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监狱长,监区长,指导员,马玲,全是一起的。
  监狱长看了下面一眼继续说道:“这快过年了,犯人们有躁动不安的情绪,还要各个监区负责人,各位狱警,各位管教们,严加监督,万分警惕。我们已经查明,因为快过年了,而勤杂工女犯们因为情绪不稳定,和可以参加剧组演出的B监区姓丁的犯人口角矛盾而产生殴斗。我们不可姑息养奸,坚决从严从快处理!五位参与殴斗的女犯,已经被关禁闭室,经研究决定,撤销她们的勤杂工资格,全部扣十分处理,关十五天紧闭!”

  这直接就说是因为快过年,几个勤杂工情绪不安,群殴了丁灵。责任全赖在这群勤杂工身上。这五个勤杂工,要在禁闭室里过年了。
  这帮全是替死鬼。
  监狱长说完了处理结果,然后又说另一件事:“原本我们定好了年三十晚,监狱组织联欢晚会的活动,可鉴于近段时间频繁发生殴斗致伤致残事故,经再三讨论后决定,年三十晚,撤销所有原计划联欢活动,各个监区各个牢房要严加看管,以免犯人们情绪不稳定而产生动乱造成的事故。”
  完了,可怜的女囚们,连联欢也不能联欢,大过年就在牢房里眼巴巴的过了。
  这个简单的会议,就宣布了两件事,一个是打伤丁灵的处理结果,另一个就是取消联欢活动。
  呵呵。
  丁灵几乎被毁容被打到残废,而没想到的是,她们就是这样那么简单的处理了这起事故。
  如果是在外面社会,把人打到这样的地步,那这帮人不被告关个两三年而且还要赔偿吗?
  可现在是如何处理?就是撤销勤杂工身份,扣十分,进禁闭室十天了事,不是,是十五天了事。
  这太便宜了吧?可来归罪于这帮打人的女犯也不行,毕竟只不过是马玲那帮人指使咬人的几条狗。
  要是她们重罚了这些犯人,我倒觉得良心不安了。

  在这里的犯人们,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你配合你就的配合,你要是不配合,等待你的,就是如同丁灵受伤甚至死亡的下场。
  至于第二件事,取消联欢活动,我就郁闷了,那这大过年的,要怎么过啊。
  岂不是要无聊致死啊。
  监狱里一点年味的迹象也没有,我真想飞回家。
  指导员叫我去她的办公室一趟。
  我随她到了她办公室,她也不再提丁灵受伤的事,直接问我说:“这过年你要怎么过?”
  我说:“指导员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我跟看护薛明媚的管教交易好了,我打算替她去看着薛明媚,就让薛明媚和丁灵在一起或者临近的病房,我就看着她们。你看监狱里,好多管教去了看护那么久,也都不想在大过年的看守犯人了。”

  指导员问我:“你交易什么了?”
  我说:“呵呵,钱呗。”
  我胡扯呗,不过我出去了我大不了跟那个看护女管教说一声便是。
  指导员斜眼看看我说:“之前不是说好了,到我们家吃年夜饭吗?夏拉也不回去。”
  我说道:“不是吧,夏拉也不回去啊。这大过年的,能回去陪家人,不回去不好吧。”
  之前看针孔摄像机,知道夏拉的父亲抛弃了她和她妈妈,夏拉来到这里后,就一直跟着康雪,如果说康雪不回去,因为忙,这情有可原,可夏拉不回去陪妈妈,这无论如何说也说不过去。
  指导员说道:“夏拉她妈妈大年初三才放假,夏拉也是大年初三回去她家。”
  我说:“哎,那,那好吧。”
  其实我还是挺想着去陪薛明媚和丁灵过年,可现在指导员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我问:“那明天下班就过去吗?”
  指导员说:“是。我让夏拉先把饭菜准备好,这下班后就直接过去吧,明晚我可能吃完年夜饭还要回来,有事。”
  我就随口问:“什么事。”
  突然觉得自己多言了,急忙说:“对不起指导员,我多事了。”
  她说:“没关系。也不是什么事,就是要加强监狱的安全管理,这明天大年夜,犯人的情绪一定不好。”
  指导员现在对我的态度是非常的好啊,为了套我的话,连自己的威严都可以放下。
  我说:“那真是辛苦指导员了。”
  她说:“没办法啊,太多事情了,最怕的就是动乱,一旦乱起来,那可是够麻烦的。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报导,零七年xx监狱大年夜跨年发生犯人动乱,死了好几个管教,狱警,武警,最后还好,增援的各个单位的公丨安丨干警和军队把动乱压了下去。如果犯人都跑出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咂舌道:“那么乱啊。”
  指导员叹气说:“选择了这份工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平时别的时候有时间,但是过年一定是没得时间的。我放你两天假,没关系的,你在监狱也没其他事,你可以陪陪夏拉两天再来上班。到初三吧,夏拉回去,你也回来吧。夏拉一直说想和你吃饭,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这话讲的,真是够虚伪的,不过我想想夏拉的大长腿,心想,来吧,两天,够我玩的了。
  便说:“谢谢指导员,那我就遵从你的吩咐了。”

  她对我笑笑。
  告别了指导员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会儿后,来了电话。
  是贺兰婷的,告诉我说等这两天过去后,我们监区再找一个替换了丁灵。
  我轻轻告诉她丁灵被整受伤的前因后果。

  没想到被贺兰婷大骂一顿:“你为何去招惹她们!我让你低调,让你融入她们,不是让你去抵抗,去对抗。”
  我委屈说:“可她这样对待犯人,我自己看着都于心不忍。”
  她说:“忍一切所不能忍!你看你直接和她对抗,又能好到哪里去,她不照样整你,难道我现在直接出面收拾什么马队长吗?这只会打草惊蛇!你怎么那么天真单蠢!”
  我委屈的又说:“哎骂吧,骂够了吗?那你告诉我,怎么办?”
  贺兰婷说:“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我让你融入她们,你要在她们面前表现你是和她们一起的,比如她打丁灵,你上去帮忙踩她几下,装也要装出来。你和她们相处,要使用谦卑的语言,要给她们送礼,要点头哈腰,让她们觉得你和她们是一起的,讨好她们就是为了得到利益。你懂不懂?这么简单还要我教你!”
  我说:“好了好了,我已经让徐男去给马玲送烟了,估计很快就有结果。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做的。”
  贺兰婷说:“烂泥扶不上墙。”
  我有点不爽了:“哎你够了啊你!”
  她问:“明天大年三十,想怎么过?”
  我心想我还能怎么过,如果我能去陪薛明媚,我倒是直接和薛明媚睡着过,如果我一个人,我就自己去找王达喝酒过,可现在我已经被康雪叫去陪夏拉,那就陪夏拉呗。不过贺兰婷关心我如何过大年夜,我还是挺开心,便问她:“表姐,那你想怎么过?要和我两个人过吗?你是不是要请我吃大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