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在礼堂,来了两位女老师,是剧组委派过来教唱歌的,大合唱。
  犯人们都很兴奋。
  我偷偷问丁灵,没有被马玲她们怎么吧,丁灵说没什么,谢谢我的关心。
  我说别太客气。
  女犯们在两位女老师的指挥下,排队成列,到了台阶那里站着。
  然后两位女老师教唱歌,唱隐形的翅膀。
  奇怪,干嘛要教唱这么一首。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
  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象
  果然,有人唱哭了。
  丁灵哭了,很多女犯都哭了,不过李冰冰没哭,这个女子光看表面,就知道有多坚强。
  我有点累,坐在礼堂的凳子上,和徐男抽烟聊天。
  我问徐男说:“话说,以前经常见那个民歌天后李珊娜在这里排练的,这几天怎么没见过了。”
  徐男说:“她可是大忙人。哪能天天在这里?”
  我问:“她不在这里,能去哪里。能出监狱外面吗?”
  徐男说:“是的。”
  我问:“她可以出监狱?”
  徐男说:“她有人罩着,偶尔出去演出什么的。商演。而且有些人和她都可以分钱。你可别到处说。”
  我说:“我不会说的,只是真没想到,她这样子,还能去商演。而且外边都传她已经挂了,没想到她这日子,不也还是挺滋润的嘛,对了她到底犯什么事进来的?”
  徐男说:“据说是间谍。”
  我说:“那么严重?”
  徐男说:“是很严重,无期徒刑。”
  我吃惊道:“这么说她的余生都要在这里度过吗?”
  徐男说:“谁知道?也许哪天又被谁带出去了呢。少说一些这些有背景有后台的人的话。”
  我点头说:“好吧。”
  台上排练进行休息,剧组挺好的,还带进来了几箱纯净水,发给女犯们喝。
  和徐男聊着聊着,突然女犯那边大闹了起来,很多管教狱警急忙掏出棍子跑过去。
  我也和徐男跑了过去:“怎么了怎么了!”
  几个刚才拿着扫把扫地的搞勤杂的女犯,不知怎么的和丁灵闹起来后,几个人联合起来就对着丁灵打,而李冰冰急忙帮忙,但四五个勤杂工把她两打翻在地,又是撕脸又是扯头发的,我们狱警拿着棍棒过去乱打一通:“散开,散开!”

  把她们都分开了,有狱警问道:“怎么回事!”
  把五个勤杂工控制了起来。
  丁灵脸上都是血,哭着,被打得直哭,躺着在地上。
  李冰冰头发很乱,但没那么伤,我急忙过去扶着丁灵,脸上被抓的全是血,我忙问:“丁灵,怎么样怎么样了!”

  丁灵脸上的血往下流,我掏出纸巾,丁灵疼的一直哭。
  这他妈的是要毁容啊。
  李冰冰过来抱住了丁灵:“丁灵!丁灵。”
  丁灵惨叫着:“我破相了,我破相了!”
  我抡起棍子过去就对着几个女犯的头打,几个女犯抱成一团惨叫倒在地上。
  我提起脚就踩。
  徐男忙着抱住我,把我推到远处:“够了!再打就伤人了!”

  我怒道:“就是要伤,何止伤人,我要打死她们!”
  徐男说:“你打死她们有什么用,你不用你也知道她们受人指使。她们难道不知道聚众斗殴被撤掉勤杂工身份,还要关禁闭,还整年的优秀表现和减刑机会都没了吗!那她们还这样干为什么?还不是被人逼迫!”
  一定是马玲,这个家伙,为了发泄昨天的私仇,竟然胆子那么大,逼着几个勤杂工女犯撕了丁灵的脸。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
  徐男说:“那你还打她们又有什么用!”
  我消气了一些,救护车也来了。
  停在了礼堂外,丁灵闭着眼睛哭着,我过去抱起她,跑向救护车。
  徐男说:“把这些都关禁闭了!然后跟指导员汇报。”
  “是。”
  我抱着丁灵上了救护车,徐男也跟了上来,让人和指导员监区长汇报后,监区长让监狱放行前往市监狱医院。

  护士简单的对丁灵的脸进行了止血。
  丁灵边哭边握着急救护士的手:“医生,我会不会破相,会不会破相。”
  护士安慰道:“不要太激动了,你不要太激动,不会的。不会的。”
  我也忙上去安慰:“丁灵,不会的不会破相的,你别动来动去,你身上还有哪里痛?”
  丁灵指着脚踝,我撩起她的脚踝处裤脚一看,肿起来了,吓人的肿。
  我让护士看看,护士按了按说:“骨折了。”

  丁灵强忍着痛。
  我大吃一惊,那岂不是要痛死,丁灵还演出个屁啊。
  丁灵又大哭起来:“不要,我不要!”
  我急忙安慰她:“丁灵,没事的丁灵,很快就好了的,一定没事的。等下去医院拍片才知道的,不会有事的。”
  看着她的腿,我也基本可以看得出来,这短时间不会好的了。
  我问丁灵:“丁灵,这是被刚才那些勤杂工打的吗?”
  丁灵哭着说:“有一个跳起来然后踩到了我脚踝,我好痛,听到骨头裂开了。”
  我听得我都觉得刺心的痛。
  如感同身受。

  这帮人,为何如此之狠毒。
  我问徐男:“是队长她们干的,对不对?”
  徐男嘘的小声在我耳边说:“有些话,人多不好说。”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我点头,明白。
  这一定是马玲她们干的。
  我握着丁灵的手,看着她疼着直哭,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她。
  送到了市监狱医院,就进了急救室。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看到徐男,也给她发了一支烟。
  薛明媚还在那边没回去,还在休养,而现在,就到了丁灵来这里了。
  我坐在了走道的凳子上,抽了几口烟,人的心啊,为何能如此之狠毒。
  我坐在了走道的凳子上,抽了几口烟,人的心啊,为何能如此之狠毒。
  我抽了一支烟,把烟扔了,我问徐男:“男哥,马玲究竟什么来头,为什么那么嚣张?”
  徐男说:“她什么来头,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说:“是指导员,监区长罩着她?可她也不可能胆子那么大,直接就找人废丁灵吧。”
  徐男说:“在监区里,除了指导员,连监区长都不敢对马玲大声过几句。你已经挑战到了她的威严,她这人你不是不知道,肚量就一根手指那么大。马玲心狠手辣,出手就要废人,你自己也小心点。”
  我问徐男:“那么厉害。”
  想来,她虽然是康雪的人,估计可能都没有和康雪商量,直接就找人废了丁灵。
  可我现在的能量还不足以能与她对抗,是我太过于心急,还想去保护丁灵,结果保护不成,还激怒了马玲,马玲这下可好,看我挑战到了她的威严,她认为她在犯人和管教面前我让她下不来台,她不敢直接动我,那便发泄到了丁灵身上。
  我已经预料到她会对丁灵下手,可是我真没想到,她会那么狠,直接就要废了丁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