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被人听见也没什么,就是问问你一些心理学的东西。”
  她轻轻松开了我,看着我的裤裆,转身过去了,我自己低头看看,然后把衣服往下拉,说:“抱歉,让你见笑了。”
  她问道:“好了,张警官,请坐。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坐在凳子上,她坐在了床上,她真的是很诱人,我咽了咽口水,然后说:“如果一个人,比如被人抢劫,劫持了,然后有心里阴影,短时间内,不能恢复,要如何开导?”
  柳智慧翻了翻我带来给她的那几本书,然后递回来给我,说:“看来你们的学校教的东西,的确没什么含量。”

  我尴尬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含量,大家都在学,我也没仔细深入研究过心理学知识,所以才成现在这样,半桶水都不算。”
  她问我:“你有没有让你记忆很深刻的事情?”
  我想了想,说:“被女朋友戴绿帽甩了。现在想起来还是难受,那时候刚知道的时候,她跟人跑了,我心如刀绞,一夜睡不着。”
  柳智慧笑了一下。
  我问:“你笑什么?”
  她说道:“我不告诉你。”
  我说:“你笑我活该?”
  她说:“我们继续聊刚才的话题,你说你被女朋友甩了,很难受,人的记忆最深刻的事情,往往不是开心快乐的事情,而是让人难受痛苦的事情。你中了五百万,你会很高兴,你被女朋友甩了,你很难受,但过了很多年,你想起来最深刻的事情,依然还是最记得被女朋友甩了。那是因为,痛苦的事情对你造成了心理创伤。”

  我说:“这个我学过,我也知道,”
  提到心理创伤,我们就会想到战争,洪水,地震、火灾及空难等等,其实心理创伤远远不只是这些强大的事件。还有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可能会长期经历到的忽视、情绪虐待、躯体虐待或者暴力,都会促进心理创伤的形成。
  柳智慧说道:“人的无意识,就像一条河流,而意识,是河流的分支。一旦遇到了灾难造成了心理创伤,就像河流遭受了大雨,河流水位会涨起来,当河流水位太高,堤坝可能就会被冲垮,人就会崩溃。所以,遭遇了心理创伤后,要做心理创伤治疗,一般有两种方法,第一,疏导,第二,建造心理防线。首先来说疏导,如果心理创伤并不严重,那么,人在经过这件事后遇到与之有关联的人和物和事,会经常想到对她造成心理创伤的那件事,浮现出对心理创伤的记忆,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几年,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会慢慢的平复。这就是疏导,把河流的大雨慢慢的疏导了。无论多久,总有一天,再大的心理创伤,都会疏导散去。你失恋了,戴绿帽了,被甩了,你难受,当你知道的那天很难受,你不敢想,但还是想起,你难受,可是直到今天,会不会已经慢慢的平复,当你过了一段时间后,再回想,已经没了那么痛了。”

  我说:“是,有一首歌,有句歌词,让你哭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一切痛苦,都会过去,就算不过去,死了也会过去。”
  柳智慧继续说道:“第二呢,建造心理防线。这是因为在心理创伤极其严重的情况,一旦建造心理防线,就会把受伤害的记忆挡在无意识内,人会想不起和她创伤的事件,例如M国的一些打过仗的老兵,从惨烈的战场下来后,他们全然记不起自己曾经上过战场。因为战争的残酷,使他们受到了心理创伤,他们无意识的建造心理防线。可是,如果受创伤太严重,而且如果创伤还在堆高,那么极有可能会崩溃。”

  我问:“明白了,那我是要如何疏导呢?”
  柳智慧说:“之前我已经教过你了,暗示她。生活那么美好,对吗?”
  她站起来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她永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而她却是高深莫测。
  小的自知不如。

  我站起来说道:“谢谢你柳智慧,你如果想看什么书,我帮你带进来。”
  她说:“不用了,再见,不送了。”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她也没回过头,就让我看她的背影,我道了再见,然后急速走到房间门口听声音,还真是听到往上轻跑的脚步声。
  出了房间。
  我带上门,下了楼。
  徐男看了看时间,说:“十五分钟,还挺快嘛。”
  我说:“不敢劳烦男爷遭受指导员责罚。”
  她说:“我看你是被她赶走了吧。”
  我说:“是的是的。”
  下午,我就拿着假条,出去了外面。
  我知道这时候康雪会在监狱里不出来,所以我先跑去小镇上租房子。
  戴上外套的帽子,坐车到了小镇上,我就在上次我和谢丹阳来的时候的那个进去红灯区那个阁楼对面大马路的沿街楼房找房子。
  只是,都是沿街商铺,这种地方抢着租的人很多,我没有找到任何的一家那个小巷子对面的空房。
  贴的广告,又不是沿街的,如果不在沿街边,我就要跑来马路对面这个地方蹲守,这样子太费劲而且容易被康雪等人认出来。
  无奈,只好上了一家叫青年旅社的旅馆,是沿街的,我问价格,一天一百五,我说租一个月怎么给,服务员也说一百五,就是不能少。我想了想,然后说上去看一下。
  服务员带着我上去,我进了一间沿街的客房,窗户正对面便是小巷子,这个位置好,只是一天一百五,也太贵了,贺兰婷让我租房子,又不是让我来住酒店。
  可房子真的是找不到了,看来还是要请示贺兰婷。
  我便给她打了个电话,首先是汇报了这两天关于康雪和夏拉的一些事,然后我问贺兰婷:“表姐,那个黄莉芳,我们工会主席,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样?而且是不是也像我猜测的那样。”
  贺兰婷说:“恐怕比你猜测的还要严重,以前监狱的老工会主席出车祸,差点死了,提前退休,很可能就是黄莉芳和沈林做的。”
  我吃惊说:“那么狠毒!”
  贺兰婷说:“既然康雪要你做这些,你配合便是,她怀疑就让她怀疑,你懂的。”
  我说:“表姐,那我问你啊,我现在在小镇上找到一个沿街的房子,只有这个房子位置最好的,但是要一天一百五。是旅馆。”
  贺兰婷道:“那就租。还有什么事?”

  我说没了。
  她连再见也不说,便挂了电话。
  我给夏拉打了一个电话,夏拉在康雪家里休息,我说我过去找她聊聊天做个饭吃吃饭。
  她是同意了。
  她必须同意,因为她还要帮着康雪假装勾搭我然后套我的话。
  我坐车往她家路上的时候,突然异想天开,你夏拉和康雪,专门搞偷拍窃听这么不道德的事,那老子为了自身安全,或者也说是捞取证据,我也去给她家安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最好弄到可以整死康雪的犯罪证据。
  这么一想后,我马上让司机往电脑城。
  便宜的,百来块钱的有,贵的,红外线的,几千的可以发射无线信号到手机上,可随时用手机看的也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