了,我去煮面。
  煮好后,两人随意吃了一点,口干舌燥,都是喝汤了。
  夏拉问道:“今天有空吗,我们去花田看看油菜花吧。”

  在我们这里东南方向出城二十多公里,有一片花田,很漂亮,逢年过节的,好多人去那里旅游拍照采风踏春,还有一座寺庙,求神拜佛的,中秋重阳清明春节更是隆重人山人海。
  我说:“好啊,就是刚才出去看了一下,好像没车。”
  夏拉说:“我有车。”
  我说:“哦,那就去看花田吧。”

  我问:“昨晚,你喝了那么多,没事吧。”
  夏拉晃了两下头说:“头很痛,昨晚我已经记不得后边了。”
  我心说,你他吗的放了一大包迷幻*都喝完了,当然记不得,还好喝的不是我,不然我现在就成了你的样子了。
  我说:“后边啊,你问了我好多东西,我也不知道问了什么,反正问了很多,我都告诉你了,你问我答,可我也喝多了,不记得什么了啊。”

  日期:2015-06-1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