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18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舞听完我的话,刚开始的时候咯咯娇笑,笑得花枝乱颤,后面笑着笑着,她的眼睛就红了,她的眼睛一红,我就有些蛋疼了,问她怎么变林黛玉了,随便一句话就能伤春悲秋。
  武舞摇摇头,然后拉着我的手说:小Qing人,咱们走一起试试,就当玩玩。
  我也没有拒绝,就和她一起拉着手,一起走过天缘桥。
  一起走过天缘桥之后,我们就在河边位置听了下来,找了块干净平坦的石头就坐下了,我给她开玩笑说天缘桥天缘桥,其寓意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只要男女一起牵着手走过之后,这辈子都注定在一起了不会分开了。
  武舞听完后,痴痴看着我说小Qing人,你真的相信缘分?

  我说相信啊,我能见到你,或者说你能来我家过年,现在我俩能够坐在这里听小桥流水,就是一种缘分。
  我这么说玩,武舞就主动挪动了下身子,整个香软的身子都紧紧的贴着我,抱着我胳膊的手臂也更加紧了,四周都是虫子的叫声,还有河里水的流动声,武舞抱着我的胳膊好一会之后,轻声说:小Qing人,你们凤凰村的环境真好,清净,没有被俗世污染。
  我点头,得意说那当然,接着我就给她说,等我长大成人,结婚生子的时候,那个时候住可能会在城里,但等孩子放了寒假暑假的时候,我都会带他们来乡下住上一段时间。
  武舞嗯了声,轻轻把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一脸痴迷的说:一家子一起来凤凰村住,每天享受生活,到时候肯定幸福死了。
  我哈哈一笑,说我还记得上次看日出的时候,你给我说的愿望呢,希望给你最爱的男人生孩子,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武舞听我问,就反问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我说女的。
  她就瞪了我一眼,质问我说你上次看日出的时候,说最好一男一女都有的。
  我嘿嘿笑了笑,说男的不听话头疼的,女孩多好,听话乖巧,而且还挺萌的。男孩子嘛,有了媳妇忘了娘,女孩子可就不一样了,尽管嫁人了,但还是会天天操心着自己的父母。
  武舞继续白眼,说谬论,男的也有孝顺的。
  说完之后,她说她希望能怀个龙凤胎,一男一女,取名字的时候呢,男的就叫小武,女的就叫小舞。听她这么说,我忍不住白眼,说这是把你名字分开啊,她嗯了声,说咋了?我说没啥,挺好听的。

  武舞和我聊了会之后呢,她就不再说话了,我问她是不是困了?要困了就回去睡觉?
  她摇头说不困,还不想回去。
  我也没说啥,反正我能够感受得出她内心的悲伤,不知道为啥,看着武舞心情不好,我心里也特别难受,就像我俩的心是连在一块一般,她不舒服,我也不舒服。
  她紧紧抱着我靠在我的肩膀上好一会之后,她告诉我她有些冷,我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在身上,问她还冷不?
  她嗯了声,看着我说:小Qing人,你真好,将来谁要嫁给你了,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我想把她逗开心,就嘿嘿开玩笑说:那是,本公子好着呢,趁着你还没孩子,改嫁给我还来得及,到时候咱两好好啪啪啪一下,一炮高处对龙凤胎来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我听你的,男的咱就叫张小武,女的叫张小舞,寒暑假咱们都回凤凰村,带着孩子们打猎捉鱼,多好玩。
  武舞听我这么说,笑了笑。
  她的笑容让人心疼,我的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张了张嘴,正想问她话的时候呢,她就拉着我起来,说:咱回去吧,不然把你给冻感冒了。
  一路上,她还是紧紧抱着我的胳膊。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她问说小Qing人,你会不会把姐姐忘了啊?
  我摇头,说不会。

  武舞轻轻一笑,在我嘴巴上亲了一口,说姐姐也不会忘了你的。亲完后,她就一蹦一跳的进了院子,然后回卧室休息去了。
  不知道为啥,此时我心里猛然涌出一股不祥预感。
  我心里那股预感很强烈,就仿佛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要离开一般。
  武舞走进卧室休息的时候,我见表姐还在客厅里,我爸也还在呢,想了想,我喊了声表姐,把她喊到了外面的天井里面,问她有没有觉得武舞今儿有些奇怪?
  表姐看了我一眼,轻声问我你看出啥来了?
  我轻轻的摇头,说感觉很的很奇怪,和平时的她都不太一样,让人一直搞不懂。

  表姐轻声笑了下,说让我不要多想,好好回去休息。
  我嗯了声,说等明天我再仔细问问她,我会屋子躺在床上的没一会,我爸也回屋睡觉了,我们父子两躺在一张床上,自从除夕前一夜那天话多一点,后面这几夜我们都没啥话题,今天我爸躺下之后,竟然主动开口和我聊,他说跟我聊的竟然是当初和我妈的恋爱史,这让我有些吃惊。
  我爸和我妈的恋爱史,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但我妈早就给我讲过不少了,不过,现在我爸爸讲,从他的角度听和从我妈角度听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从我妈的角度,充满了甜蜜,而从我爸的角度,除了甜蜜之外,还有无尽的艰辛。
  我爸追求我妈的时候,他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而我妈,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家闺秀,按照常理来说,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一个处于社会最底层,而一个站在金字塔顶端,但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而且生了我。
  我甚至无法想象,我爸在哪段一无所有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他身上累累的伤痕,也是那个时候弄出来的吧,怪不得我妈每次看到他的伤痕之后,眼里满是心疼。

  聊着聊着,可能我爸聊得也动情了吧,声音竟然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虽然上次忌日,我爸没来,但其实我心里一直都知道,我爸最爱的女人一直是我妈,我妈是他张鸿才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听了我爸的话之后,我心里感觉堵得难受,脑子里一个劲的就是我妈妈的影子,一直没有睡意,一直到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我才睡着了,在迷迷糊糊之间,我做了个梦。
  梦到我结婚了。
  我结婚的对象,竟然是武舞小ShaoFu,结婚后我们的日子很幸福,她怀孕了,医院照出来的是龙凤胎,一男一女,我们更高兴了,分娩前几个月我们就把名字都取好了,张小武,张小舞,可是分娩之后,我去抱儿子女儿的时候,却发现武舞不见了,她给我留下了一封信,信上说小Qing人,姐姐走了,好好照顾我们的儿子和女儿。
  我抓着信,冲出了医院,一边嚷嚷着不要走,一边去快步跑着去追她。

  就这样,我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房间之后,我大松了一口气,妈的,还好是个梦,不过这个梦也吓得我浑身被汗水浸湿了。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钟,床上就我一个人,看来我爸早就起床了,我把衣服换了起来,走出去外面的时候,我见表姐和我爸坐在客厅里,两人都皱着眉头,我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去洗漱了,等完了后看他们还是皱眉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过去问他们怎么了?
  问完之后,我见武舞不在呢,还继续问表姐武舞咋还没起床呢,睡懒觉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