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叫其他人。”作为驾驶员,平时只有看领导喝酒替领导开车的份,今天偶然有了喝酒的机会,散席后肯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会找个地方潇洒潇洒。对于陆强的这种心理梁健也是理解的,两人平时关系还不错,要不是黄书记已经跟他说了,梁健说不准还真会跟陆强去第二场。
  陆媛的名字还在手机屏幕上闪烁,梁健见黄书记和姚区长还在交谈,想宴席还不会就此戛然而止,就拿着手机到了走廊,才接起了电话。
  陆媛的声音传了过来,“快吃好了吗?”
  “还没有。”
  “你什么时候结束?”陆媛的语气里没有责怪,也没有高兴,就事论事的感觉,“我还在爸妈家里。”
  日期:2014-12-29 13:30:22
  “恐怕一时半会还散不了。”梁健道,“黄书记说,晚上吃好了,可能还活动活动。”
  “爸爸说了,你该和黄书记保持距离了。”陆媛似乎在复述丈人陆建明的话。

  接着,梁健依稀听到电话里传来丈人非常低的声音,虽然非常低,但梁健还是听得出丈人忿忿的责备:“真是搞不清状况,这个时候不去接近钟涛,反而还和黄少华去吃饭……抓不住重点……”
  听到丈人这若隐若现的责备,已有酒意的梁健更加不想马上回去,他道,“我跟了黄书记这么久,现在他要走了,我不陪他吃个饭,这也太现实了吧,我反正做不出来。我会晚点回。”
  陆媛的回答是,“那我今天住在爸妈这里了,不回去了。”
  梁健知道陆媛依赖父母,要她一个人在家里,她会睡不着觉,还是这样比较省事,就说,“也好”。
  日期:2014-12-30 12:13:46
  雅间的门往外推开,朱怀遇的头伸了出来,看到梁健道:“要结束了,快进来吧?”
  梁健挂断了电话,道,“好,来了。”
  天不知什么时候已下起了细雨。一辆黑色轿车在雨夜的街道中滑行,有些迷幻不真实感。这是副区长姚涛的专车,车上就是姚涛、黄少华、朱怀遇和梁健四人。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镜州市开发区的“清池会所”。
  梁健跟黄少华这么久,以前从没跟黄少华一同出入过这种会所。梁健想,这到底说明黄少华是一位很谨慎的领导,还是说明以前自己并没有得到黄少华完全的信任呢?有句俗话说,这一辈子有四种关系最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一个秘书与领导关系有多铁,可以看他是否带你一同私密活动。

  即将离开十面镇的黄少华,这次真的把梁健看成了一个兄弟,带他一起去会所活动。
  “清池会所”装潢精致而不张扬,前台侧向门口,在柜台上拿好号,就有女服务员引路,穿过幽静、干净、低光的通道去包间。
  日期:2014-12-30 12:45:03
  包间装饰的也很有异地风味,木地板上是五张舒适的床,床单看上去也很干净,散发着让人舒适的香味,墙壁不是油漆,而是一块块砖块堆砌,墙壁上挂着羚羊头骨,不知是否仿制品。正对门的地方,还有一个壁炉,似乎到了冬天还可以生火。梁健想,这个壁炉应该只是装饰吧,因为房间里分明有中央空调。
  四个人坐了下来,女服务员彬彬有礼地问道,“四位客人,你们是足浴按摩,还是洗浴按摩?”
  “涛兄啊,”黄少华道,“今天就我们几个,想做哪个项目我们也不强求。你看,你选哪样,我陪你。”

  梁健注意到,黄少华称呼姚区长已经改口叫“涛兄”了,也许是为了避嫌。
  “黄书记啊,还是我陪你。你说哪样就哪样吧。”
  “那好,我们先去洗浴,再做一个按摩,你看怎么样。”
  “好。”姚区长欣然答应。

  日期:2015-01-06 17:03:16
  “怀遇啊,你和梁健你们俩自己定,我们先过去了。”
  “我们还是足浴吧。”朱怀遇道,“我喝多了,恐怕洗澡都困难。”
  梁健洗浴和足浴以前都玩过,只是“清池会所”没来过,各项服务内容不了解,因此也没什么要求,况且看到姚区长和黄书记单独去洗浴,可能有什么话要说,他就不好掺和,就道,“我跟朱局长一起足浴。”

  “你们也借此机会好好熟悉一下。”黄书记道。
  一名服务员走到近处,微躬了下腰,道,“洗浴的两位客人麻烦请跟我来。”把黄书记和姚区长引了出去。
  偌大一个舒适的包间就留给了梁健和朱怀遇两个人。朱怀遇道,“外面已经开始下秋雨了,这个天气洗脚才感觉不错。”
  梁健道,“看来朱局长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日期:2015-01-06 17:09:12
  朱怀遇也不谦虚,“很多人都是事业第一,生活第二。现在整个中国都那么浮躁,要发展啦,要建设啦,结果搞得大家都不知道生活了。特别是我们东部沿海地区,你若去过重庆啊,云南啊,就知道还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人会生活,大家都说在重庆半空的飞机上,就可以听到下面的麻将声。你还别说,就是他们会生活。我认为,生活第一,工作第二。”
  日期:2015-01-07 15:53:57
  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
  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还不错。他调到体育局来,是时运不济,大材小用,说不定哪天时来运转,他当区领导了也有可能的,到时候你也就有机会了。”

  梁健觉得朱怀遇说的“时来运转”实在有些玄乎,酒劲又在发作,他也不想用这些不济的事情破坏自己的心情,于是道,“朱局长,我们足浴吧?”

  日期:2015-01-07 15:58:59
  “对对,光顾说话了,我们舒舒服服地在这里洗洗脚,喝喝茶,说说话,蛮好的,姚区长和黄书记他们管他们的,我们管我们的。”
  “好啊。”
  “你这里认识洗脚洗得好人又养眼的姑娘吗?”朱怀遇侧过来,微笑着问他。
  “这里我还是第一次来呢,一个都不认识。”梁健如实说。
  “不认识不怕,我认识两个很靓的洗脚姑娘,你会满意的。”
  这时一个服务员进来,又微鞠了躬问道,“两位先生,你们要几号来服务?”
  朱怀遇道,“9号和17吧。”
  服务员道,“9号可以,17号正在给其他客人服务,换一位行吗?”
  朱怀遇道,“估计还要多久?”
  日期:2015-01-07 21:28:55
  服务员道,“这不一定的,如果单是足浴,大概半小时就能结束,但如果客人还需要其他服务,那可能就会更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