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0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是你表姐,你表姐委托我来配合警察找你的。”
  夏拉哭着问我:“那我表姐呢?”
  我说:“她因为有事,很重要的事,没有来。”
  我拍着她的背一会儿后,她情绪有点稳定了,那边喊道:“这里在这里!”
  听来应该是找到了泡泡。
  我就问夏拉:“泡泡在那边,是吗?”
  夏拉点点头。
  我扶着她下了床,她是坐着坐到脚都麻了,下了床后,她走都走不好路。

  我扶着夏拉出来了平房外,对孟警官他们喊道:“我找到了夏拉!”
  把她们两都带了出来。
  两人抱着大哭了一场。
  一种劫后逢生的哭泣。
  孟警官简单的问了她们一些健康的问题,看来健康方面还好,孟警官问要不要去医院。
  两个女孩都摇头说不用,但是饿了。
  泡泡看着我,一双眼睛大大的,夏拉说泡泡对我有点意思。
  我坐在泡泡面前,问她道:“泡泡,没事吧。”
  泡泡说道:“我,没事。”

  泡泡脸上还写着惊恐。
  我伸出手,她自然的握住了我的手,握得很紧。
  孟警官几人进去各个平房里,搜出了两个行李箱,还有找到了一些泡面啊锅啊被子之类的。
  他们都拍了照,这个如果要立案调查,这些都能成为证据。
  夏拉和泡泡的行李都在,连钱包的钱都在,但是手机和身份证都被拿走了。
  夏拉和泡泡说,那些人刚才看到有车往这里来,赶紧就上车跑了。全都跑了。

  我问泡泡和夏拉道:“他们没对你们做什么吧。”
  问完后,又觉得这种问题不该自己问,应该让孟警官他们问,我问了万一她两真的被几个劫持的男的做过了什么,那岂不是惹得她们怨我。
  我心里也实在不想,也不愿意她两被那些人给糟蹋了,但没办法,如果真的糟蹋了,我也是,只能接受事实。
  全部的人都上了车,有些挤,农民老伯是坐在前面副驾驶座,孟警官开车,两个警员和我叠着坐,夏拉和泡泡抱着。
  然后把农民老伯送到了村子里。
  孟警官一直对农民老伯说感谢,农民老伯说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我这点忙不算什么之类的话。
  农民老伯下车的时候,我也下去了,塞进他口袋里两百块钱,说:“老伯,感谢你。”
  他一掏出来,急忙塞回给我:“为zhengfu,为公丨安丨,我不能要钱。”
  我说:“这两个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没有你,我们也不会那么快就找到她们,感谢你,我是代表我个人。钱很俗,略能表示我一点心意,望老伯收下。”
  他一个劲地不要,我推着他:“老伯你一定要收下,我如果有时间过来,会来看你,谢谢!”

  我上了车。
  老伯在身后挥挥手送走了我们。
  我本想问问夏拉和泡泡到底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又不说了,还是刚才所想的,不想提起她们难受的事,让孟警官问吧。
  车子行驶往龙门路上,我掏出手机,给康雪打了电话,没人接,她不在电话边。
  这个点,她不是去睡觉了吧,明天她还要接待上头的领导。
  孟警官已经联系了陈庄和河口的警察,让他们在路口设卡赌犯罪嫌疑人的面包车。

  到了龙门,孟警官把车开到了一家人少的夜宵店那里。
  到了夜宵店,点了一些吃的,我要了几瓶啤酒。
  上菜后,先给两个姑娘打饭吃菜。
  她两有些不顾形象的吃起来,看来这几天被囚禁,是真的饿到了。
  酒也来了,都倒了一人一杯,我对夏拉说:“夏拉,找到你们,全是孟警官他们的功劳,在这里我也借一杯薄酒,向孟警官和小令你们致谢,谢谢你们。”
  夏拉和泡泡吃饱了后,也向孟警官他们敬酒感谢了。
  我看着夏拉和泡泡,面色慢慢恢复平静了,脸上衣服都很光洁整齐,看来是好像没有受到过侵犯。

  孟警官对夏拉和泡泡说道:“你们也不用谢我,最该感谢的是小张,心急火燎的赶过来,为了找你们,他可是做了不少努力。”
  我推辞说:“哪里哪里,都是孟警官你们三人的功劳。”
  夏拉和泡泡也敬了我一人一杯酒,夏拉说谢谢,泡泡也说谢谢,眼睛里还含着泪。
  孟警官道:“那我们就边做口供记录边吃,你们不介意吧。”
  泡泡点头,夏拉有点不想现在接受口供吧,她是想了一下,然后才点头。
  孟警官让小令拿过公文包,就现场边吃饭边录口供,孟警官问,小令记录。
  在口供中,泡泡和夏拉说,她们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为什么要劫持她们,下了计程车,就被弄到了面包车上,扣下了她们的手机和证件,然后拉到了采石场那里。

  这几天,都是被分开,但是她们都知道彼此在对面。
  当孟警官问知道为什么绑架你们吗?泡泡摇着头说不知道。
  夏拉是停顿了一下,才说不知道。
  从开始问问题,夏拉就一直在心事重重,夏拉是隐瞒了什么?
  孟警官又问:“那他们有没有逼迫你们做过什么?”

  孟警官问得很委婉,就是问他们有没有殴打羞辱或者凌虐**过她们。
  泡泡摇头:“没有,我问他们是不是要钱,他们也不说。我问了好多次是不是要抢劫,还是要家里给钱,我要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也不给。”
  孟警官就奇怪了,问:“他们也不是要钱,也不是为了你们,他们是想要什么?”
  夏拉眼珠子乱转几下,低头喝了一口汤,孟警官随即问夏拉:“你呢?”

  夏拉急忙把汤放下,说:“我也是,我也和泡泡一样,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什么。”
  夏拉有点慌乱,这证明了她自己心中有什么藏着瞒着的事。
  他们劫持两人的目的,不是为钱为色,看夏拉这样,是明摆着冲夏拉去的,他们想要夏拉什么东西?
  这时,在陈庄和河口的主要关卡的警察给孟警官回复电话说,没有拦到那部面包车。
  孟警官挂了电话,这个点已经够晚,如果想要继续搜寻那部面包车,一定要增加不少的警力。
  现在人质已经安全获救,这些犯罪嫌疑人,可以慢慢查身份,然后立案了再实行抓捕。

  夏拉又说:“我听他们说,过两三天后,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好像是去做那种事。”
  孟警官说道:“果然是这样,这些人和上批强迫**案的作案手段,都一个样子。可是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这几天,没有碰过你们?”
  夏拉说没有,泡泡也说没有。
  孟警官是感到真的不可理解了,之前的案件,一旦是劫持控制了女孩子后,犯人们都会露出狰狞之面,争先恐后向女孩伸出魔爪。

  泡泡说:“看守我的那三个,年龄看起来比我还小,他们都挺怕的,坐的远远的,他们做什么都是要听那个别人叫他叫做钦哥的话。”
  “钦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