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不是道听途说,黄书记这一走,就真的成了道听途说了。我真替你惋惜啊。”钱天一接着又道,“黄书记有没承诺你什么?”
  钱天一这么一问,梁健又想起黄书记那句“我也不会忘记跟过我的人”,没有任何看得见、摸得着的承诺。“哪有什么承诺。”
  “真的什么也没有?”钱天一又问了遍。
  日期:2014-12-18 20:56:49
  梁健明显感觉到钱天一似乎在试探自己,“没有。”
  “看来领导都这样,自己拍拍屁股一走,手下是死是活,可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了。”钱天一道,“黄书记甚至都没有跟我和常镇长讲他要走了。我们都是听别人说的。”
  梁健明显感觉到了钱天一的抱怨情绪,他只好替黄书记解释,“可能他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我想他什么时候还会好好跟你们谈谈的。”
  “还有什么好谈的,反正人走茶凉,我们算是跟错人了。”钱天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软中华,“这么说着,我也郁闷了,想抽烟了。”
  钱天一的不满溢于言表,毫不掩饰。梁健想,这也太过明显了吧,毕竟黄书记现在人还没走呢。
  日期:2014-12-19 19:45:07

  梁健接过钱天一递过来的烟,对于钱天一的气话,没有接茬,一方面他不想跟着他说气话怨话,另一方面他似乎也想不出可以劝钱天一的话。
  “你有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啊?”梁健感觉钱天一接下去有话要说,“难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好主意倒是没有,总之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吧。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眼看镇上的天要变了,我们如果不变,很可能就有灭顶之灾了。常镇长说,梁健一直都是兄弟,让我来问你说一声,他有一个想法,就看兄弟你愿不愿意参加了。”
  前面一辆闯黄闪的奥迪A6猛然停了下来,害得梁健紧急刹车,眼看急刹也不管用了,梁健眼疾手快,变换车道,车子在超过斑马线半个车身的地方停了下来。
  开车时,就怕这种在黄闪面前冲到一半停下来的主,很容易造成后边的车追尾,而且是全责。

  “马路杀手!”一个紧急刹车,把梁健所有的怒气都调动起来。
  向旁边那个“马路杀手”瞪眼过去,一个胖丑矮的中年妇女缩在奥迪A6的驾驶室内,双手抓着方向盘,眼睛还瞪着前方,对刚才发生的一幕浑然不觉的样子。
  看着这中年妇女驾车的样儿,梁健不觉联想到这是一只青蛙在开车。她开的车越大越豪华,显得这只青蛙越小越值得怜悯。
  日期:2014-12-20 07:21:57
  梁健决定君子不与女斗,不,君子不与女青蛙斗。红灯一转绿,立马踩下油门,向前冲去,把奥迪A6远远甩在后头。他绝对不能再跟着这辆车了,如果再来个什么意想不到的急刹啊、变道啊、甚至漂移啊,他可伤不起。

  把奥迪A6甩到了看不见的地方,他才稍稍冷静下来。刚才差点发生车祸,也许跟自己心神不宁有关系。开车的时候,他大脑不停重复着钱天一跟他说的那些话。
  这会路况好了起来,钱天一说的那些又一句句重复回放……
  钱天一原本懒散的坐姿在那一刻突然端正了起来,回头向门口谨慎地瞄了一眼,见办公室外没什么动静,才压低声音道,“常镇说,明晚请钟镇长吃晚饭。到时我们要给钟镇长准备一份贺礼。常镇说,大家都是兄弟,他希望你也一同参加,毕竟都事关大家以后的前途。当然,你不想参加,也不勉强。”
  听到这一安排,梁健算是明白了,刚才钱天一言语中对黄少华的不满,其实是一种铺垫,就是为上头这些话打基础的。梁健道,“明天还是公示期,钟镇长会参加晚饭吗?一般公示期,领导都是避嫌的。”
  日期:2014-12-21 06:26:49
  “对一些信不过的人,当然要避嫌。但对于信得过的人,或者想要拉拢的人,就不一样了。反正邀请钟镇长的事情,常镇会安排,你只要决定参不参加。说白了,要请客还真得在公示期请,否则落在别人后头,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梁健问,“那我们送些什么?”
  “镇长什么东西没有?还有比钱更硬的硬通货吗?”
  “多少?”
  “每人一万。”
  梁健没表示多还是少,一时没有说话。
  钱天一看出了梁健的犹豫,站了起来说:“考虑下,但时间不要太久,明天晚上请钟镇,明天上午给我回音。我最后只想说一句,对我们这几个人来说,这是一次重生的机会,否则我们个个都得凤凰涅槃。”

  梁健明白钱天一这个“凤凰涅槃”的意思:如果现在不向钟涛示好,以后在他掌控的十面镇上非但甭想混出个头面来,指不定就要在水深火热之中。但送钱,这还是他工作以来头一遭。送还是不送,这是一个问题。
  前方警灯闪烁。梁健降下车速,绕到外道,才看到两辆发生了刮擦的小车。两车主争得面红耳赤。梁健不想多事,打转方向,慢慢绕了过去。他拿起了电话,给老婆陆媛打电话:“过五分钟下楼吧,我快到了。”
  日期:2014-12-21 08:28:16
  “过五分钟下楼吧,我快到了。”

  梁健到达山水宜居小区时,陆媛已等在那里,脸上看不出阴晴,不知她是等久了,还是刚到。她今天穿了一身绛色针织连衣裙,腰间束着银扣黑皮带,略呈橘红的长发富有弹性的披及双肩,手中还提着一只坤包,看起来就像去赴一趟正规宴席,其实他们只是去陆媛父母家吃个晚饭。
  对于陆媛的打扮,梁健已经习惯了。她向来如此,只要出门就会打扮一番。说白了,陆媛有些大家闺秀的范儿。她的父母跟梁健的父母不同,梁健父母是衢州乡下的农民,而陆媛的父亲以前是镜州市长湖区政协副主席,母亲是镜州市市直机关党工委办公室主任,一个实质副处级干部,一个享受副调待遇,可以说陆媛也算是出生干部之家了。梁健最初与陆媛在江中大学读书时认识并谈恋爱,只知陆媛家庭条件不错,不知道他父母都是领导。等知道了,已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两人也都已初尝“禁果”,分手已是不现实的事情。由于陆媛从小娇生惯养离不开父母,梁健父母农民出生,比较实诚,就同意梁健大学毕业后,随陆媛到镜州市发展,条件只有一个,就是两人生的孩子要姓“梁”。

  日期:2014-12-21 08:40:44
  虽然陆媛父母不太乐意接受,但陆媛还是极力说服了父母,陆媛父亲陆建明勉强道,“你们还没小孩,这事以后再说”。这事就这么悬而未决。陆媛懒得做饭,没应酬两人就到父母这里吃。
  上车之后,陆媛问,“听说你们党委书记换人了?”
  “你消息灵嘛!”
  “不是我灵,是王巧玲消息灵。她在组织部有认识的人,她也喜欢打听嘛,人家就会告诉她。”
  陆媛的手机响了,是父亲陆建明打电话催他们去吃饭,陆媛说了声,“快到了。”

  坐了下来。丈母娘陈亚平上了最后一道汤。陆媛的父母陆建明和陈亚平退居二线后,陆建明就承担了早上买菜的任务,陈亚平承担晚上做菜的任务,分工还算合理。说实话,陈亚平还真是做菜的好手,菜色、荤素搭配都讲究。但今天梁健没胃口,草草把饭菜拨入了肚子,就打算到客厅看新闻,陆建明却叫住了他,“梁健,坐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