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那么多?别把我灌醉,让我漏嘴了啊。”
  放钱进了红包,把红包准备好了,准备了十个,我问:“应该够了吧。”
  她说:“再放多三四个,小孩子也发吧。”
  我说:“妈的人家徐男还给我八千,还说什么如果剩下就让我自己看着办了,他妈的,剩下什么啊如果不是你给多点,我要倒贴了。”
  谢丹阳问我:“你是不是干什么都要看钱?”
  我急忙说:“呵呵这倒不是,不过嘛,无利不起早,你说是吧。”
  谢丹阳说:“等下吃晚饭,我封你一个一八八八的红包,好吧?”

  我说:“那倒不至于,我就是胡扯一下,别太当真的,当然你真的给我的话,要是我推辞不了,那也没办法。”
  谢丹阳骂道:“那我就偏不给你了。”
  我嘻嘻说:“那我就把你随身携带那个棍的事情告诉监狱同事们!”
  她骂道:“你敢?我弄死你。”
  我说:“来吧,求你弄死我。”
  谢丹阳气气的说:“这不怪你,这是我妈,我爸也软弱,从来不敢说我妈一句!爷爷奶奶在,她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觉得你一定想到过,要是谁娶了我,一家子一定被我妈妈闹得鸡犬不宁,特别有了孩子。对吧?”

  我呵呵的说:“你想多了丹阳姐,我可没敢想过要娶你,至于哪位有那么好的福气娶到你,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你未来老公脑子里的想法。”
  她说:“什么时候你也学到官场那些油腔滑调的东西。”
  我说:“没办法,身在其中,身不由己啊。丹阳姐,你还是回去吧,不要为了我弄成这样。”
  谢丹阳说:“我不回去,除非我妈给我道歉。”
  刚说完她妈妈打了电话过来,张口便说:“你这耍什么脾气?一家人都在你就耍脾气,你还不给我好脸色看了!”
  谢丹阳直接挂了电话。
  苦笑了一下看我。
  她的肚子居然也咕咕叫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看我。

  我说:“原来漂亮的美女肚子除了生孩子,饿的也会叫得比我们难听。”
  她说:“那走吧,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电话又打了过来,谢丹阳直接关机。
  她开车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胸脯说,“能不能夹着笔。”
  她面无表情说能。
  我说真想试试。

  她说下次可以试试夹着你那里。
  听得我一阵激动,都有反应了,连声说谢谢。
  她说:“别太激动,和你开玩笑的。”
  我沉下脸:“骗子。女骗子。”
  她笑了:“你不知道女人的话都不能相信吗。”
  我说:“骗子。”
  两人逛了好几条街,到了一家车站对面的简餐店吃了一人一份红烧排骨套餐。
  然后就各自散了。
  她问我要不要送我去和家人吃饭,我当然说不用,毕竟我是骗她的,然后说:“回去后别和你妈妈吵架了,她也真的是为了你好。”
  她说:“好了你也不要废话了,听了太多了。那我走了,新年快乐,改天见。”

  我说:“路上小心,好好过年,不要吵架。”
  谢丹阳走了,我拦了计程车,去了康雪家里。
  在楼下也买了一些东西,一箱王老吉,一箱水果,一些菜,还有两瓶红酒,三百六十的红酒。
  你喜欢喝,老子灌死你再继续折腾你,再买多两瓶,怕康雪在,不够喝。

  买单的时候,买了两盒十二个装的套,够不够用,够不够用,整死你,就算自己先死也要整死你。
  我要在整女人中跨年。
  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便让超市老板叫个送货员帮忙送上去。
  夏拉一个人忙着做菜,说话她的手艺实在不咋地,不过好在用了点心,尽管并不是太用心,见到我的时候,夏拉笑笑说:“你来了。”
  我说:“是的,我来了。”
  她看着我和送货员拿进来的那么多东西,说:“来就行了,不用拿那么多东西啊。”
  我说:“就是一点点东西,不多不多,这过年的,不买东西也不好啊,反正我们都是要吃要喝。”
  送货员走后,我换好了鞋子,问夏拉:“你表姐呢?”
  她说:“哦,我表姐说她今天没有时间了,要在监狱里忙,就我们两人了。”
  我心想,康雪在监狱里忙?忙什么毛,贺兰婷说康雪今晚可是要去镇上干什么事,让我去跟踪。
  不过我实在不想去,这大年夜的,都不得让我消停安宁一下子。
  夏拉忙着,我说我去帮忙,她说不用了。

  我看着桌上四个菜一个汤,有鱼有肉,还有虾,煮过了头,看起来红得有点老。
  我把买来的东西放好,在客厅看着夏拉在厨房里边忙活,在炒菜,专心致志,她系着围裙,长发垂下及腰,屁股微翘,长腿笔直。
  我突然生了淫y之心。
  直接撕开一个套子,过去从身后抱住她,她呀的叫了一声:“干嘛啊!”
  我说:“你忙你的,没干吗。”
  接着解了她皮带拉下她裤子,她啊的大叫一声:“不要啊!”
  我可不管她,快速的套上就开始。

  她惨叫一声,然后手拿着锅铲抓着壁橱,我在后边折腾起来。
  她关掉了燃气,呀呀只叫。
  十几分钟后,最后刺激中我完蛋了。
  我去卫生间洗了一下,然后回到客厅,点了一支烟,躺倒在沙发上,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嘛。
  夏拉有些脚软了,她做完了这个菜,后面两个菜就随便倒在一起炒炒几下就出锅。
  我看着她,脸蛋微红,表情有点不悦,毕竟我没有**也没经过她同意就这么折腾她,我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像是被我强着来了。”
  她脸上神情先是闪过一丝不悦,接着很快恢复,估计想到了她自己身负重任,要整死我呐。便说:“谁让你不给我一点心理准备。”
  我说:“看你,从身后看你,那么迷人,受不了了。在里面关久了,顶不住。”
  她把菜,碗筷放整齐,我开了酒,说:“你很少做菜吧。”
  她说:“是很少。”
  我打击道:“怪不得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她心里一定不舒服,说:“将就吃呗。”
  我倒了酒,高脚杯倒满满两大杯,举起杯子,说:“来,祝我们新年快乐!”
  然后干杯。

  她喝完了,我也喝完了。
  这还想搞死我吗?你自己要先死吧。
  吃了一点菜,我倒了酒又要举起杯子,她说先不行,这样喝她会醉的,我说这大过年的,醉就醉呗。
  她说:“那我等下,我先吃点东西。哦对了,我房间里,枕头边的那个小柜子,有两瓶很小的别人送的很贵的洋酒,你要不要试试。”
  想弄死我啊,那洋酒,都是四十度左右,两小瓶,我再混一些红酒,那不要趴了。

  我说:“算了,我买的这红酒,三百多一瓶,好喝。喝这个就行。”
  她说:“那洋酒人家从国外带来给我,一万多一瓶呢。”
  我咂舌:“那么贵吗?”
  她说:“所以我才不舍得喝,也不放这里,你去拿呀。”
  我问:“既然你不舍得,那为什么舍得给我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