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1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说,康雪和黄莉芳,是因为利益产生了矛盾?还是因为夺权?

  很难讲,很难猜,康雪背后牵扯太多的人,也许康雪也只是被猎人使用的一条狗。
  真正的恶人,不会是马爽马玲这些下手,而是深藏背后永远不出面自己干坏事的终极双面脸。
  工会主席被查,这是个大件事,一时间沸沸扬扬的,而且,这个职位已经被我们监区的监区长兼任。
  这很不能不让人怀疑,就是我们监区长和指导员康雪一起做掉了黄莉芳。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但是纪委今天就公布了我们监狱工会主席黄莉芳因消息,她们说在监狱狱政科那里的电脑可以看到,监察部网站发的消息:监察部网站获悉,据xx纪委消息:经批准,xx女子监狱工会主席黄莉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而下面,则是贴上了黄莉芳的简历,从简历上得知,黄莉芳一直都只是侦查科一个小小的科员,从二十多岁干到了四十岁,而从四十岁之后,她突然平步青云一步登天升上了侦查科科长,然后第二年竟然坐到了工会主席的位置,这升迁的过程是相当的诡异。
  当然,之前看起来是诡异,现在知道了有后山,就不觉得什么,都是一句话的事,这黄莉芳本身没什么水平,全靠自己的身体,爬到了那个位置。
  从各方面来的消息得知,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沈林,也是有后台的一个人,据说后台是司法和市委的人。但现在被人这么一公布这些犯罪材料到了网站上,他后台多深都保不住他了,不得不说,康雪手段真够老辣。
  据她们说,沈林从军二十多年,从部队转业后进入监狱管理局工作,后来升任管理局副局长。他是在一次年终下来女子监狱检察时,认识了当时我们监狱侦查科科员黄莉芳,两人眉来眼去,后来互留了电话,三天后沈林就带着黄莉芳去开了房,此后就保持着情人关系。
  三个月后,黄莉芳就从侦查科科员跳到了科长的位置,接着又跳到了工会主席位置。

  而且,黄莉芳为了自己的仕途,竟然把自己开美容小店的妹妹黄莉华也拉下水,让黄莉华和沈林睡到了一起,这几个无耻之徒在黄莉华家中大搞偷情之事,可谓道德沦丧,沈林还应黄莉芳和黄莉华的要求,利用职务便利,在监狱管理局单位扩建的过程中,为某建筑该公司顺利中标而提供支持和帮助。为此,黄莉华找了自己的一个做搞建筑的同学承包了扩建项目,这个同学支付了黄莉华上百万的中介费,黄莉华用这笔钱扩大了美容院,还有其他一些非法的交易就暂时不得知了。

  而黄莉芳尝到甜头后野心膨胀,还打算跳上监狱长的位置,为此,她想和管理局副局长沈林做下一步打算,想把自己和自己妹妹这对姐妹的身体奉献给更高级别的高官,以换取升迁资本。
  我想,极有可能,就是因为监狱长和指导员一伙儿觉察到黄莉芳可能要触动她们的利益,因此先下手为强,灭了黄莉芳和沈林一伙儿。
  可以说,黄莉芳有些盲目,甚至可以说是自狂,监狱长等人的根基,那不是一般的深,她就敢如此撬动,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只是,如果黄莉芳这对姐妹如果真能搞上了高官,也很难说不能撬动到监狱长。历史上的帝王最怕的事情就是臣下造反,这黄莉芳已经触及到了帝王心,她不被整死也真的很难。
  因此,我大致可以这么猜测:监狱长派指导员想办法去搜集黄莉芳的犯罪证据,而指导员应该也动用了各种她的手下人群,包括自己的打手团,还有自己的表妹夏拉,夏拉可谓替她立了大功劳。
  人心惟危啊。
  让康雪搞这么一下,我自己都怀疑那些和我靠近的女人们了,看来,和身边的女人玩是可以玩,但不能告诉她们想要知道的对我自己有威胁的问题答案。
  康雪找了我。
  我到了她办公室,她笑着迎上来,对我致谢:“小张,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夏拉还没找到。”
  我说:“指导员,这都是孟警官还有您提供线索的功劳,我只是协助,没有什么功劳,不值提谢。”
  康雪握着我的手表达感激:“小张你太谦恭了,这事啊,过后我一定好好请你吃个饭啊。本来啊,你回来了,我就该找你的。但是领导们刚走,我这才有时间找你了。”
  我说:“没关系的指导员,您忙就先忙,我这边,只怕自己也找不到夏拉,现在既然找到了,我也安心了。”
  康雪请我坐下,然后给我倒茶,“夏拉现在没事了吧。”

  我心想,你妈的你派你自己表妹干这么危险的事,被劫持了你不亲自出马去解救,反而先去接待领导,然后表妹得救了,也不出去看看她安慰她,你真是没良心的玩意。
  我脸上挂着笑,“夏拉啊,还是受了一些惊吓,但现在人也没事,没受任何身体伤害,还好,真是万幸。”
  康雪给我递过来茶杯,我接过来说谢谢,然后喝了一口,把茶杯放好,从口袋掏出她给我找夏拉剩下的钱:“指导员,这些钱,是剩下的钱。”
  她忙推给我:“小张,你就拿着吧啊,康姐没什么好谢你的,就当是康姐感激你的一点心意,他日啊,我还要请你吃饭,好好感激你才是。”
  我说:“指导员你言重了,这钱我不能拿,夏拉是我的好朋友,她出事了,我应该第一时间跑去救她。这是做朋友的分内之事。”
  朋友,这算哪门子的朋友。夏拉是个间谍,安插在我身边假装朋友的间谍,而且她也不喜欢我。
  康雪又推过来:“小张啊,康姐啊,是真心感激你的,你收下啊。”
  再三推辞后,我收下了钱:“谢谢康姐。”
  康雪又问了我选拔女演员的一些情况,我说进行得还算顺利,只是近期可能要经常带着选出来的女犯去礼堂让副监狱长审核,还望指导员多多谅解和帮助。
  她笑了笑,有意无意的说:“小张啊,我这边啊,一定会努力帮助你的。你和这副监狱长的感情那么好,想来她也不会卡你吧。”

  我立马意识到她在测我和副监狱长的关系,我假装牙齿痒痒说道:“指导员,不提她好么?”
  康雪哟的一声,然后问:“怎么了,她让你生气啦?”
  我说:“她一直都让我生气,算了不提了。”
  我知道,夏拉早就把从我这里得知的假情报报给了康雪。
  康雪假装问我说:“怎么了小张,听起来,你和副监狱长好像有不愉快的经历。没事,你想说的话,康姐愿意倾听。”
  我呵呵,然后说:“谢谢康姐。”

  她说道:“小张啊,夏拉这几天心情可能挺不好,我实在是忙,你呢,我给你一些放假时间,你有时间去看看夏拉,陪陪她,开导开导她,安慰安慰她,陪她喝喝酒什么的。你是心理学老师嘛,让她赶紧的恢复过来,算是帮帮康姐的忙,你看可以嘛?”
  我说:“这是我作为朋友应该做的事。”
  她说:“那我今天给你批个假,你看看你愿意出去吗?”
  我说:“我愿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