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冷哼了一声说:“你会错意了。我想让你去小镇上监视康雪,据我所知,她已经和监区长说好大年夜去小镇上过。一定有什么事情。”
  我说:“我倒还以为你是在叫我过年关心我,靠,你就这么忍心对待我?”
  是啊,康雪说大年夜要来监狱守着,不对啊,我又问:“康雪刚才和我说,大年夜要来监狱守着,怕动乱,怎么你知道她们要去小镇上的?”
  贺兰婷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自讨没趣,说:“行,不告诉也行,但我实话告诉你,让我大年夜去跟踪别人,你想得美!我说,我已经装了监控针孔摄像机,她要是过去我也照的到。”
  贺兰婷说:“她进去里面你照得到?她进去房间做什么事你照得到?她要是干不法的事情你照得到?”
  我有点不高兴了说:“你这是几个意思?我不要命了吗,那里面到处是摄像头,我还跑进去跟踪,万一我被人弄死呢。靠,你让我心凉了。”

  她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是我不好。那明天,明天,随你吧,你爱怎么怎么。”
  我说:“这才像个表姐的样子。”
  贺兰婷又问:“既然如此,那你明天要怎么过?”
  我马上问:“是不是要叫我一起吃饭?”

  她说:“随口问问,别想太多。”
  我说:“明天嘛,靠明天太忙了,好多人约我,什么丽丽啊娜娜啊,玲玲啊甜甜啊,冰冰啊,不好意思,没空陪你。”
  啪的一声她挂了电话。
  我还没说完,什么红红啊翠翠啊蜜蜜啊,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急呢你?
  晚上回到宿舍,徐男来找了我。

  我热烈欢迎她进来,“男哥,坐坐坐,男哥,有茶有烟有花生瓜子,都给你上!算了,瓜子花生别弄了,搞得我难拖地。”
  她说:“就上瓜子花生好了。”
  我说:“哎别了,那玩意你搞得整个地板都是花生壳瓜子壳,靠。”
  她说:“我就要那个。”
  我只好上了。
  我问她帮我拿着烟票去讨好马玲了没。
  徐男边嗑瓜子边小声说:“给了,她开心了,当然,表面装着挺不屑的,说‘哦,知道了,放着吧,我也没对他有过什么意见,以后他好好工作就好。’”
  我在心里骂娘,你大爷的还说没什么意见,都这么踩我了还没意见。
  徐男说:“你自己收起尾巴做人才是正事,若是又惹她恼火,她依然会对付你。我说吧,你反正现在也是参与到分钱了,就算你不要给她做狗做马,你表面的尊重也该有一下吧,毕竟是你的队长。而且以后想要混得好,也必须要讨好她啊。和她对抗,没有好处。”

  我呵呵笑着说:“男哥说得对,我一定会听取男哥的建议,谢谢男哥,男哥辛苦了。”
  她说:“不辛苦,帮个小忙而已。我也想你帮我一个小忙。”
  我问:“男哥你尽管开口吩咐!能办到的,小弟在所不辞!”
  徐男说道:“谢丹阳说,明晚年夜饭,她家人说要带你回去吃一顿饭。”

  我一下子噎住了。
  徐男看我面露尴尬之色:“怎么了?明晚下班后就过去,不行吗?”
  我尴尬的说:“男哥,不是我不想去,是这样啊。”
  怎么撒谎啊?我总不能直接说去跟康雪妹妹吃饭?总不能说我和指导员过年吃年夜饭吧。

  徐男生气了:“我草你张帆,刚才还说什么在所不辞,这很难吗?我不想听任何理由!你知道,她妈妈生气起来,特别的不讲道理,我怕她干脆让谢丹阳爸爸把谢丹阳这份工作弄没了,然后介绍别的男人给她。你也不想刚看到这种情况是吧?”
  我说:“唉我当然不希望这样子。”
  其实徐男就是有私心,她虽然明知道以后和谢丹阳没结果,可是还奢望想和谢丹阳能拖几年算几年,能拖多久算多久。还说我不想看到这种情况,是她自己不想谢丹阳被弄走,然后家人介绍男人给谢丹阳结婚,徐男和谢丹阳就真的游戏结束。
  徐男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很难吗?人家家人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连她爷爷奶奶叔叔家人都要见见谢丹阳的男朋友,你这是要逼得谢丹阳被撤走了?”
  我无奈的撒谎解释:“男哥,我爸爸妈妈要来见我,我和他们一起吃饭,我总不能不和家人吃年夜饭吧。”
  没想到徐男下一句更好听:“那正好,带着家人一起见了她家人。”

  我呵呵苦笑说:“男哥,这合适吗?我两也没什么婚约,也没着急走到那一步,我总不能告诉家人说我在演戏,让他们配合吧,而且啊我就算带着家人去,之前也没和家人说我有了女朋友要年夜饭一起吃,见见女方家人,这怎么行呢。还有,我有两个姐姐,两个姐夫三个侄子,这样子,真的好吗?”
  她吃惊的问:“那么多人啊?”
  我说:“那我不能回去,他们都说要来陪我过年,我也没办法啊。”
  徐男皱起眉头,说:“这的确不好办啊。”
  我说:“而且之前也不早点通知,我也好做准备,我不让家人来了便是,可现在这样,让我很是无奈,要我如何是好?”
  徐男说:“谢丹阳爷爷奶奶叔叔一家人也是临时决定来的一家人一起过年。”
  我叹气说:“唉,那就真没办法了。”
  徐男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不行!那就这样,我就说你还要一家人团聚,要谢丹阳和她家人吃年夜饭吃早一点,你们一家人,照样可以团聚。你明天中午请假出去。”

  我说:“喂喂喂别这样男哥。”
  她瞪着我:“你想怎么样,不愿意是吧!”
  我不想和她吵,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她的帮助,只好说:“好吧男哥,可是,我要如何才能请假出去?”
  徐男说:“这我可不管,你这人想要请假出去,那还难吗?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就去找谢丹阳,她们一家人一定同意,话到这里就行了,你帮不帮忙,你自己看着办。”
  我叹气:“男哥,好吧,你跟谢丹阳先说,然后看看明早告诉我怎么决定了。”

  她摆摆手,走了。
  他妈的,这可要弄死我啊。
  明天我要和谢丹阳家人一起吃饭,傍晚还要和康雪夏拉一起吃饭。
  我害怕请假请不了,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好,靠,这不让我分身乏术。
  我如何同康雪请假?
  次日起来,看着这个四方监狱,他妈的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木有。
  没有烟花,没有横幅,没有彩带,没有春联,连红色的东西一片也没有。
  唯一比平时的区别就是,监狱里的狱警,管教,武警,防暴队,特别多了起来。

  这种死气沉沉的样子,不让犯人崩溃才怪。
  人的情绪靠疏导,而不是靠暴力压制住人的行为。
  疏导情绪比压住情绪更容易些。
  算了,我也不是监狱领导,我还能怎么着,该干嘛干嘛去。
  一早上我都在想到底如何请假,想来想去,看来还只有那个理由了:和家人一起吃饭。
  好,我就去找了康雪。
  她正在看着一份文件,我敲门进去后,她笑眯眯的让我坐,然后问我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