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的像打火机,也有像手表一样的,就是贺兰婷给我的那款手表,还有做成车子模型的针孔摄像机,还有做成玩具一样的,甚至,外表做成车钥匙一样的都有。
  卖这些玩意的老板拿着我的手机给我示范看了一下,果然可以。
  妈的没想到科技如此发达,装一个无线针孔摄像头,就能在随时随地,用手机看到听到这边发生的任何事情。

  我花了三千多,买了两个,无线针孔摄像机,视频画面通过无线网络发到我的手机上,而且没有U盘,直接发送到我手机,在我手机存着,而软件则是加密的,软件写着通讯记录,从装在手机上的表面看,根本看不出来是偷拍的视频软件。为了保险,我买了一部新手机,专门存这个,我的那部我用着,这部手机,我要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还买了一张大容量内存卡,以后,有得玩了。
  我要装在康雪家客厅里,估计装在夏拉的房间没什么用,康雪也不可能经常跑夏拉小房间聊天,还有一个,装在书房里,而康雪的房间,我当然想装,但这个并不现实,她的房间,就连夏拉在的时候都锁得严严实实,我又如何能轻易进去装了摄像头。
  我想了一下,这些玩意那么便宜,已经滥用成灾。大量爆出的偷拍门等等,严重影响我们的安全和隐私,很多人住酒店,搞不好自己就成了某些网站视频的主角,就例如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沈林和我们监狱工会主席黄莉芳。万万没想到被自己妹妹的好姐妹摆了一道,弄得是人未亡而家已经破了。尤其我这种间谍工作,搞不好自己房间或者宿舍就被人家装了摄像头。
  卖针孔摄像机的老板告诉我,这些玩意,如果用心找,都是能找得到的。比如秘密的角落啊,花瓶啊,甚至音响电脑,都可以检查。当然,如果你关了灯,不是红外线摄像机,就看不到。但如果是红外线摄像机,那么可以把灯关了,拉上窗帘留着屋内一片漆黑,打开手机照相,不要开闪光灯,就黑漆漆的看着屏幕围绕房间转一圈,如果发现了红点,就是有摄像头,如果没有红点,就是没有摄像头。因为红外线针孔摄像头配备了红外线感应功能,在黑暗环境下会发出红外线进行补光,所以用手机拍摄功能可以检测。

  当然,这种方法只有对红外摄像头有用。
  我想,我去装了的话,会不会也有一天被发现?而也会怀疑到我身上来?
  很有可能。
  特别是康雪夏拉两人都干过这种事,我就很怕很容易被发现。

  可我还是想去装,我想得到康雪的犯罪证据,想要知道她下的每一步棋,我不能总是被牵着鼻子走。
  放好在了上衣内侧口袋,我又坐车去了康雪家,在楼下买了一些菜和水果后,我上去了。
  夏拉给我开了门,看来情绪还是不太好,毕竟经历了劫持事件,这短短的时间不可能心情就能平复。
  她穿着睡衣,外面套着外套,我问:“在睡觉吗?”
  她说:“在床上躺着,玩手机。”

  我把菜放下,说:“你表姐说让我来家里跟你聊聊,担心你情绪不好心情不好。”
  夏拉说道:“过几天就好了,你要做菜吗?”
  我说:“是啊,那你去休息躺一下,我做菜了,做好了叫你。”
  我想支开她,以便放好摄像头。
  她问我:“不需要帮忙吗?”
  我说:“不用了,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敢劳烦你,你去休息一下,做好饭菜了我叫你。”
  她说:“那好吧。”

  她走回去了房间,关上了房间门。
  我把菜提进了厨房,放了菜后,我马上走回客厅,然后详细看了一遍客厅,花瓶不行,音响不行,电视机不行,柜子上也不行。
  对,沙发可以。
  我掏出衣服内侧口袋的针孔摄像机,装了一部在沙发斜侧角,这儿,有谁没事干会摸进这里来,还有一个,我拿着凳子,站在了凳子上装在了吊灯上。
  搞定后,心脏突突突狂跳的我,急急地回到厨房忙活起来。

  夏拉刚好开房间门出来,真他妈的是惊险。
  她换了衣服,可能也不想在我面前那么没形象,所以脱了睡衣,换上了休闲一些的衣裳。
  她到了洗浴间洗漱,我则在厨房忙活。
  一小时后,饭菜做好了,我端上后,叫了夏拉吃饭。
  夏拉已经在房间内,玩手机吧。
  我回到厨房,掏出手机,试试效果,一开,画面果然清晰,而且几乎同时同步,我轻轻咳了一声,手机里也传出了我咳嗽的声音。

  厉害。
  这时夏拉从房间出来了,我把那个软件关了,然后塞回口袋,去和夏拉吃饭了。
  五个菜一个汤,基本是素菜,我问夏拉习不习惯,她说还行,味道不错。
  我说:“夏拉,你表姐担心你出什么问题,所以让我来陪陪你,她说她没什么时间了,这几天都很忙,她说要不你也可以去找找你的朋友聊聊天逛逛街什么的。”
  夏拉说:“不想动,我还好吧。”

  我问:“那泡泡怎么样了?”
  夏拉说:“我怎么知道呀,你自己可以打个电话问问她。”
  我心里一阵反感夏拉,毕竟是自己的闺蜜,这件事夏拉还连累到了泡泡,怎么能说出如此没心没肺的话。
  我说:“夏拉,她是你好姐妹。”
  夏拉不高兴:“关你什么事呢?”
  当她说完后,也许是觉得她自己态度也有点不好,或是想到了自己要担负勾搭我的重任,边强撑笑了一下说:“对不起,我确实有点心情不好。”
  我说:“哦,我理解,我理解。”
  她问道:“要不我们喝点酒怎么样?”
  我说:“好啊,那就上酒啊。”
  夏拉听她表姐康雪的,要灌醉我套话,之前就做了几次了,但还好我脑袋还算清醒,型醉人不醉。不然真的被她套出真实话来。
  我干脆也把她灌吐了,她喝醉了我也假装随意问问她一些问题,看是不是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夏拉自己主动的开了一瓶红酒,她想想可能觉得这个难喝醉,就说:“我表姐还有几瓶别人送的很贵的白酒,你试试那些怎么样。”
  我本来不愿意,因为我吃亏啊,白酒干红酒,亏大了。
  但我后来一想,我可以作弊嘛,而且我喝白酒,她更有冲劲和动力弄死我,我才能灌醉她。
  我说:“好啊,是什么白酒?喝了你表姐会不会气死?”
  夏拉去藏酒柜里拿了一瓶五粮液。
  回来后她就开了给我,香气四溢。
  我一再告诫自己,必须守得住自己,再好喝也要守住,万一真喝多了,就完蛋了。
  夏拉多好啊,给我倒酒了,满满的大杯一杯,这杯子倒了三分之一的五粮液。

  她自己给她自己杯里倒了红酒,我两拿起杯子,各怀鬼胎的干杯了。
  喝了一口,她喝完了,然后说:“我喝完了,你才喝那么一点吗?”
  我说:“呵呵,对不起,我就多喝点。”
  我举杯子,又抿了多一点。
  夏拉说:“这还差不多。”
  我随意问道:“对了,泡泡和你很好吧,夏拉。”

  夏拉说道:“挺好啊怎么了,你想问什么?”
  我说:“你上次说她对我有意思,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夏拉说:“当然是真的了,她说你和她初恋长得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