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不是保护及时,估计丁灵的双腿被折都有可能。

  我问徐男:“你怎么不和她一路的?”
  徐男悠悠吐出烟雾说:“跟着马玲身边的只有两种人,一种为了利益,一种被威逼。真心忠诚的没有一个,全是无耻之徒,马玲本身也是这种人,我跟着她,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多了,哪怕不被查到,我的良心也不过去。而且她那人,谁知道哪天被她出卖了都不知道。我宁愿得罪她,也不会跟她一路,可平时表面的交际还是要装一装,我可不想像你一样,明知道自己干不过人家,还要和人家开战。”

  我想了想,说:“你说得对,我应该谦卑一点。对她该恭敬一点。”
  徐男说:“而且你还负责选拔,好多人都那么眼红。”
  我说:“这样,我已经知道我错了,那我该咋办?不如这样,我给你个红包,你帮我带给马玲,唉,就说我这人不会做人,让她大人不记小人过。”
  徐男说:“早就该这样,这丁灵我看来就是被你害的,马玲打的是她,针对的是你。你想要报仇,你现在又有什么能力对付她?就算你和副监狱长关系好,你知道人家指导员还有监区长还有监狱长政治处主任,全是一起的吗?我和你说这些,你可不要说出去,我会得罪太多人,我还想好好干下去。”
  我叹气说:“好吧,我知道了。”
  徐男说:“想干什么事,放心里边,不要让人知道,你想要对付别人,你都让人知道了,别人还不先收拾了你的嫡系,你现在又没有什么党羽,你怎么对付得了她。”
  我问徐男:“话说,你们真是觉得我和贺兰婷是一起的?”
  徐男道:“谁不知道啊,虽然看起来你们水火不容,但你说她是你表姐,是不是大家都不知道,不过她对你挺照顾这是真的。哎你也不告诉我,你到底和她什么关系呢?”
  我说:“唉,真的就已经告诉过你们了,表姐,害死了我的外公,也就那样。”

  徐男说道:“我相信。虽然你经常骗人。”
  我问:“你相信我?”
  我自己都感到好笑,居然有人相信。
  徐男说:“你说你骗谁都不至于骗我啊是吧?”
  我给她发烟,给她点上,说:“其实吧,我是一个演员。算了不扯了。”
  这时候,护士过来,说道:“又是你!”

  我记得这个护士,就是给薛明媚搞护理的那个,我问她:“怎么了护士姐姐?”
  护士对我说:“这里不可以抽烟,我已经看到你抽了好几次烟了,我不说而已,要是我们护士长看到,要罚钱,你看那里写着了吗?”
  我说:“怕什么,我有钱,你罚,你罚罚罚!一支烟多少?”
  护士板着脸看着我,盯着我。

  护士长得还不错。
  徐男笑了,灭烟劝我道:“就别和人家护士这么闹了,她也是守自己本分工作的。”
  我对小护士说:“你吓到我家男哥了你知道吗?我家男哥抽根烟,你还这样子,我们烦啊,我们就抽几口烟,行吧,让我男哥多抽两口,我认罚。”
  护士看起来是有些生气了,我道歉说:“好吧好吧,对不起啊护士姐姐,是我不好,我态度不好,给您道歉了。”
  我给她敬烟,她看起来没那么生气了,说:“好,但你们最好不要再抽了,我们护士长看到,会过来骂我们,也会罚你们的钱。”
  我说:“行行行,我知道了啊护士姐姐,哎护士姐姐,有没有男朋友?”
  她昂起头:“有!”
  我说:“有就有呗,不过我对你男朋友不感兴趣,你留个号码呗,我对你挺感兴趣,以后要是来医院什么的,照顾照顾我。”

  她转身就走:“我为什么给你?”
  我对着她背影说:“嘿嘿,不给算了呗。”
  坐回来后,徐男说道:“我真没想到你这人居然可以那么无耻哦。”
  我说:“什么无耻不无耻,我问号码,她不给就算了,我本就想着多交一个朋友,是你想坏了吧。”
  徐男说:“我看你满脑子都不正经,如果谢丹阳跟了你,你迟早也会害了她。”
  我靠,这徐男是打算真的让谢丹阳,也愿意让谢丹阳跟了我了,我何德何能啊。可想到我和李洋洋被逼分手的先例,想到谢丹阳妈妈要求严苛,而且她妈妈很不好相处,要真的和谢丹阳结婚,我真没打算,可如果谈谈恋爱,那还是可以的。
  我说道:“男哥,我没有什么才能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谢丹阳跟我的,也不敢,而且像我这种人,她跟了我也会不幸福。我家里穷。”
  徐男说:“哟你就装,麻烦你说人话。”
  我说:“好我说人话,我现在也是在挑老婆,当然也要找一个我觉得最好的,既然没结婚,我没谈恋爱,我就可以挑,你说是吧?我也没有背着谁做对不起谁的事。就算我到处搭讪,又如何无耻了。”

  徐男也同意了我的想法说:“你说的倒是。”
  我又说:“我很感激男哥你对我的好,但是婚姻这玩意,当然是门当户对,而且娶的不仅仅是老婆,还等于娶了老婆一家人,家庭关系要搞好,如果搞不好,那这辈子我还能折腾个什么劲。”
  徐男小声问:“你是不是觉得,谢丹阳的妈妈很难相处?”
  就谢丹阳妈妈那样,以后我生个娃,巴不得让我的娃儿的姓氏都随了她家,我看呐,如果娶了谢丹阳,以后有了孩子我家人来看估计她都不给看,嫌脏。
  我无法相信谢丹阳妈妈能和我家人相处好,一个对如此礼让她的服务员都如此苛刻计较的人,我只能说,难相处。

  当然我嘴上不能这么说,我说:“当然不是,我说的是我家里穷,没钱的意思,以后我也买不起房子,不能给她好生活,算了不扯了好吧,说其他。”
  徐男说:“你没房你可以借钱买啊,这钱慢慢还嘛,我也帮你一些。”
  我有些感动,她真是个好人,尽管我不知道她是为谢丹阳着想还是为我着想,但她必定是信任我的。
  我说:“谢谢你啊男哥,我考虑考虑吧,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这谢丹阳也未必看得上我,她家人也实在不喜欢我家的背景,如果演演戏,那没什么,真结婚,一定出问题。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徐男说:“也是。”
  两人又等了一会儿,急救室的医生终于出来,还把丁灵也推出来了。
  我急忙过去。
  丁灵脸上和一只脚的脚踝全是绷带包着,如同木乃伊。
  我问医生:“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道:“还好脸上伤口不深,处理一下,应该不会留下什么伤疤,骨折了,我们给她接好了,注射了麻丨醉丨剂,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需要休养。”

  我松口气说:“那就好。”
  丁灵被推进了病房中,我和徐男跑上跑下,买吃的用的上来。
  这时候,有个护士过来说监狱有人找我们两。
  徐男过去接了电话,回来跟我说:“指导员让我们回去,调其他管教来看丁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