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突然吞吞吐吐:“我,我,我和你那样了就想对你好点,不行吗。”

  这明显就是假话啊,莫非那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我有了警戒心,便说:“除非你也喝,你一瓶我一瓶,我就喝,行吧。”
  她爽快的说:“好啊!去拿啊!”
  我靠为什么那么爽快?那可是洋酒,就算是小瓶装,也不至于那么爽快吧。
  而且,为什么要我去拿?
  这一定有问题。
  于是我说好,然后进去她房间拿,进她房间后,我马上假装翻柜子,却透过门缝看外面的她在干什么。
  她从我刚开始离开位置就有点坐立不安的焦急,她在我刚进来她房间,就马上起身,从她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包,包里有粉末状等物,倒进了我的酒杯里,我日你吐血你把老子支开给老子下药了!
  怪不得啊!

  不知道是什么药,反正已经下了,不是迷药也是迷魂*,不然就是催醉,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翻找她床头柜,果然找出了两瓶洋酒,就五十毫升的,没多少,这一瓶一万多,真他妈的舍得下血本,谁送的。
  我出去后,把两瓶酒放在夏拉面前说:“这两瓶,要一瓶一万多,真的假的。这酒瓶是漂亮,可不至于那么贵吧,人家喝那个多少年的xo人头马,那么大瓶,估计装三四斤的,也才不到一万。”
  她说:“是一个追我的男孩送的,富二代,经常去欧洲各国游玩。”
  我说:“哦是这样啊,那你有没有和人家动心啊什么的。”
  她说:“他连我的手都没碰一下好吧。”

  我心里笑了,富二代送你这个那个,那么贵的东西,连跟汗毛都没得碰。
  她端起红酒杯,说:“喝这个之前,我们先把杯里的红酒喝完吧。”
  我看着这个杯子里的给她下药的红酒,我肯定不能喝,干脆假装碰掉摔了好了。
  可我又想,这样子岂不是便宜她了,我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何把这杯子的酒给她喝了呢?
  现在肯定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支开她,然后把杯子换了。
  我摆摆手说:“不行,我得先喝这一万多的,这杯酒等一下。我等下会喝。”

  她举起了杯子:“先喝完红酒呀,我敬你,新年快乐。张帆,我可是很少敬酒别人呀。”
  我说:“我先喝这个,你要喝你先喝,要不你先陪我喝这个,然后我们一起喝红酒。”
  她面露难色说:“可是我酒量不好,喝了洋酒我就醉了。”
  我说:“那我们只开一瓶,尝一尝呗。”
  说着我开了一瓶,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一人一点,然后说:“喝洋酒要兑红茶吧。不过这么贵的酒,应该亲自尝尝。”
  说着我举起杯子,然后敬酒她:“来,干杯。”
  她喝完了,一口气,我也喝完了,妈的一股火油味道。
  还是要兑红茶才行。
  夏拉一定说喝了红酒再说,看来夏拉这人的水平,和她表姐真是没得比,就这么大张旗鼓的逼我喝这杯酒,就算我没有亲眼看到她下药,我也会怀疑的了。
  我说:“不行,我要喝完这一瓶。”
  我起身去拿两大瓶红茶,然后兑了洋酒,也给她搞了一杯。
  红茶故意弄很多,洋酒很少。
  两人一边东拉西扯的聊着诸如为什么不回家啊,平时多久回家啊之类没营养的话题一边喝酒。
  连喝了五杯酒后,其实都是红茶的多。
  她终于要上厕所了,上厕所的时候,我迅速把我的红酒杯和她的红酒杯换了。

  她回来后,脸特别的红,说:“我有点晕了,再喝完这杯红酒,就不要喝了。”
  都他妈的这时候了,还不忘要干掉我。
  行,来吧。
  我拿起洋酒,喝完了:“这么贵的酒,不喝不行啊。红酒也是要喝的,不要浪费。”

  然后两人拿起红酒杯,干杯。
  她生怕我喝不完,一口气就喝完了,我也是一口气就喝完了。
  她心里一定在高兴,高兴下药了辛苦了一晚上终于让我喝了,而我心里更高兴,看你还不倒。
  这药八成是康雪那个奸邪女人弄来给夏拉的,不知道是什么药,不会是把人毒死的药吧,妈的就算我不用担负刑事责任,也让我一辈子良心难安啊!
  夏拉喝完了这杯酒,居然兴高采烈了起来,滔滔不绝和我聊着:“你谈过几次恋爱。”
  尼玛,莫不是春药吧,但是她不至于给我下春药啊,下春药给我有毛意义啊,她的目的只是为了套话。
  我说:“恋爱就少了,估计一两次,乱爱就多了,七八次不止。”

  夏拉看着我问:“有那么多吗?”
  我问她:“你我之间,算不算?算了,我们至多是炮友。”
  她低下头,说:“我们什么也不是。”
  我说:“对,我们什么也不是。”
  她若不是身负重任,早就要告我强她,那我又如何算是她心中恋爱名分的人,我在她心中就是被定罪了的强j犯。

  夏拉有些眼神迷离,难道真的是春药,那今晚可有得折腾了。
  她说:“我有些头晕了,你呢?”
  我假装也晕了,说:“是啊,那洋酒,太厉害了。不行,我要去拿水来喝。”
  说着我站起来,然后假装站不稳,啪嗒一声扶着凳子翻倒在地上,她过来扶起我,她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我被她扶起来坐在凳子上,她说:“我去拿给你。”
  我说:“哦,指导员,康雪,我要白的,不要那个的。”
  我假装语无伦次。

  她看看我,问:“你喝多了呀,我是夏拉啊。”
  我迷茫着眼睛说:“啊,夏拉啊?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刚才她还在这里啊。指导员,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夏拉呢?指导员,我要水好吗?”
  她看起来甚是满意,迷离着眼睛点点头,然后去拿了一瓶白酒倒进一个杯子里来给我。
  我草,真是毒辣,叫她给我端水,她他妈的竟然弄了白酒过来给我。
  我看着这大杯白酒,我总不能喝完啊,喝完了我可要挂了,估计有半瓶啊。
  可是我还要装,装出我已经被弄晕的样子,我咕咚喝了一大口,呛得我差点泪水冒出来,我强忍住,把杯子放在桌上说:“这水不是水,是雪碧吧,怎么那么呛。”
  她满意的说:“是雪碧,你多喝两口,会好些。”

  我说:“等会,我肚子很胀。”
  她开始问正经事:“张帆,你过年怎么不和你表姐过啊?”
  开始又要问我和贺兰婷的关系了。
  我回答说:“我恨我表姐,我为什么要和她过年。”
  她又问:“可我好像,听说,你和你表姐,你表姐对你挺好,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以前的女朋友?”

  其实如果康雪让人去查我们家,估计可以查出来真假,但也难说,我们家在山里,少亲戚朋友,邻里之间因我家穷也少走动,父母也寡言,之前爷爷奶奶就不和我们一起,我们家过年过节有什么亲戚来往的旁边人都少知道。
  除非康雪找人去逼问我父母,不然不太可能查的出来贺兰婷到底是不是我表姐。
  可是我父母也不太可能说我家情况啊。
  我回答夏拉道:“呵呵,你想多了夏拉,我女人很多,但她的确不是我女人,信不信随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