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317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黑叼来野兔之后,又欢快的冲进了山林,我和武舞一路走着,后面撞到了一只山鸡,被我一枪就给打中了,没和衣冠学玩枪的时候,我打火药枪的准头根本没这么准的,我现在一枪就干翻了一只山鸡,乐得我有些嘚瑟,问武舞说我枪法咋样,牛逼不?
  武舞哼了声,骂我说小Qing人你真自恋,姐姐也能打。
  我有些不信,直接把枪扔给她,说不要你打活物,接着我就指了指远处的一块石头,体积就跟山鸡一样大小,就让她打,打中算她牛逼,武舞接过枪,说姐姐要打中了你咋说?
  我说你想让我干啥?

  她白了我一眼,哼哼说要我把她背上山。
  我说成,只要你打中了,就背你。
  我这么说完吧,武舞二话不说就端起枪,然后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我指的那块石头还真被她给打中了,这让我瞪了下眼,她哼了声,得意的看着我,说小Qing人,姐姐会玩枪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我暗骂了声,忘记了小ShaoFu可能是军人家庭长大的,会玩枪很正常。
  他把枪扔给我之后,就对我张开了手臂,说要我过去背她,等我走过去的时候吧,用背对着她说上来的时候,她却嘻嘻一笑,说不用姐姐逗你玩呢,你伤还没好,姐姐不要你背。
  我狠狠在她翘臀上拍了一把,给她说以后少戏弄我。
  大黑确实是打猎能狗,后面又抓来了一些活物,我和武舞一路走着,后面我们撞到一只野兔的时候,我把猎枪交给她,让她试试身手,可是她还没接过猎枪呢,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她手机这一响,野兔都给吓跑了。

  我抬脚就追了上去,可是野兔实在溜得太快,而且我身子还没好全的关系,我也不敢卖大力追,后面也就拎着枪回来,武舞冇这个时候已经接完了电话,她接了这个电话吧,俏脸之上显得有些愁闷,我过去问她咋了,她也不说,就说累了,要下山休息。
  我也没强迫她,对大黑喊了几嗓子后,就带着武舞一起下山。
  等我们到了山脚的时候,大黑也从山上钻了出来,嘴里叼着几只活物,我笑着说大黑就是聪明,待会弄个烧鸡烤兔好好赏赏他。
  武舞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这不太像她平时的风格,让我很疑惑,快到家的时候我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她笑着摇摇头,给我说没事,回家之后,她就跑到卧室里面去了,说累了要休息一下。
  表姐见武舞这样,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后面整个中午,武舞都呆在卧室没有出来,我寻思她可能真的累了再休息吧,所以也就没有去喊她,下午快吃饭的时候,我才见她从卧室里面走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她明显精心的打扮过了,整个身子都散发出一股迷人的气息,她好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趁着我爸和表姐不注意,偷偷亲了我几口。

  见她恢复了以往大胆的性格,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此时的我却不知道这都是她努力装出来的而已。
  吃饭的时候,她主动说要喝白酒试试,想尝尝老白干啥味道,她这么说,表姐越发皱眉,我本来想说女人喝啥老白干,喝红酒就行的,可是我都还没说完呢,武舞就给自己倒上了老白干,倒上后她还不停歇,就端起杯子对着我爸,说要敬我爸一杯。
  我爸点点头,端起杯子干了。
  接着,武舞又倒了第二杯,然后对准表姐,敬表姐一杯。
  这时候我就见表姐叹了一口气,不过她没拒绝,自己倒上了一杯老白干,和武舞喝了。
  武舞干了第二杯之后,又倒了第三杯,给她自己倒上后,她往我杯子里倒,不过我的被子里她只倒了很少的一点,连半杯都没有,可能是怕我身上有伤的问题,所以只准我喝这么一点吧。
  放下酒壶后,她就端着酒看着我是说:小Qing人,这杯姐姐敬你。

  她这一声小Qing人喊出来,吓了我一大跳,情不自禁的就看表姐和我爸的脸色,平时就我和小ShaoFu的时候,她喊我小冤家小Qing人啥的倒也正常,可是她没当着外人这么喊过我,现在突然当着我爸和我表姐的面喊我小Qing人,当真是把我给吓到了,让我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喝了两杯老白干,就有醉意,脑子开始不清醒起来了。
  偷偷看了表姐和我爸脸色都没表现出啥来,我才稍微安心了一点,然后端起杯子和武舞喝了酒。
  武舞三杯酒喝完,就端起碗来说吃饭,她饿死了。
  吃完饭后,武舞的酒劲上来了吧,整张俏脸都通红无比,显得异常娇艳,她就问我凤凰村晚上哪里风景最好,我问她干啥,她说想去散散步,我就说那得去河边那里,那里有个天缘桥,风景挺好的。
  武舞看着我,就说要我带她去,说完之后,她竟然丝毫不顾及的将胳膊伸进我的手臂里,这个动作再次把我给吓得半死,表姐和我爸还在旁边呢,靠!

  武舞这么搞,让我越发觉得她是酒喝多了,神志不清醒,我只能尴尬的对表姐和我爸笑笑,说带武舞出去吹吹风,散散酒意。
  等我们扣着胳膊走出门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她你不会真醉了吧?
  武舞哼了声,说咋了小Qing人,你这么怕干啥啊?胆子真小。
  听她这语气,完全脑子是清醒着的,让我有些无语,说你和我在我表姐面前搞暧昧,这不是让我找死么?她要知道我和你这样,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
  武舞噗嗤一笑,问我说你表姐不是天天要你耍女朋友么?

  我说你是她闺蜜,她要知道我和你这样,肯定整我。
  武舞哼了声,美眸眯着看着我,说你这是怕影响到你在你表姐心里的形象吧?
  我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臀部,说以后不准再这么闹了,要闹,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咋闹都成,我这么说,武舞突然抱紧我的手臂,说不会了,不知道为啥,我听着她说话的这声音吧,好像能够感受得到她内心里的悲伤一般,心里忍不住一软,就柔声问她怎么了?心情还没好转?
  武舞只是抱着我的胳膊,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天缘桥到了没有?
  我给她说快了,出了村子转个弯就是。
  一路上还给她说起了我们凤凰村娶媳妇的一个习俗,每个凤凰村的村民娶媳妇的那天,都要带着自己的媳妇去踏一遍天缘桥,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话都说,只要一起手拉着手走过天缘桥,那么夫妻双方这辈子都能长长久久,白头到老。
  我这么说,武舞就加快了步子。
  我俩走到天缘桥位置的时候,四周都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我俩的脚步声以及虫子的叫声。

  站在天缘桥桥口位置那里的时候,武舞就放开了我的胳膊,拉着手我的手说要走一次试试,我说你又不嫁给我,走这干啥?
  武舞哼了声,白了我一眼说:姐姐要嫁给你,你要么?
  我点头,说:这么好的娘们都不要,我真是个傻逼了。
  不知怎么回事,在这些天,特别是过年的这几天,每当和武舞在一起,我脑子里那个她要是我媳妇就好了的念头总是从我脑子里不断的冒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