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呵呵的说:“没想到泡泡那么漂亮,找了个像我一样,那岂不是挺丑的挺不般配的一个男朋友?”
  夏拉说:“你不丑呀,挺帅气的。很多女孩都喜欢你这种类型。”
  我笑说:“包括你吗?”
  夏拉仰起脸,说:“不知道。”
  我说:“有你就好了。你那么漂亮。”
  夏拉说:“我没什么漂亮呀。今天谢谢你来看我,给我做菜吃,谢谢,我敬你一杯,我一杯,你也一杯,好不好?”
  我问:“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很吃亏啊。”
  夏拉晃了晃自己的杯子有点撒娇的说:“人家喝不了什么酒,想好好陪你喝,怕你来了我招待得你不开心,就要你喝多点高兴点。”

  这都什么理由如此牵强。
  夏拉本身并不坏,但受了康雪的蛊惑欺骗,被康雪当成一个工具拿来使用。
  尽管如此,光就是夏拉帮康雪阴了那么些人,我也对夏拉提不起什么好感了。
  我说道:“好啊,谢谢你夏拉!你不用客气,那干脆这样,我喝一杯,你也喝一杯,怎么样?这样才喝的开心。”
  她的酒量不过半瓶多红酒,我用不着怕她。
  喝了两杯后,夏拉开始耍赖了,她咂巴着嘴,喊苦,然后拿着雪碧和红茶来兑酒,我说:“你这样子,怎么算公平?”
  夏拉仰起脸说:“那我咽不下去了。”
  我说:“行吧,我也兑酒。”
  说着我就拿着红茶也往白酒里倒,她说道:“那我不兑。”
  我说:“那我也不兑。”
  是你求我喝,不是我求你喝,爱咋咋地,还耍赖了。

  学了康雪的无耻了。
  原本来她这里,是想安慰她,可没想我一来她就要灌醉我,行啊,看在她那半瓶红酒酒量的份上,谁怕谁啊。
  很快,她喝了半瓶了。
  不过,脸虽然红,看起来还是挺精神,而且酒后微醺脸红扑扑的她,看起来比往时更美了。
  人类自从进化成现在这样子后,古代的女子们,开始懂得往脸上涂抹一些让自己看起来接近性高丨潮丨时脸上呈现出的颜色,令自己看起来更迷人,更让男子们动情欲之心。
  当喝酒了后,这种样子,便是接近了性高丨潮丨的模样。
  看着夏拉的美貌,我的心有些悸动。
  已经半瓶了,她怎么还没倒,我问道:“夏拉,那个劫持你们的案子,进行的怎么样了?”

  夏拉说:“问我表姐才知道。”
  我心想,估计康雪都不让人家警察查下去了,万一查出来这些绑架夏拉和泡泡的混混是沈林和黄莉芳指使的,那么警察也就知道了小混混的目的是夏拉手中的硬盘,也就是康雪派夏拉去搞的证据。这事情一扯就扯出来很多了。
  所以我估计,康雪担心会遭遇麻烦,估计早打发警察让警察不要追查下去了。
  是我我也不会让警察查下去。
  我问:“夏拉,你表姐对你真好,平时你为她做了不少事吧。”
  夏拉说:“还好呀。”
  我说:“好吧,我先上个卫生间。回来再喝。”
  我上了卫生间回来后,看她的红酒,本来我上厕所前还有半瓶,我回来后,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瓶了。
  我指着红酒瓶说道:“哇,你这个,是不是倒掉了啊!”
  她急忙否认:“我没有,你上厕所,我喝了一些。”
  我靠,这摆明就是耍赖,估计是倒掉了,还说没有,我在的时候她都那么难以下咽了,我不相信我上厕所她就狂喝。
  我又说道:“我才不信。”

  她说:“我喝了,我反正喝完这一瓶,你也要喝完你那瓶。刚才你上厕所,我喝了一杯多,早喝完早点睡,轮到你了!”
  你他妈的你倒掉了,然后说你喝了,然后逼我喝。
  我看着这杯白酒,难以下咽啊,再好喝的酒,喝到了一定地步,都是想吐。
  我端着杯子,她却不饶人:“要耍赖了啊!”
  我看着这杯白酒,然后抬头看着夏拉说:“行!我喝!喝完这瓶,我们再开一人一瓶!”

  夏拉很拽的说:“开就开!”
  我一仰脖子,喝了这杯,然后又倒了不到一杯,这瓶白酒就没了。
  夏拉也倒满了,倒完了酒,仰起脖子也干了。
  然后又拿出来一瓶白酒一瓶红酒。

  我开白酒,她开红酒。
  开完后,她说:“你帮我倒酒吧,我也去厕所。你不许耍赖,我看着啊都是一人一瓶,我没出来之前,都先不能喝。”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夏拉和康雪,没得比,不是一个级别的,做点坏事说谎的,都那么容易说破。
  正合我意,我还巴不得她早点去卫生间,我他妈的喝了一瓶白酒,用白酒拼红酒,拼的我想吐。
  实在是不想喝下去了。
  夏拉去了卫生间,她关上卫生间的门的时候,我马上去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蹑手蹑脚拿着白酒走进厨房倒了大半瓶,八百块,八百块五粮液,心痛啊,不管了。
  倒得只剩下了一点,我拿着矿泉水灌进五粮液里。

  来吧,你耍赖,我也耍赖,你不道德,我为什么要和你讲道德。
  OK了,把矿泉水瓶扔垃圾,拿着五粮液摇摇几下,这下子,这瓶五粮液里,几乎全是矿泉水兑的一点五粮液,但酒味还是很浓,我还偷偷喝了一小口,是有酒味,但根本就是水了,没什么浓度。
  我听着卫生间里面的她,好像在吐呢?
  夏拉还没出来,我拿出手机,看看刚才她是不是趁着我上厕所,偷偷倒掉了酒。
  我看看新手机里的偷拍视频,跳到刚才我上厕所的时候的画面,果然,夏拉走进了厨房,把红酒倒在了厨房洗手池。

  我靠,居然和我用矿泉水兑白酒的手法如此相似。
  但她还是嫩了些,哪有那么赤裸裸的耍赖皮被人看得出来的。
  是我我不会那么蠢。
  卫生间门开了,我把手机放进口袋。
  夏拉过来后坐下,有点摇晃了,我问道:“夏拉,不行了是吧,喝吐了?”
  夏拉把酒瓶抓起来重重咚的一声放在桌上:“谁喝吐了,你才喝吐了!来呀继续喝!”
  我说:“来啊!”
  举起杯子,又和她干了一杯。
  因为这杯是满杯的白酒,没有兑酒,我也有点反胃,他妈的刚才竟然忘记换了这杯。
  她打了个嗝,看起来已经快喝不下去,这时候我不能看起来还很清醒的样子,我开始装醉,眯着眼睛倒酒,说:“夏拉,夏,夏拉,你为什么,谁给你取的这个字,名字。”
  夏拉是真的不太清醒,问我说:“那你为什么叫,叫张帆?”
  然后又说:“那你表姐,为什么,叫,叫什么贺?”
  日期:2015-06-0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