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女犯们带到了礼堂里,礼堂那里,其他监区的狱警管教,还有带来的女犯都到了。

  我们让她们排好队。
  过了一会儿后,副监狱长贺兰婷,在两个她的手下的陪同下,出现在了礼堂台上的侧门里。
  她踱着脚步走上礼堂台上,看着我们,说道:“辛苦你们了。”
  下面齐刷刷回答:“不辛苦。”

  贺兰婷威严逼人,这女人,跟喝醉酒被折腾在床上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但越是这么威严,越有一种让人想要征服的心。
  贺兰婷对各个监区负责选拔的人说道:“你们负责选拔的,把名单交上来给我。”
  在马玲等眼红的人们嫉妒中,我们几个把名单交上去,贺兰婷翻看了一下,说:“很好。希望这次不会再重新审一次,如果还不过关,我把你们撤了。”
  听得我们几个是一身冷汗,要撤了的话,我们辛苦白费不说,那些钱也甭想拿了。
  贺兰婷从A监区女犯们开始,一个一个的审核核验,问过去。

  这么严肃,搞得我们都很紧张。
  当贺兰婷走到明显比一排人都矮一些的丁灵面前,我更紧张了。
  贺兰婷看着丁灵,也不说话。
  我急忙走过去她身旁,在她耳边说:“副监狱长,这个就是你上次说她身高不过关,我说帮了我忙的丁灵。”
  她却开口骂道:“我说了按规章办事,你什么意思!”
  听她这么开口一骂,吓了我一跳,我干你啊,不是老早说好了吗,究竟几个意思。

  丁灵耷拉着头,想哭了。
  我看着贺兰婷,问道:“你什么意思?”
  她却反问我:“我什么几个意思?我是问你究竟什么意思!”
  我说道:“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那你还把她搞回去?”

  贺兰婷大骂:“你用什么态度对我讲话!”
  我也生气了,两人开始大声了起来,我说:“我什么态度你不知道吗,你这么是不是在玩我!”
  贺兰婷冷冷道:“我玩你,是,我玩你。我跟你说了,要严格按规章办事,你这挑选的什么人,明显是比别人矮了,你说身高够了吗?”
  我心里压着一股子火,你他妈的贺兰婷,故意来找茬是吧。

  老子还不想干了!
  丁灵旁边的李冰冰却跳了出来:“领导好,我愿意用我的名额给她。”
  贺兰婷问李冰冰:“让你出列了吗?”
  李冰冰赶紧退回去。
  贺兰婷又问她:“我做事,知道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我。你没资格用你的名额给她。姐妹情深吗?”
  李冰冰说:“希望领导成全。”
  贺兰婷道:“闭嘴!”
  然后她开口对丁灵道:“可现在我也懒得再来一次审核,你,有什么特长,会唱歌跳舞吗?”
  丁灵急忙抬起头点头说:“我会。”

  贺兰婷问:“民族舞呢?”
  丁灵说:“报告领导,我会。以前在学校,我进过校艺术团。”
  贺兰婷没让丁灵说完,让她出列:“我没问你那么多,别抢答。出列。”
  丁灵站出去了。
  贺兰婷说:“孔雀舞呢?”
  丁灵点点头说:“报告领导,我会。”
  贺兰婷说:“孔雀舞,麻烦你表演一段。”
  我心里重新燃烧起了希望,这贺兰婷究竟几个意思?这是和我吵架演给别人看的!否则人心不服啊。
  不过贺兰婷这家伙,也太逼真的,搞的我自己都以为她找茬把我撤了。
  孔雀舞,这种舞类对腰肢要求极其高,丁灵也舞得有点模样,当然无法和杨丽萍比,有五分之一的水平都够不到。
  可丁灵还是演绎得挺好。
  贺兰婷道:“可以了。归队。”
  丁灵归队了。
  贺兰婷往C监区的检查过去了。
  已经通过了,我们B监区这一组全都过了。
  马玲投来失望之极的目光,然后又怨愤了。
  我松了口气,丁灵眼里泛着泪光。
  检查审核完了之后,贺兰婷上台说道:“好了,看来除了B监区的一个女犯稍稍有点身高不合格,其余的,都很上心,你们其中的一些人,几乎跟参演的女主角一样漂亮,我很满意,全都通过。明天这个时候,再来一次,根据剧本,你们的第一组演出,是第一集的大合唱,明天来练练合唱。会有剧组的人过来教你们。回去吧。”
  说完贺兰婷就和她两个手下走了。
  台下的女犯们爆发出高兴的声音,“太好了!有合唱。”
  “是啊,有剧组的人来了!”
  “我们要上电视,拍电视了!”
  “谢谢副监狱长!”
  “谢谢领导!”
  这对女犯们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马玲沉着脸过来:“叫什么叫!喊什么喊!都滚回牢房去!”
  一群女犯顿时鸦雀无声。
  这狗日的,真是欠揍啊。
  晚上下班后,累了一天后,可回到宿舍,洗澡后躺下。
  徐男敲了门,给我带来了一些吃的,又是港澳货,我问是谁拿来的。
  她说:“你知道。”

  这样还挺不好意思的,我和谢丹阳胡搞关系,而让谢丹阳的对象徐男来给我们做沟通桥梁。
  我忙说道:“男哥,你自己留着吃好吧,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徐男说道:“不要废话了,好困,我回去睡了。”
  我问:“今天你们出去了?”

  她说:“嗯,去逛了一下。累了,回去睡了。”
  我忙道:“男哥等下,我有个事要拜托你一下。”
  她问道:“快点说。”
  我说:“那我不客气了啊,我拜托你留心照顾一下丁灵。”
  她说:“干嘛要这么说?”
  我说:“今天她得罪了马队长,我觉得马队长会收拾她。”
  她说:“那我可没办法了。”
  我皱起了眉头,说:“如果你遇到丁灵刚好被打啊什么的,你就假装上去打两下什么的劝开她们。”

  徐男说道:“草你,你在这里到底有多少女人?”
  我说:“我没几个女人,但朋友还是有挺多。”
  徐男说:“监狱让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无情无耻之徒进来,真是瞎了眼。”
  我板起脸说:“别讲的那么严重嘛,各有所需罢了。”
  徐男说:“各有所需,监狱里几千个女人都需要,你想一个一个的全部满足过去吗?”
  我嘻嘻的说:“那最好不过啊。”
  徐男说:“小心有一天虚脱死。睡了,再见。”
  我说:“谢谢男哥。”

  第二天下午,去搞排练。
  这次,马玲马队长和马爽都没有帮忙押运犯人,而是徐男啊这些不是马玲嫡系的人。
  我们监区的女犯因为昨天李冰冰被打的时候,我护住了李冰冰,她们都对我挺感激,对我态度尊敬的很,古书说的对,想要别人尊重你,你要先懂得慈爱。
  日期:2015-06-09 19: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