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31 19:51:00
  我顺着蒋明瑶指示的方向,打眼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气冷气——
  前方,不远处,苍茫的夜色里,一闪一闪,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些腥黄色的亮点。
  一对,一对,两两成双,似火非火,似荧非荧,正不急不缓的朝着我们这边移动。
  又腥又骚的气味,也随着这些腥黄色的亮点,一并朝我们接近。

  “哥啊,你快看看,后面也有!”
  老二颤声惊呼。
  我回头看时,果然也是腥黄一片,再看东西两面,无不例外!
  我们所处之地的四周,已经全部被那亮点所包围!
  蒋明瑶喃喃道:“这都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最前面的一对亮点,闪烁了一下,然后一具黑褐色的身体从暗中映入我的眼帘。
  我失声叫道:“獭怪!”
  那味道,那模样,正是曾经被我打杀的獭怪独有的!
  “亲娘啊!”老二瘫坐在了地上:“先前杀的那只獭怪的亲戚来了,来报复咱们了……”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围上来的那些腥黄色的,一双一双的,亮点,不是别的东西,全都是獭怪的眼睛。

  那又腥又骚的味道,也正是从这些獭怪身上散发出来的。
  它们的形体,虽然都没有之前被我除掉的那只獭怪庞大,但是也各个都大如四五岁的孩童了。
  而且数量之多,更让我遍体生寒,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们的眼睛!
  日期:2015-07-31 19:53:00
  那一双双诡异而恶毒的眼睛,又亮又浑浊,目光到了哪里,就像钉子钉在了哪里!

  我们身后的不远处是一片树林子,我们现在的立身之地是个浅坑,处境十分不妙。
  “怎么,怎么会这么多?”蒋明瑶惊恐的看着我,她那瘦弱的身子,开始瑟瑟发抖。
  见到这种场面,没有谁会不害怕,更何况女人本就天生畏惧那些丑陋肮脏的东西!
  即便是性子倔强骄傲厉害的蒋明瑶,也不例外。
  我站到了蒋明瑶的身前,道:“不要害怕,我跟它们交过手。”

  “这可是那死的獭怪的七大姑,八大姨,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亲爹、亲娘、干爹、干娘、公公、婆婆、老丈人,还有老头、姘头、情夫、野汉子,儿子、闺女、孙子、孙女,拜把子兄弟,插香的姊妹……一窝一窝的都来了啊!”
  老二越是害怕,就越是嘴碎,叨叨个不停,道:“打死一个好打,打死一窝就难啊……”
  “你闭嘴吧,快给我捡石头!”
  我被他念叨的心烦意乱,强行稳住心神,提起一口气,先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大大小小的石块。
  千钧一发,生死攸关的时候,千万不能慌乱。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日期:2015-07-31 19:55:00
  我捏起一颗石子,朝着爬在最前面的那只獭怪,屈指弹去!
  一线穿!
  “嗖!”

  石子破空呼啸,从那獭怪的脑门上洞穿而去!
  那獭怪鲜血迸流,直挺挺的仰面倒下!
  其余的獭怪见状,都是一愣,稍稍停住了前移的脚步。
  老二见状,大受鼓舞,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满地的搜罗大小的石块,捧了一大把跑到我跟前,道:“哥,打死这窝畜生!”
  我不喜欢杀生,也不想杀生,但是我更不想让这些怪物去害别的人,我也不想我们三个的性命丢在这片荒地上。
  身体被它们吃光,尸骨无存,没人知晓我们去了哪里,又是怎么死的,孤魂野鬼又为它们作伥……这种场景,想想都会全身发抖。
  我真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可怕而且可恶的怪物!

  是人作孽太多了,然后要受到些惩罚吗?
  涂炭生灵,所以要被生灵反噬吗?
  不管了,大敌当前,容不得我自己胡思乱想了。
  “呼!”
  一阵古怪的风,突兀的吹了起来,我浑身陡然起栗——好阴森!
  那些刚刚还稍稍止住前进步伐的獭怪,就像是纷纷受到了怪风的鼓舞,目光再次变得邪性恶毒,并重新朝我们逼近。
  “大哥,你快打啊!”老二在旁边忍不住叫了起来:“它们又,又都过来了!”
  我有些发怔的矗在那里,倒不是吓得,而是觉得刚才那阵风,实在是起来的诡异。
  因为我瞧见旁边的树叶,连动都没有动。

  是哪里来的风?
  而且,风中似乎还有股奇特的香,一闪即逝。
  日期:2015-07-31 19:59:00
  “弘道哥,我觉得似乎是有人在鼓动这些怪物来害咱们。”蒋明瑶突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不会吧!”老二一惊,道:“谁会操纵这些怪物?!再说了,咱们得罪谁了?”
  “明瑶说的应该没错。”我沉声道:“刚才那阵风确实有些古怪。”

  蒋明瑶是江湖上第一大御灵术家族的传人,这方面,她要比我有经验的多。
  既然有御灵术家族的存在,獭怪被人所操纵,也不足为奇。
  可老二也问的有理,我们得罪谁了?
  “弘道哥,快打!”蒋明瑶嚷道:“又过来了几只!”
  “嗖!”
  “嗖!”
  “嗖!”
  “……”
  我一鼓作气,连打四块石头,将爬在最前面的四只獭怪悉数击毙在地上!
  其余獭怪前进的势头,又是一滞。

  趁着它们惊恐怔住的时候,我提气纵声喝道:“是哪位朋友摆下这么大的阵势?!请出来一见!”
  我那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响彻夜空。
  无人回应,倒是惊起了几只夜宿在树枝上的鸟,“扑簌簌”的都飞向了夜空。
  四周,反而显得更加静谧,气氛,也更加诡异。
  “大哥,这里会不会是谁的禁地?”老二白着脸说:“咱们无意中冒犯了人家?”
  江湖上是有这种情况,术界人物不分本事大小,只论门派家阀,都会划下无形的势力范围,俗称“盘面儿”。

  道上的人,不是这个势力范围内的,你可以来,但是不能胡乱动手。
  不遵守规矩,犯了人家的忌讳,轻则要受到警告,重则要被切掉(被杀)。
  日期:2015-07-31 20:00:00
  最常见的,比如那些街头算命的瞎子、瘸子、拐子、癞子,或者走街串巷的和尚、道士、卦姑、仙婆、神棍,都是不敢胡乱开市的。
  打个比方,这类人,如果谁要是在陈家村附近开张,就须得经过陈家村的同意。
  如果是谁开张了,又没有拜过陈家村的码头,也没有经过老爹或者其他管事人的首肯许可,必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所以,听老二这么一说,我想起老爹的话来: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出门在外,切记要入乡随俗。

  正所谓遇庙烧香,见神要拜,山神、土地、城隍、菩萨、真人、道祖……那是谁都不可得罪的。
  想到这里,我立刻换了说辞,又提气喊道:“戗盘吃搁念的相家,海圈万字号行柳,上弘下道!请碰!”
  这一句话喊得都是江湖术界的黑话。
  所谓“戗盘”,就是指玄门术界五脉中的相脉,“吃搁念的”,则是亮明身份,说我们是江湖人士,不是公家的,至于“相家”,是指我们都是行家里手,不是生路子。
  “海圈万字号”,是自报家门,即麻衣陈家,“行柳”,是说排行老大。
  上弘下道,就是报上我的名字了。
  至于“请碰”,则是说请对方出来见见面儿,认认脸。

  这些黑话都是二叔教我的,说走江湖的时候要用,我觉得好玩,就学了一套,普通人根本就听不懂,能听明白的,也一定是术界江湖中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