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年男人看了我一下,就进了银行。
  前女友走了过来,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的,又不说。

  之前在我心中,她就是我的女神,是世上最美的女人,现在一看,这长相其实说真的,比不上夏拉。
  当初惊艳,完完全全,只怪自己世面见得少。
  她欲要走过去,然后走了几步,快要进银行门了,又折回来,问我:“你还在以前那个出租屋住吗?”
  我愣了一下,笑笑,说:“是啊,现在来取钱交那几百房租呢。”
  前女友可怜我的目光看着我,从包里拿出几千块钱,塞给我:“对不起。”
  我说:“以前我的确觉得你对不起我,只是现在我已经放下了,是我的错,感情这种东西,强求不来强迫不得,爱跟谁跟谁。谢谢你的怜悯,我不需要。”

  前女友尴尬了一下,说:“那你,现在不在宠物店上班,去哪里了?”
  我看着她,说:“我啊,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像工厂的地方里面,打杂工。养自己没问题,房租也能自己交得起,劳你操心了。你进去吧,外面冷。”
  她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她其实还是有一些人情味的,只是人的感情啊,在金钱面前,在诱惑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我扭头不再看她,取了三千块钱。
  她只是站在我旁边,也不进去,她说道:“我开了一个店,挺好的,这是我名片,你有空可以找找我。”
  我看着她一身金丝雀的打扮,接过了名片,问她:“当时你背叛我的筹码,就是他给你开一家店,对吧。你以前对我说,你想要奥迪,想要自己开店,想要在这个城市里买一套市里的大房子,这些你都应该实现了,恭喜你。你不需要怜悯我,也不需要觉得对不起我,我过的很好,真的。我是觉得我对不住你,以前我们那么苦,全是我无能。我们都没错,只是不适合。你跟着别人,也好,过得很好的生活。而跟着我,只能受苦,是我让你受苦。你的名片,我还是不要了,无论你选择哪条路,我还是祝福你,再见。”

  我戴上了帽子,转身走了。
  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懂什么滋味。
  有些人,不能再见,最好再也不见。
  不过见了也没什么,我没以前那种难受。
  爱一个人是把那个人放进心里,这个很容易。可是爱了,会越来越深,那个人会深深刻在自己的心里,要忘记,却是要把那个人从心上狠狠挖除,心会很痛很痛,所以说爱比忘记更难。忘记,也许需要一个月,也许几年,或许一辈子。心什么时候能放开过去,能放下过去的爱了,但是忘记需要时间,而时间具有两面性,如果用得好就是解药,用得不好那就是毒药,只会使自己更痛苦,因为爱过,总是难以忘记,那些爱的回忆,她的笑脸和话语,都深深刻在自己心里,只能渐渐去淡忘。刻意去忘记只会加深自己的记忆,如同当时刚和她分手,我刻意去忘记,就像去搅动一潭水一样,越搅动它只会越动荡得厉害,也只会是波纹更多更加深刻而已。

  选择了恨,也只会使自己活得更累,心更苦,更难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短时间当然无法摆脱思念,还需要时间啊,只有当自己学会坦然面对,才是真的放下了,才是真的忘记了。
  而且,我现在也明白了,失恋了还真不能把自己锁在屋里,要把自己扔进女人堆中,才得到更多的新欢资源。并且男人必须要在自己的事业上有雄心霸志,对某学问或者才华一再的突破,更上一层楼,这种种的突破和成就越成功的话,就越能吸引更多更好的女人。
  或许真如张小闲那句话所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

  如果是以前,我看到她会心如刀绞,想到她也难受到死,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有我身旁美女如云,她对我再也没有了那么可怕。
  打车回到了小镇上的青年旅社。
  在房间里,我安装了针孔摄像机,正对着那条小巷子。
  把手机放好,然后我拿出手机,看监控,看夏拉起来了没有。
  夏拉在八点五十二分的时候起来出了客厅,上了卫生间,然后她出来外面客厅喝水。
  接着,她在客厅,给康雪打电话。
  可能打不通。
  她就给她的一个闺蜜打了电话,说她昨晚失身了,失身给了一个监狱的小管教。
  一边哭一边说,然后那人估计是要她报警,然后夏拉说:“我在给我表姐打电话。”
  我的心一沉,她真想告我**了。
  估计那边的闺蜜问夏拉爱不爱我,夏拉说:“不,我不喜欢他,是我表姐要我跟他搞好关系。我喜欢他我还在这里哭吗?”

  接着,她闺蜜安慰了她一番,说要过来看望夏拉什么的,夏拉说先不用,先跟表姐打电话再说。接着她闺蜜一再强调要她去医院,夏拉说吃一颗避孕药就好了。
  都是老手啊。
  吃吧,你不吃我还担心了。
  接着她两又聊了一下,夏拉又继续给康雪打电话。
  唉,一失足啊虽不至于千古恨,当时是爽了,可爽翻后想到要承担后果,我心里也是非常害怕。
  我没什么心情去上班了,先看她和康雪商量后,如何处置我。

  之后夏拉又在沙发哭了一会儿,然后出去买了药,回来吃。
  我同步到现在的时间。
  夏拉吃了药后,进去了房间。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门开了,康雪急急地进了门,夏拉从房间出来,哇的一声抱着康雪就哭了。
  康雪连问:“夏拉,怎么了?你怎么了,和表姐说说。说呀。”
  夏拉哭的非常的凄惨。
  哭了一会儿后,康雪扶着夏拉坐下,夏拉说道:“表姐,张帆昨晚灌醉我了,**我!”

  康雪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夏拉重复道:“张帆昨晚灌醉我了,**我。他**我了。”
  康雪问:“怎么会这样?你当时怎么样,不反抗吗?”
  夏拉说:“我也不知道,我已经被灌醉了。”
  康雪又问:“你被他灌醉?你干嘛那么傻被灌醉?”

  夏拉说:“我想灌醉他,用红酒和他喝,他喝白酒,结果他没喝醉,我喝醉了。然后他扶着我到了房间,就,**我。表姐!我要告他!”
  我的心咯噔一下,完了。
  我跌坐在床上,唇齿发抖,她要告我**了,真的要告我**了。
  怎么办。
  夏拉又说:“表姐,我要告他!”
  康雪想了一下,然后问夏拉说:“他有没有动手打你?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夏拉说:“我那时没有了反抗的力气。想叫,叫不出来。后来就睡过去了。”
  康雪说:“没事就好。我可怜的表妹。”
  康雪抱了抱一直哭着的夏拉,然后说道:“夏拉,告他是告得赢的。只要是违背女方意愿发生关系,无论是不是喝醉。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告他**你,你的名声会受损吗?”
  夏拉激动道:“可是表姐,他真的是**了我了!我不管我要告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